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84章

作者:李宅大人

一边说着,赫拉克勒斯率先冲进火海。

……

时间过得很快,距离奎托斯等人的夜袭转眼之间便已经到了第二天。

因为火势的原因,这一次奇袭直接烧毁了希腊联军四分之一的粮草。

但是很明显,这次奇袭带有很多的运气成分,在面对三十万军队的围剿,想必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想到居然真的会有人趁着危险的夜色去袭击数十倍与自己兵力的敌人营地。

也正是因为这种想法,希腊联军的防守有些许的松懈,这一点从其暗哨居然在当班的时候睡觉就可以看出来。

“休息的怎么样~”

看着醒来的奎托斯,列奥尼达把水杯递给了他。

耸了耸肩膀,刚刚睡醒的奎托斯接过水杯将之一饮而尽。

“还好,话说回来,好不容易成功的完成了一次奇袭,你就不能给我杯大麦酒放松一下吗?”

“嘿,军队里可是有规定的,战争时期是不能喝酒的。等这次战争胜利了,你想喝多少我请你多少!”

听到了列奥尼达的话语,奎托斯一脸不爽的站起身来,因为昨天晚上是凌晨回归的原因,所以奎托斯是连衣服都没脱就直接趴在床上入眠的。

“净说些没用的,话说回来,现在是什么时间?”

“午时了,换算一下应该是十二点四十分左右,你们这一觉睡得可真香,雷打不动。”

耸了耸肩膀,奎托斯亦是一脸无奈。

“等你什么时候像我这样凌晨三四点的时候睡觉你也会向我一样~”

“可是我看你离开的时候可是一脸的兴奋~”

一边说着,列奥尼达摇了摇头。

正了正颜色之后,列奥尼达说到:

“这次奇袭的成果比意料之中的要好得多,三十万大军直接损失了四分之一的粮草,而且他们准备过冬的棉被也烧了差不多几千条。 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是对于他们士气的打击是无可估量的!”

“士气可是重要的东西,尤其是面对希腊联军。他们的城邦之间本来就素有旧怨,之前在和他们战斗的时候他们的阵型就经常会出现莫名其妙的问题。而现在问题更严重了。虽然他们城邦的上层贵族同意了联合,但是底层的仇怨可不是上层管得了的。想想看,你能和你的杀父仇人同甘共苦吗?粮草缺失,棉被缺失,眼下正值秋冬交接,天气越来越寒冷。少了几千条棉被,如果珀尔修斯那个老家伙处理不好的话甚至有哗变的可能!”

点了点头,奎托斯亦是笑了起来。

“没办法,谁让他们选择了在秋冬交接的时候发起远征的?如果他们忍一忍,等拖到明年开春……那更没的玩了,那时候我们的守城器械估计都已经准备好了~”

点了点头,就在列奥尼达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营帐突然被一把掀开。

喘了两口气,希波吕忒凝重的说道:

“因为看守不利的缘故,珀尔修斯被希腊的议会摘除了其主将的身份!但是关于新的主将是谁斥候小队也没有探听到丝毫消息!”

闻言,列奥尼达和奎托斯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

在教室码字真的是一种折磨……

第一卷:正文·112·不断地变动

就在斯巴达那里正在欢呼的时候,另一边的希腊联军可是愁坏了眉头。

“议会的意思已经出来了,我的失职实在是太大了,三十万大军直接被烧毁四分之一的粮草……哈哈,我甚至可以预见回到希腊之后绞刑台上的风景……”

一边说着,珀尔修斯的脸上升起一抹苦笑。

“真是没想到呀,斯巴达的那群疯子既然敢让五百人来袭击三十万联军的总营地,罢了,输的不冤……”

听到了珀尔修斯的话语,一旁的赫拉克勒斯皱着眉头说到:“可是这件事情的责任并不全部在您身上!斯巴达的突袭实在是太过迅速,而且在这之前我们都没有料到。这是我们共同的责任,为什么议会单单要……”

