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开局徐家嘲讽,我杀敌升级 第298章

作者:无量功德

刚2.9刚收到朱雄遇刺的消息,他真的被吓到了,如果朱雄真的出了事,那他就真的完了,淮西一脉也完了。

朱雄一人的命,牵扯太大了。

而且。

在亲情上,蓝玉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伤害朱雄。

朱雄可是他的外甥孙。

“沐侯爷。”

“看来要肃清占城了。”蓝玉严肃的道。

“恩。”

沐英点了点头,脸色也同样很不好看。

“对了。”

“把这鸡汤端走,看看是什么毒药,从何处而来。”沐英猛地回过神来。

“蚀心毒。”

朱雄立刻说道。

沐英和蓝玉相视一眼,都是带着几分惊慌。

“你好生休息。”

“至于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去办了。”

“竟然敢刺杀你,本将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来人,全城戒严。

蓝玉大声喝道。

“是。”

外面立刻就有声音回应。

“沐侯爷,走。”

蓝玉直接对着沐英道。

“恩。”

沐英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和蓝玉并肩走了出去。

到了殿外。

又走了好一段路。

两人刚刚没有开口的话这是说了。

“蚀心毒。”

“我听皇上说过,毒害太子的毒正是这蚀心毒,无色无味,直攻心脉,而且只要中毒了,症状根本不是中毒,而是重兵缠身。”沐英严肃的道。

“不错。”

“我也听皇上说过。”

“此毒,无解。”蓝玉严肃的点了点头。

“蓝将军,是不是皇上已经告诉你有关朱将军的事了?”沐英忽然问了一嘴。

“最开始是允熥告诉我的,后来皇上亲口承认了,并且也将传位圣旨的事情告诉我了。”蓝玉点了点头。

……

PS:求月票!.

第202章 咱孙子遇刺!朱元璋震怒!

“看样子。”

“有些人已经猜到了雄英的身份了,这才对雄英下杀手。”沐英沉声道,表情也是异常的严肃。

这件事太大了。

大到了他们不得不认真的地步。

下毒,行刺。

这都是想要了朱雄的命啊。

“先是毒害太子,如果不是朱雄出手,或许太子根本不是昏迷,而是一命呜呼。”

“如今又毒害雄英。”

“除了当初那害太子的人,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了。”

“可恨,究竟是谁做的。”蓝玉捏着拳头,非常的愤怒。。

沐英脸上也很不好看:“皇上还在查,这个人隐藏的很深。”

“绝对是那些皇子,否则,谁敢对太子和雄英动手?”

“而且我觉得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朱棣做的。”蓝玉带着几分肯定之色的道。

“你如何肯定?”沐英眉头一皱。

“就是心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在皇上诸子之中,他的野心最大。”

“在权利面前,他肯定做出了什么来。”蓝玉认定了心中的想法。

“空口无凭,这些根本不能做什么。”

“毕竟是我大明的皇族藩王,父皇的亲生儿子,如果没有证据,根本不能对他做什么。”沐英摇了摇头。

“锦衣卫怎么那么无用?”

“都查了一年多了,还没有找到谋害太子的元凶,而且现在竟然再次作恶。”

“混账。”蓝玉骂了一声,透出了无奈。

“增派人手来保护雄英吧。”

“我们任何人都可以死,雄英不能死。”沐英沉声道。

“恩。”

蓝玉点了点头。

经过今天这些事,也实在是让两人担心。

朱雄虽然在战场上勇猛无敌,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刺杀,下毒。

各种手段齐出,更是防不胜防。

“此事,要不要禀告皇上?”蓝玉又道。

“肯定要。”

“虽然父皇知道后会有所震怒,但也肯定会加大对锦衣卫的命令。”

“雄英就是父皇的禁忌。”沐英道。

“此事就由沐侯爷来起草奏折了。”

“而且还是要以密折递送,不要打草惊蛇了。”蓝玉说道。

“放心。”

“此事我明白。”沐英点了点头。

……

占城12王宫内。

朱雄坐在了椅子上,脸上带着一种沉思,或者说是杀机。

自从入伍从军之后,在军中,之后到了应天朝堂上,朱雄始终奉行了一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当初的蓝玉。

后来的孔纳,还有一些小角色。

只要是得罪了朱雄,或者与朱雄为敌的,朱雄是断然不会放过。

对于朱棣。

从刚刚开始的时候,朱雄还是保持着几分敬意的,毕竟在历史上他也是一个开疆拓土的皇帝。

但是随着自己入了应天,看到了太子朱标,看到了皇帝朱元璋。

他们两人对自己非常不错。

然后太子病重,却是中毒。

让朱雄看到了与历史上不一样的朱棣,为了权位甚至害了自己大哥的朱棣。

如果是以前。

朱雄对于朱棣毒害朱标是有着几分怀疑的,毕竟朱标的人格魅力很强,对待兄弟,对待朝臣都是一种如沐春风,朱雄也想不到他会下毒。

但今日。

又是这蚀心毒,还有这些宁死不被俘的死士。

蚀心毒。

绝对是那姚广孝的。

至于这些死士,或许就是朱棣培养的。

“看样子。”

“我真的是有可能是朱雄英。”

“要不然朱棣也不会费尽心思要杀我。”

“朱棣,原本我对你还算看得过去,可你这一次竟然想要我的命。”

“那我,也不能容你了。”朱雄眼中也闪烁着杀意。

想要自己命的人,那朱雄可不会客气什么了。

“将军。”

“整个王宫都封锁了。”

“刚刚准备膳食的厨师有六个人,其中三个服毒自尽了。”

“都是死士。”

陈权和萧汉来到了殿内,向着朱雄禀告道。

“恩。”

对此。

朱雄并不意外。

朱棣行事自然是非常的小心,派出的人皆是死士,比当初那朱樉的人聪明多了。

如果当初朱樉派的人是朱棣这种死士,那他就不会被囚禁宗人府,被朱雄直接抓了活口了。

“将王宫内的人全部调查一遍,如果与原本占城王宫内的侍从对不上,直接杀了。”朱雄冷冷道。

“是。”

陈权和萧汉立刻退了下去。

“莹儿,”

朱雄转过头,喊了罗莹一声。

“郎君。”

罗莹脸上仍然带着一种惭愧之色。

因为她的疏忽,差一点就让朱雄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