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171章

作者:李宅大人


“应该是好事吧?至少能在兵不血刃的情况下让那个叫海德的caster退场不是吗?”

听到了韦伯天真的话语,肯尼斯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韦伯在魔术理论这上面有着稀有,甚至可以说是举世罕见的天赋,但是对于人情世故以及世界里侧真正的黑暗似乎并不了解……

“这是人生阅历的问题……即便是现在对你说了你还是一样无法理解。这个世界是无数个细节构成的,在这个细节之中,我们每个人随时都有可能成为拨动这个细节的机括。因此,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们都要某后而定。这一点,等你真正的了解了魔术师世界会明白的。”

一边说着,肯尼斯再一次的陷入了沉思。

疑惑了挠了挠头,就在韦伯准备继续追问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征服王走过去拦住了韦伯。

摇了摇头,征服王跟提小鸡似得把韦伯连带着果盘一并端走。

“你还是小孩子,大人的世界你不懂。”

“哪有!我已经十九岁!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年龄和阅历无关!阅历是身份地位的事情!”

征服王的声音无比严肃,粗犷的脸上也没有了往日的嘻嘻哈哈。相反充满了睿智与说教的气息。

“我可以十八岁随军出征,二十岁继承王位。而其他人呢?即便是八十多岁的乡贤看到我一样要跪俯下来。因为从一开始,他们的身份就决定了他们的视角广阔与否。一个目光之中涵盖着的是天下与纷争,而另一个只知道黄土与农耕。从一开始,人这种东西便是被阶级所统治的!”

“你还太小,需要成长。”

一边说着,征服王拍了拍韦伯的肩膀。脸上升起一抹微笑。

“但是相信吧,身为我的臣子!你一定不会平庸,也不能平庸!”

闻言,韦伯老脸一红,有些激动地对着征服王大喊道:“谁是你臣子了!”

“哈哈哈哈哈~~~”

……

求票票~~

第二卷:番外·30·高兴坏了

是夜。

这次的夜晚格外的空寂,因为圣杯战争的缘故,现在的冬木市已经进入了宵禁,空荡荡的街道上只有零散的灯光……

睁开眼,贞德看着门外的众人。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英灵的御主们。

“阁下应该就是裁定者了吧?敢问之所以把我们召集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闻言,贞德点了点头。

“之所以叫各位前来,目的也很简单。在之前的通信商也说了,我们这次的目标是铲除外来从者。不管是谁击杀了caster,都可以得到一道额外令咒作为奖励。”

听到了贞德的话语,在场的御主都开始闷不做声了起来。

甚至听到了贞德的话语,就连肯尼斯都略带思索的眯起了眼睛。

海德拉曾经交给了肯尼斯希腊神话中铸造之神·赫菲斯托斯的手札,这份恩情是毋庸置疑的,来源于神代时期的知识,不管是不是这个世界的,这份恩情肯尼斯是记在心里的。

沉默了一会,肯尼斯张手说到:

“如果是一起进行讨伐的话,请问裁定者小姐有关于caster的信息吗?如果贸然行动的话,我们可能会陷入被动。”

听到了肯尼斯的话语,贞德点了点头。

“caster的能力非常广泛,基本上所有与魔法相关的东西他都能熟练自如的掌握,甚至可以说他便是已知的,对于魔法理解最深的从者。甚至就连神灵都远远不如。其次,他对于神性拥有着特攻加成。”

闻言,一旁的金闪闪微微挑了挑眉头,身为最古之英雄王,金闪闪拥有三分之二的神性。如果说真的想贞德说的那样,海德拉拥有很高的神性特攻,那么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一个十分不利的消息……

但是虽说如此,秉持着身为英雄王的骄傲,金闪闪并没有将自己的事情说出来。

但是金闪闪那细微的动作依旧被一些有心之人给注意到了。

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金闪闪,卫宫切嗣一言不发的站在人群之中。

再来这里之前,卫宫切嗣便已经猜到了这次真的将自己等人召唤过来的目的,当然,即便是来到了这里,卫宫切嗣依旧是以保镖的身份站在爱丽斯菲尔的身旁。

因为爱丽斯菲尔时时刻刻都带着手套的缘故,所以现在卫宫切嗣的身份还没有遭到暴露……

这或许也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在彻底撕破脸皮之前,自己还是先隐藏起来比较好。

“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贞德扫视了一眼面前的众人,而在座的众人互相对视了几眼之后都默契的在哪里一言不发。

点了点头,贞德的手中猛然出现一杆缠绕着鸢尾花圣旗的战矛。

“既然没有异议,那我们就即刻出发吧!”

闻言,众人都点了点头。

夜色下,征服王驾着马车奔驰在天空之中,滚滚的车轮碾着雷霆,所过之处电闪雷鸣。并没有贸然的待在一起,肯尼斯和迪卢木多则是驾驶着轿车迅速的朝着目的地行进。

虽然已经联盟,但是在不必要的情况下还是不要暴露的好。

看到了征服王那浮夸的战车,金闪闪不屑的撇了撇嘴吧。

一脸冷峻的从王之财宝之中召唤出了如同大扑棱蛾子般的绿色飞舟“维摩那”,虽然这消耗了不少魔力,但是维摩那的能力也是极其强悍的,不仅拥有迅捷的速度,而且其上面搭在的武器亦是非同凡响。可以说是在魔力短缺情况下,金闪闪最实用的“工具”之一了。

卫宫切嗣组的车是由saber来架势的,依靠着保有技能:“骑乘·A”,saber在驾驶交通工具的时候不仅能够第一次驾驶就熟练于心,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魔力来对交通工具进行强化。

就显现在一样,密布着魔术回路的轿车爆发出来其本不可能拥有的速度,其他的英灵亦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通过空间的折射,海德拉小有兴趣的看着从各个方向向自己涌来的英灵们。

算上自己,己方一共有三个从者,但是自己的战斗力完全可以以一敌二甚至以一敌三。而黑贞对于每个英灵有一道额外令咒,白贞并不了解黑贞的方位,而黑贞也从来没有在其他人的视线中出现过。也就是说黑贞完全可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从旁边外面走了进来,黑贞现在身上穿的已经不再是那宽松的居家毛衣了,而是变成了与白贞款式相同,但是色调不通的轻甲。

黑色的鸢尾花圣旗也没有白贞的那股圣洁之力,与其说是“圣旗”倒不如说他是邪旗。

因为白贞的到来,黑贞浑身上下的恶意也愈发高涨了起来。漆黑的恶意仿佛碎石有可能透体而出,混乱的怨毒即便是隔着一段距离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出来。

“那个家伙还有多久才能到这里?我已经快要压制不住我心中的恶意了!”

一边说着,黑贞的脸上充满了怨恨与咒毒。这些负面的东西一度令黑贞看起来很狰狞……

如果仅仅是白贞的怨念,黑贞还不足以现世。出来白贞的怨念,黑贞亦是浓缩了当年那个时代,英国对于白贞所有的恶意,那些浓缩在英文文献里的恶意,浓缩在剧作家笔下的恶意,那些从英国民众脑子中孕育的恶意。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