听到了赫拉克勒斯的话语,珀尔修斯摇了摇头。

“不,责任在我。三十万联军四分之一的粮草还有几千条棉被都被燃烧殆尽……这可是三十万联军四分之一的粮草!换算下来就连一个小国的储备粮草都没有这么多!再过不了多久就入冬了,失去了几千条棉被就代表着每天至少要有几人战士夜晚受苦!这份责任你们担不起,我也担不起。但是一会需要一个替罪羊来担下所有责任!你们还年轻,还不应该死。而我老了,死了……也就死了。”

一边说着,珀尔修斯仿佛看开了一般,目光之中透露出的是以往没有的怅然。

“因为年轻时候在偷袭美杜莎的时候被海德拉发现,倒是雅典娜女神失去了艾奎斯之盾,哈迪斯大神失去了隐身头盔还有曾经的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专门为了隔绝诅咒而打造的神袋。也正是因为年轻时候的事情,再后来我不管想怎么弥补这个污点始终都能成为人们攻击我的理由。而众神则是需要一个为了他们面子而存在的替罪羔羊。当初是我,现在还是我。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赫拉克勒斯。”

听到了珀尔修斯叫自己,赫拉克勒斯连忙答应道:“在。”

点了点头,珀尔修斯继续说道:

“议会重新选定的主将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也要离开堡垒返回雅典受审了。你是这里我最看好的人,在新的主将到来之前,这一段空白期就交给你来主持。”

听到了珀尔修斯的话语,赫拉克勒斯难以置信说道:“现在正是稳定人心的重要时刻,为什议会会让您这样立刻动身?!”

不仅仅是赫拉克勒斯,就连一旁其他的英雄们亦是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眼下斯巴达的突袭刚刚过去,粮草被烧毁仅仅只是一个引子。随之爆发出来的便是各个城邦之前的互不信任以及粮食,棉被的争夺。在这种情况下将珀尔修斯调走……或者说如果他们选择了在新的主将来了之后再讲珀尔修斯带走也还可以接受,但是就这样直接的调走……无异于自掘坟墓。

点了点头,珀尔修斯解释道:

“因为雅典的战争议会已经坐不住了……战争议会是在专门为了斯巴达而成立的议会,是由每一个城邦的长者组成的。因为我的失职,不仅仅是前线人心惶惶,就连大后方的人们也已经出现了厌战清虚。这时候,他们需要一个发泄口来让后方的人民们出气……身为替罪羊,我自然是哪个被选中的人~”

说到了后面,珀尔修斯的声音之中甚至多了一些打趣,但是这声打趣不管怎么听都是充满了苦涩的意味……

沉默了一会,赫拉克勒斯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一定会是守好这里一直到新的主将到来的!”

闻言,珀尔修斯点了点头,原本还是中年到来天上瞬间升起了一阵阴霾,原本紧致的皮肤开始缓缓地变的苍老松弛,一枚又一枚的老年斑零零星星的出现在了珀尔修斯的脸上。原本那闪烁着睿智之光的瞳孔亦是开始变得浑浊不堪。

笔直的如同小伙子一般的腰杆也玩了下去,头发花白。珀尔修斯仿佛瞬间老了四五十岁。

“主将!”

“我没事……”

制止了冲上来的众人,珀尔修斯淡然的说道:

“我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希腊的人们不想看到一个败军之将居然依旧威风凛凛。宙斯大神收回了我身上的不朽神性,或许这份不朽神性早就应该收回了吧?最起码不会像这样留下这么多的骂名。我走了,望诸君共勉。”

一边说着,珀尔修斯将腰间的金刀放在了赫拉克勒斯的面前。

“看好他,这是帅印。等新的主将来到了这里你再交给他。”

说完,珀尔修斯自顾自的朝着营帐的大门走去。

门口的两边是议会的信使,他的身后头一个马车囚牢。很明显,这就是为珀尔修斯准备的囚牢。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