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中自带桃花运 第234章

作者:故人南辞


“你和我一样,对于奥托没有尊称,只是象征性的加上了主教两个字,而且你说道奥托主教的时候,你的拳头握紧了”林修指了指她紧握的手。

“我只是比较冷淡罢了”她淡淡的回应。“关于我的身份,我原本是来负责这个吸血鬼的,然后就和你的小女友碰撞了”

说道小女友三个字的时候,她忍不住加重了声音…

“她可不是我女朋友,只是个喜欢乱来的笨蛋罢了”林修耸了耸肩,“不过那个吸血鬼已经被我解决了。”

“我知道,所以我需要返回总部了”她点了点头,准备就要转身离开…

“难得有缘相见,握个手如何?”林修突然伸出手笑了笑。

“随便…吧”看着林修的手,她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握住了林修的手,随即松开…

“能告诉我,这身装甲的名字吗?”

她低了低头,转过了身…

“暗骑士…月影…”

“挺帅气的,琪亚娜,有缘再见哦,不过我觉得很快了”林修挥了挥手说道。

“随意吧”她说着,由于内心催促着她离开,直接飞向了天空,却没有注意到林修最后的话的称呼…

林修站在了原地,夜风吹乱了他的头发盖住了刘海,不知道在想什么…………

-------------------------------

最后想了想,一天两更,对于这么冷的天来说,我的手经不住考验,所以以后多发车吧(滑稽)

第三十六章 被遗忘的月光女神

天命总部,奥托端坐在了办公室里,安静的看着屏幕里的影像…

林修战斗的影像被记录了下来,全程都被奥托看在了眼里,包括后来的伊甸之星和犹大的出现…

“居然拟态神之键…”奥托饶有兴趣磨挲着下巴,在他的认知里,想要复制出神之键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理之律者的力量…

“理之律者吗?”奥托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笑了笑,“不,不大可能。”虽然有这个想法,但是奥托的理智告诉他,绝对不是这样…

“真是有趣,夜莺,有什么感想吗?”奥托看过了一旁,与林修分离后的她站在了不远处…

“奥托主教,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淡淡道。

“哦?真的吗?”奥托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看到了林修会有什么反应呢,毕竟,同样的眼睛,力量,都特别的像当初的夜…”

“够了!”她忍不住的喝止住了奥托的话语,“不准你提他…”

“哦,抱歉,戳到你的痛处了”奥托似是抱歉的笑了笑,“不过,林修或许是他的后代呢,要不改天见见他?”

“不用了,我不相信,他死了”她忍住了颤抖,冷冷的拒绝了奥托的意见,“我先告辞了…”

得到奥托的默许,她离开了这里,有过冰冷冷的过道,装甲踩在地板上梆梆作响,走到了外面,身后的紫黑色光翼展开,带动着她的身体离开…

回到了,那个只属于她的角落,唯一一个,就算哭泣也不会被别人看到的地方…

坐落在屋顶上,一身的黑色装甲消散,露出了原本的作战服,头盔解除,散落的白色长发垂落在了腰间,撩起遮住脸颊的长发,露出了如同蓝宝石一般的湛蓝色瞳孔…

夜莺,也许这是她唯一被别人认知的名字,象征着只有夜里才会歌唱的鸟儿吧,只有夜里,自己的小角落里,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了屋顶上,抬着头仰望着夜空,晚风徐徐吹来,吹起了她的鬓角,挽起垂发,撇到了耳后,眼神里透露着许许多多的迷茫…

那个奥托,无缘无故的让自己参与到那个任务里,却让自己暗中观察,说,有人回去做,自己需要的就是监视而已…

虽然不解,但是命令无法违抗,也懒得去违抗,这么多年来,早就麻木了吧…

从一开始,自己就知道自己被抛弃了,尤其是,在听说了,在那个,圣芙蕾雅学园里,名叫琪亚娜的女孩…

琪亚娜…那本应该是自己的名字啊…

被夺走了的感觉,如同刀绞一般撕割着她的心,以至于真正的见到了那个琪亚娜,忍不住的朝她攻击,用以宣泄自己的愤恨…

但是遇到的并不只是那个琪亚娜,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才最令她疑惑…

当他使出了和七年前和“他”一模一样的力量时,自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颤抖…

是激动…还是吃惊?

无从得知,只是看着他和那个琪亚娜的争吵,自己从心底的羡慕,又是嫉妒,甚至产生了一丝怨恨…

是自己渴望着像那个琪亚娜一样的生活吗?还是…错把他,当成“他”了…

思绪万千,回忆不由自主的浮现…

温馨的家里,那个父亲在厨房里忙碌,自己就那么幸福的坐在妈妈的怀里,翻看着一张又一张的照片…

“琪亚娜,这是妈妈和爸爸在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拍的婚纱照哦”妈妈慈爱的抚摸着她的头笑道。

“妈妈,那这个呢?这个戴面具的大哥哥是谁?”她翻开了一页,照片上是父亲和一个戴着奇怪面具的男人的合影,似乎就在自家的后院里…

“这个啊…是妈妈和爸爸的朋友哦”她的妈妈看着照片笑了笑,指着那个男人跟她介绍,“他叫夜枭”

“夜宵?不是吃的吗?”她歪着脑袋,天真无邪的问道。

“哎呀,就知道吃,是夜枭”戳了戳她的小脑袋,拿出了笔写在了她的手背上…

“哦,妈妈,这个夜枭算叔叔吗?”她眨着大大的眼睛疑惑道。

“额,叔叔…怎么听着总感觉把他叫老了…”

“那,妈妈,这个夜枭叔叔怎么琪亚娜一直没见过啊?”

“嘛,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吧,妈妈也很久没见过他了”

“妈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她好奇的问道。

“这个嘛,当初妈妈是被他和爸爸一起救下的哦,而且最后也跟着你爸爸一起来找妈妈了呢…”

“唔…妈妈,爸爸是因为救了你你才嫁给爸爸的,那为什么夜枭叔叔一起救的,为什么你不嫁给他呢?”她抬起头天真无邪的问道,“怎么看,夜枭叔叔虽然戴着面具,也比爸爸帅吧?”

“额…这个嘛,小孩子别想太多了,等你以后长大了就知道了”

“那我还能见到夜枭叔叔吗?”

“嗯,肯定能的哦”

终于,真的见到了,不过却是那种情况下…

他跳下悬崖的那一刻,自己这七年来一直没有忘记,虽然,最后他说自己会飞,不会死,怎么听都像在哄自己呢…

上一篇:妖狐先生修行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