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170章

作者:李宅大人


但是虽说如此,后天补完的灵基和先天灵基有着本质的区别,因此现在的贞德即便是变成了英灵状态也一样会受到饥饿的影响,而且无法灵体化。但是好在在英灵状态下收到的伤害不会反馈到少女身上,要不然贞德说不定就不会出现在这次圣杯战争之中了……

贞德出现的目的很明确,首先,铲除海德拉这个外来者,其次,将黑贞感化或者带回英灵殿。最后,平衡受到大圣杯系统崩坏的英灵们的属性。当然,后两个都是次要的,只要完成了第一个即可。

总而言之,根据抑制力大人的命令,只要将那个外来入侵者,也就是这次圣杯战争之中的caster击退便是自己的任务……

长出一口气,贞德朝着圣堂教会走了过去。

根据贞德的想法,圣杯战争之中都是各自为战的,只要自己愿意拿出一道额外令咒作为悬赏,相信他们也会很乐意的一同面对这个外来入侵者,毕竟在解决了一个竞争者的同时还能得到一枚额外令咒,这是每个御主都乐意看到……

正想着,依靠着英灵的脚力,贞德已经来到了圣堂教会的面前。

看到了贞德的到来,言峰璃正立刻迎了上来。

“您好,您应该就是这次圣杯战争的裁定者英灵了吧?我是圣杯战争的监督者,言峰璃正,还请多多指教。”

闻言,贞德点了点头。

“请多指教,在下是裁定从者,贞德。因为这场圣杯战争之中产生了超出意料的从者以及变动,所以能否将现在的战局于我交流一番?”

听到了贞德的祈求,言峰璃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当然,现在的战局……”

一边说着,言峰璃正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面前贞德的状态。

“脸上挂满了认真与思索,看样子并没有对自己的话语产生丝毫的怀疑……”

一边说着,言峰璃正那慈祥的老脸上笑意更加浓厚。

虽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在贞德的眼里这或许应该是因为自己来了压力减轻的喜悦吧……

虽然嘴上说着这是“如实禀报”,但是事实上言峰璃正隐瞒了许多这场圣杯战争之中的细节问题。比如自己与远坂家家主远坂时臣的交情,自己儿子,这场圣杯战争之中assassin的御主与远坂时臣的勾结等等,甚至就连自己将两道额外令咒交给远坂时臣的事情都被其用春秋笔法一笔带过……

可怜的贞德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烂摊子……

而贞德在灵基降临的一瞬间,海德拉也有所感知。

陌生的魔力从冬木海港直直的走向圣堂教会,如果不出海德拉所料的话,这个出现的英灵便应该是这场圣杯战争之中真正的裁定者,贞德。

嘴角升起一抹微笑,海德拉的目光中不断地闪过思索的神采。

对于贞德的出现,海德拉在第一次见到黑贞的时候便有所猜测与防备。

这次圣杯战争可不是寻常的圣杯战争,简单的来说,如果是正常的,贞德一声令下基本上其他的御主都会向自己挥起刀子。但是这次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

首先,因为小樱的缘故,间桐雁夜是绝对不会向自己挥刀的。而因为伊莉雅的缘故,李书文也不会给自己来一记无二打。

assassin的御主,以及以开始的圣杯战争督战人言峰璃正和远坂时臣似乎有所勾结。如果不出海德拉所料的话,言峰璃正那个家伙应该会对事实有所隐瞒。而剩下的三个御主,那个叫韦伯的还好,没什么心计。但是另外两个可就不一定了。肯尼斯是魔术世家的掌门人,见惯了里世界黑暗的他肯定能从言峰璃正的话语之中感到其余远坂时臣的莫名关系。

而李书文即saber的御主据说曾经被称之为“魔术师杀手”,做事只求结果,不求过程。而且身份是雇佣兵。再加上第一天夜里其对于小樱的狙击以及后来爱丽斯菲尔实验劣质令咒时候的命令,一样是个不择手段的人……

恩,简单的说。真正能听贞德命令的恐怕也只有韦伯那个涉世未深的傻白甜了。而且如果征服王从中作梗的话,恐怕就连韦伯都会阳奉阴违……

海德拉可不认为征服王是个只知道大笑的笨蛋……虽然看起来的确很像。

“怎是越来越有趣了呢~”

