我,海德拉 第85章

作者:李宅大人

但是这样子也不错。萨拉米斯半岛里雅典可是有一段不短的路程,要是走的话估计自己的脚都得磨破皮。现在这样子自己最起码还能在上面休息休息……

“反正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不是吗?”

抱着这样的想法,珀尔修斯戴上枷锁走进了囚牢。

披头散发的样子在这个老人身上看起来格外的心酸,但是众人都没有丝毫的阻止。

而赫拉克勒斯看着珀尔修斯的目光中则是从充满了沉思。

珀尔修斯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即便如此,在失去利用价值之后他身上的不朽神性依旧被宙斯毫不犹豫的抽回。

没有了不朽神性的珀尔修斯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武艺不凡的老头……

摇了摇头,赫拉克勒斯看着手中的金刀目光中升起一抹坚定。

“我一定会将这把金刀完好无损的交到新的主将手里!绝对!”

然而就在赫拉克勒斯说完这句话的下一刻。

阿塔兰忒面无表情的走进了迈锡尼主城的议事大厅。

在列奥尼达等人疑惑的目光志宏,阿塔兰忒将一个人头丢到了议会大厅中间的地上。

“这是我和我的斥候小队在侦查的时候狩猎到的人头,据说是新来的主将。”

……

依旧没有来电……心碎……

第一卷:正文·113·一环套一环

“主将?!”

听到了阿塔兰忒等等话语,一众人等都难以置信1站起身来,连忙捡起落在带上的头颅,众人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列奥尼达对着阿塔兰忒凝重的说到:“你是从哪里听说他是希腊新的主将的?”

闻言,阿塔兰忒从后腰处拿出了一个小背囊,小背囊里放着很多东西,在一阵搜索之后阿塔兰忒拿出了一块令牌和一张精致的绢布。

“这是我在他身上搜到的东西,我和我的斥候小队再碰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是轻装上阵,而且当时的他们没有直接发现我们,在稍加思索之后我们便决定进行偷袭。本来还想把这家伙活着带回来,但是在战斗中这家伙犯险战况陷入不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进行了逃跑,迫不得已,我一箭射死了这货。”

闻言,列奥尼达点了点头。

张开绢布,上面写着的正是关于主将调换的相关事宜。

这令列奥尼达喜上眉梢。

“哈哈哈,哈哈哈哈!!完美,真是太完美了!简直就是天助我也!”

平复了一下心情,重新睁开眼睛之后,列奥尼达继续兴奋的说到:“从上面的印章何其身上的令牌来看,毫无疑问。这个家伙应该就是希腊那边新来的主将!虽然杀了他有点可惜,但是无妨。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

“那两个选择?”一旁的奎托斯问道:“快说呀、在卖关子我一链刀劈死你!”

摆了摆手事宜奎托斯稍安勿躁,列奥尼达认真的说到:“现在他们的珀尔修斯刚刚离开,失去了珀尔修斯的希腊联军主要依靠的应该就是赫拉克勒斯。话是这么说,但是每个城邦之间的矛盾,风俗差异,乃至于剩余得粮草分配都将成为赫拉克勒斯所要付出全部心力的事情……因此,第一的选择,我们可以一直拖下去,然后让他们内部的矛盾不断变大,变大,在变大!在他们每个士兵,城邦之间的矛盾到达不可调和的时候,我们可以选择让这个脑袋变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主将的死讯就代表着群龙无首。而当底层的士兵知道之后,这份恐慌就会想瘟疫一般蔓延开来!最终,他们将不攻自破!”

“而我们,要做的便是在一旁煽风点火——”

闻言,周围的众人对视一眼,稍作思索之后,众人继续问道:“那另一个呢?”

也不卖关子,列奥尼达直接说道:

“第二个也很简单,现在代表身份的令牌,绢帕都在我们手里。而护送这个可怜鬼的护卫都已经被阿塔所射死。也就是说,我们完全可以变成他们的主将,然后依靠着主讲的身份不断地制造对我方有利的条件,而且也可以从内部加速其矛盾的激变速度。”

点了点头,一旁的希波吕忒思索了片刻之后说到:“虽然第一种方法会更加安全,但是从长期利益来看的话,派过去一个盗版主将让他们城邦之中的矛盾加深是最好的方法。但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曾经和对面的将领进行过正面的交锋。想要仿造一个主将的话似乎有点困难。”

听到了希波吕忒的话语,列奥尼达亦是点了点头。

“那倒是,这种事情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一旦路出马脚那么那个伪装成敌方主将的人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慢,我们可以选择干一票就走!我们可以让一个人暂时伪装成他们的主将,然后在夜晚到达他们的营地,这样子即便他们怀疑也至少要等到第二天早上进行会议的时候才能开始。而到哪里的时候我们则是可以让我们的禁军卫队选择伪装成其护卫队。然后在晚上他们最为松懈的时候再一次的进行破坏……”

闻言,一旁的希波吕忒则是摇了摇头。

“不行,经过了上次的奇袭,整个希腊联军的精神都已经紧绷了起来。同样的计划不能再使用第二次,风险太大。我们承担不起一口气失去三百禁军的巨大损失。”

闻言,列奥尼达点了点头,随即有些苦恼的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的人头列奥尼达显得很是抓狂。

“那我们就暂时选择第一条方案吧,这个人头……就先做好防腐措施。以后说不定能用上。静观其变,等到了以后我们再作打算也不迟。”

而另一边,希腊联军的驻地。

看着面前的两个信使,赫拉克勒斯皱了皱眉头。

“你们是?”

“我们是主将的靶子,新的主将特地完了一天出行,包括我们在内一共派出了三个假身份的主将。新的主将应该会在今天晚上到来,请稍安勿躁。”

听到了信使的话语,赫拉克勒斯皱了皱眉头。

“那另一个呢?为什么没有看见他?”

摇了摇头,那个信使继续说道:

“事实上我们都是死刑犯,新的主将与我们的交易便是让我们作为替身从三个比较危险的道路从这里赶来。活下来的可以作为士兵踏上战场赢得新生,而死掉的可以为我们的家里发一笔不错的抚恤金。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选择了与新的主将进行了交易。如果说我们之中有一队没有来的话……那么相比那个家伙要么是被俘虏要么是被杀死了。”

目光一怔,赫拉克勒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一共三队,现在正好有一堆没有前来,也就是说那一队现在想必已经被俘虏或者杀害……

如果说斯巴达人真的认为那就是己方主将的话……

眯了眯眼睛,赫拉克勒斯继续问道:

“那你们身上带着议会赐予主将的信物伪造品吗?”

“带着!都是高仿品,如果是没有见过的的肯定会被欺骗!”

听到了信使的话语,赫拉克勒斯拍了一下手掌。

正想说什么庆祝的台词的时候,一旁的营帐突然被一把掀开。

看着走进营帐的人,两个信使连忙低下身子。

“主将!”

而赫拉克勒斯则是难以置信的长大了嘴巴。

“老……老师?!”

……

差点睡过头……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