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开局徐家嘲讽,我杀敌升级 第354章

作者:无量功德

“如今事情不少啊。”

“藩王,皇族供奉。”

“商贾税收。”

“还有关键性的田地侵占问题。”

“这些都需要去管。”

“任重道远。”朱雄暗想道。

现在,他的事是真的不少了。

以前在不知道身份之前,朱雄完全没有这些事情的烦恼,在战场上杀敌即可,归朝后也是享受着悠闲度日,哪里会想这么多。

毕竟那时候他的身份不同,根本就不会想那么多。

现在他是皇长孙,已经被老头子定下为储君,未来继承皇位。

现在所想的事也都是国事,与以往完全不同啊。

“将军。”

“徐国公来了。”

这时。

一个亲卫来到了密室内禀告道。

“你们安排去吧。”

“三个任务。”

“监察藩王。”

“良田种植。”

“还有看守。”

朱雄对着林伯三人再次说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密室了。

在朱府大殿内。

徐辉祖并没有如同以往那般熟络的坐着,而是带着一种肃穆的站在了殿内。

身份转变不同不仅仅是自身变化,更是会无形影响到周围人。

徐辉祖本身就是一个忠义之人,更是深深知道礼数。

“大哥。”

“你来的挺快啊。”

朱雄从殿外走进来,大声笑道。

“徐辉祖,参见皇长孙。”

但这一次。

徐辉祖没有那般熟络的称妹夫,而是直接向着朱雄躬身一拜。

看着徐辉祖如此。

朱雄并没有意外。

从当日徐辉祖入宫求情,再有带着徐妙云来府中,朱雄就想到了徐辉祖已经知道自己身份了。

“大哥。”

“这是在府中,无需如此。”

“你还是叫我妹夫吧。”

“现在我可还没有恢复身份。”朱雄笑了笑,坐下来,然后又招呼着徐辉祖落座。

“礼数不可废。”

徐辉祖一笑,然后才缓缓落座:“妹夫,不知道你叫我来做什么?”

“有一件大事要交给你。”朱雄笑了笑。

“请吩咐,只要我能够办到,一定办。”徐辉祖当即道。

“你执掌中军都督府,许多有能力的将领应该都有所印象吧。”朱雄问道。

徐辉祖点了点头:“不说全部知道,但我执掌中军都督府也有多年了,我大明内有战功有能力的诸将,自然是有几分印象的。”

“是不是要有何调度?”

朱雄笑了笑,颇有深意的道:“当年大哥你,方孝孺,李景隆,还要我在我府中饮酒,还记得提及过藩王之祸吗?”

“如今,你有何看法?”

徐辉祖立刻变得严肃起来:“臣还是当初那话,藩王之祸900,并非现在,而在于大明江山未来长期稳固,想要大明永存,必须削藩,但不可过猛,不可太过,否则必激起兵变。”

“所以,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让你甄选忠于我大明将领的原因。”朱雄满意一笑,道。

“皇长孙现在就要对藩王下手了?”徐辉祖一愣,十分震惊的问道。

削藩。

是必然的。

如今时代。

当今皇上给予藩王的权柄太大了,九个塞外,还有许多普通藩王,他们掌握的力量太大了,虽然秦王朱樉,燕王朱棣都已经被废黜了,但还有七个。

长久以往,必有大乱。

但徐辉祖所想,在如今这一朝,藩王镇守乃是当今皇上亲自定下,应该不会有什么改变,唯有到了后继之君,才会有针对性的削藩。

自从当初皇上决定设立藩王镇守大明以来,朝堂上反对的声音不断,甚至于满朝启奏藩王镇守不可取。

但朱元璋根本没有理会,他想要大明江山永存,哪怕是以后皇帝无能,藩王也可取之,保证未来的江山是朱家的,任何反对的那些朝臣都被重惩了,最终,藩王之策实施。

“不错。”朱雄点了点头。

“皇上竟然同意对藩王动手?”

“这……这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徐辉祖面带震惊的说道。

虽然当年徐辉祖还并不是什么大官,但也算亲眼见证了当年,他更了解当今皇上的霸道,做出的事,就算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而现在,皇上还在,竟然同意朱雄削藩?