海德拉笑眯眯的在哪里自言自语,目光就像是冷凝的湖水。

冰寒而沉寂的表面之下,充满了涌动的暗流……

准备开个新坑,本来打算是60万字开的,但是看到隔壁某书50万字就开了我也有点忍不住了……

新书不会影响本书更新。

第二卷:番外·29·各方反应

就像是意料之中的那样,在了解了圣杯战争现在的状态之后,贞德很快便开始准备关于讨伐入侵者的相关事宜了。

而接收到了贞德的命令,各方御主的反应也各不相同。

因为事先有过了解,在听到了海德拉身份之时,虽然有些徐静雅,但是远坂时臣并没有露出慌张的神色,有着言峰绮礼的辅助以及言峰璃正的内奸。远坂时臣对于自己一派的实力有着充足的信心。

比起远坂时臣的信心满满,其他的御主反而陷入了思量。

尤其是卫宫切嗣,身为在战场上,在世界里侧,在社会最底层摸爬滚打的过得存在,卫宫切嗣对于这种突发事件异常的敏感。

虽然看起来这似乎仅仅是一个寻常的命令,但是这对于卫宫切嗣来说并不一般。

短暂的联盟代表着众人会互相放下成见共同对付一个敌人,这听起来很美好,但是如果他们都知道之后众人一样会成为敌人的话……那事情的一切也就不一样了。

众人可以依靠这次事件互相摸清楚其他英灵的真名,宝具,职介乃至其他的种种隐秘事件……

这对于卫宫切嗣来说并不能算是一件好事,即便是有着一道额外令咒的诱惑也是如此,现在明面上的卫宫切嗣是占领着绝对优势的。虽然李书文的职介已经暴露,但是身为自己最大的底牌,神代末期的骑士王,亚瑟王还没有暴露。

saber的能力并不像其他英灵一样拥有特长,相反,大多数的saber职介从者各项属性都十分平均,但是也正是因为这分平均,令saber职介的从者一般情况下没有明显的有点。但是如果换一种概念的话,那就不一样了。虽然平庸,没有突出的特点,但是saber职介的从者亦是可以说没有明显的缺点,至少在真名暴露之前是这样的。

虽然李书文的真名暴露有些出乎人的医疗,但是既然已经暴露了也就无法挽回了。因此现在的卫宫切嗣几乎是禁止saber说出自己的名字。而这也并不是无用的,毕竟天知道着周围的虫子里有没有来自其他御主的使魔。

“我们该怎么把?”

爱丽斯菲尔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卫宫切嗣,因为年纪与阅历的缘故,爱丽斯菲尔对于这种突发状况下意识的是遵守贞德的命令。但是仔细一想,这里面似乎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沉思片刻,卫宫切嗣冷静的摇了摇头说到:

“同意裁定从者的要求,但是一切行动以保证我们自身的战力为前提条件。其次,搞清楚其他御主在大圣杯系统变动这得到的东西。如果可以的话,就将御主驱逐出这场圣杯战争!”

听到了卫宫切嗣的命令,站在一旁的saber和李书文都默默无言的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卫宫切嗣和爱丽斯菲尔,李书文突然走了过去。

“?”

感受到卫宫切嗣的疑惑,李书文并没有在意。而是以更加严肃的口吻说到:“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跟我来一下……我想听听你们对于伊莉雅的看法。”

……

看着传递过来的讯息,肯尼斯皱起了眉头。

“老师?怎么了?”

看着肯尼斯蹙起的眉头,韦伯端着果盘做到了酒店的沙发上。

因为误会解开的缘故,现在的韦伯已经和肯尼斯和好如初了,在进行了深入的了解之后,肯尼斯惊异的发现韦伯虽然对于战斗以及修行的天赋很一般,但是他在魔术理论方面似乎很有天赋。

秉着并未“补偿”的内疚,现在的韦伯和肯尼斯已经立下了契约,即:“在圣杯战争只剩下二者之前,二人不得相互背叛。”

依靠着契约的力量,现在的肯尼斯和韦伯既是伙伴关系亦是师生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肯尼斯应该算是在给韦伯开小灶。

摇了摇头,肯尼斯将自己收到的消息跟韦伯复述了一遍,听到了肯尼斯的复述,韦伯有些诧异的睁大了眼睛,但是随即便松了一口气。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