“经过了朱樉还有朱棣的事,你以为皇爷爷不失望吗?”

“他可不想留下这些后患给我。”

“而且……”

朱雄笑了笑,语气却是带着几分森然:“皇爷爷也知道我统兵的能力,如果以后真的轮到我动手了,那些胆敢违抗藩王的下场会很惨。”

对此。

徐辉祖木然的点了点头。

他自然明白朱雄的统兵能力,或者说,整个大明天下很少有人不知道朱雄的统兵能力。

战神之名,可不是假的。

“不知皇长孙准备如何对藩王动手?”徐辉祖恭敬问道。

此刻朱雄既然召他来了,而且还是第一人,自然是有重任交给他。

“藩王动乱之本,就在于兵权,我要夺了他们的兵权,将执掌之权全部收归朝廷所有。”

“藩王。”

“不可掌军。”

“这是以后我大明的铁律,如若没有当今皇权授意,任何胆敢染指兵权的藩王,重惩不赦。”

“只要夺了藩王兵权,所谓藩王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了。”

“他们也就是世袭的知府罢了。”朱雄说道。

徐辉祖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皇长孙言之有理,藩王之祸,根本就在于兵权,收回兵权,就无需担心了!”

……

PS:求月票,求追定!.

第231章 朝会启!田地内,爷孙二人论天下!

“而且。”

“现在皇上他老人家都松口了,有皇上的威望在,不管是哪一个藩王,他们都不敢违抗。”

“这比皇长孙以后继位还要轻易的多。”

“你来削藩,或许有所阻碍,但以皇上的名义来削,他们不敢有心思。”徐辉祖笑着说道。

他是忠于皇权的,更是能够看到藩王的利害之处。

如今能够解决了,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这就是我如此着急处置的原因,有皇爷爷在,不动刀兵就可收回兵权,意义不同。”朱雄也是点头赞同。

“还是皇长孙你回来了好,皇上为了皇长孙也想通了,以前不管是说提及藩王这个问题,皇上都会大怒,更别说削藩了。”徐辉祖笑着道。

“藩王的兵权,要全部掌控在朝廷手中,藩王属地调兵,必须经由兵部,也必须赐予兵符方可调动,违令者,哪怕是藩王也绝不姑息。”

“大明原有九个塞王。”

“秦王朱樉,燕王朱棣已经被废黜。”

“朱樉麾下的兵力不多,整个府域也只有四五万,至于朱棣的北平军,我已经让沐昂接管了。”

“大宁府可暂时不动,宁王是我的人。”

“现在,只需要筛选七个统御藩王军队的将领,还需要择选一些副将。”

“这些,都交给你来筛选,这些将领其一,家眷必须在应天府范围,其二,必须对大明忠诚,其三,年轻。”

“你多筛选一些人,我再来决定。”朱雄对着徐辉祖说道。

徐辉祖立刻站起来:“臣领命。”

“徐国公。”

“秦逵大人已经老了,”

“你还很年轻。”

“当然。”

“如若你不喜兵部,户部,礼部都可以选择。”朱雄忽然对着徐辉祖说了一句。

闻言。

徐辉祖脑中就如同响了一声炸雷,瞬间会意了。

这是朱雄在给他许诺,未来在兵部,户部,礼部,三部尚书的位置之中,他可选择。

六部尚书,位极人臣,直达天听,在没有了丞相的大明朝堂之上,更是已经达到了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臣,谢皇长孙信任。”

徐辉祖恭敬道。

坦然的接受了朱雄的栽培之意。

如果是其他人说出这话,徐辉祖权当是一个玩笑,但朱雄可是皇长孙啊,已经是暗中的储君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当今皇上已经将奏折批阅处置之权都交给了朱雄了。

“对了。”

“还有一事。”

“臣从兵部收到了消息,原本在北平军之中的众燕王将领都已经归于应天了,家小也都被安置在了驿馆,但现在却无人接待他们,皇上也没有后续旨意安排。”

“不知他们如何安排?”徐辉祖问道。

这一批从北平军之中调来的将领可不在少数。

“他们对于被调回应天,有何想法?”朱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