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开局徐家嘲讽,我杀敌升级 第188章

作者:无量功德

似乎这也是将徐辉祖两次怼他的仇都记在了朱雄的身上。

闻声。

朱元璋眉头一皱。

徐辉祖也想要站出来。

但朱雄却是一抬手,转过身看向了孔纳。

“你是何人?”朱雄明知故问的道。

在大宁府时,朱雄就听说了朝堂上有一个姓孔的,一直用所谓的仁义来抨击,还说自己惨无人道,毫无人性,在朝中疯狂弹劾。

“皇上亲封世袭圣国公,孔纳。”

孔纳昂首挺胸,一脸高傲的道。

“哦。”

“原来是世修降表的圣国公啊。”

“久闻大名了。”

朱雄冷笑一声,但话语里却透出了一种嘲讽。

此话一落。

整个朝堂上瞬间炸了锅。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朱雄。

世修降表四个字。

这其中蕴含的意义太大了,说到底,就是对他们孔家的绝对嘲讽。

只不过。

天下人都知道,并没有去点破,但今天朱雄却是直接点破了。

“这小子,还真的是和他小时候一样,吃不得一点亏啊。”

朱元璋听到这话,心底也不由得一笑。

不过。

对于自己孙儿的抨击,朱元璋并没有动怒,反倒是十分快意。

如若不是孔家有利益把握舆论,朱元璋何须封一个衍圣公。

“你……你说什么?”

孔纳脸色一变,涨红的指着朱雄。

“世修降表,高风亮节啊!”

朱雄仍然嘲讽笑道。

“你……你……”

孔纳脸色涨红的指着朱雄,想要从这一句话反驳,却也不知如何反驳。

因为。

这一句话根本无从反驳,也反驳不了。

因为他们孔家的确就是世修降表,并不是什么光彩的。

“还是我妹夫厉害,一句话就怼死孔纳了,世修降表,哈哈,好一个世修降表。”

“这孔家最大的伤疤就被这四个字给揭出来了,畅快,太畅快了。”徐辉祖此刻忍着笑,但是心中却是大笑不断。

不仅是徐辉祖。

朝堂上许多人也都憋着笑,但是心底都已经笑开了花。

许多人,特别是武臣被孔纳弹劾的不在少数,但是他们可没有朱雄的担子,也没有徐辉祖的身份,不敢直接与孔纳相对。

但今天朱雄这一句却是狠狠打了孔纳一巴掌。

让他们也是无比畅快。

“你知道吗?”

“如果我不是看着你是一个文臣的份上,我真的要一巴掌呼死你。”

“仁义,狗屁的仁义。”

“一个只知道口上仁义,背地里藏污纳垢的斯文败类。”

“你这个张口闭口仁义的狗东西去边境看了没有?看到了那些异族杂碎屠戮我大明无辜子民的惨状没有?”

“你看到那些异族杂碎用刀斩在那些无辜百姓身上没有?看到那些百姓被战马生生踩踏致死没有?看到我大明的那些良家妇女被异族凌辱没有?看到那些年近古稀老者被斩首没有?看到那些不谙世事的幼子被摔死没有?”

“我看到了。”

“还有我大明的军人们都看到了。”

“你知道我看到那些杂碎屠我同胞的心情吗?”

“我恨不得将那些杂碎碎尸万段,恨不得生吞了他们。”

“这等仇恨,这等血债,在你口中一句仁义就可以揭过,你特么的在给老子开玩笑吗?你是什么狗东西?能够说出这等话来?你特么还是人吗?”

“如果让那些惨死在异族杂碎手中十几万的百姓冤魂听到你这狗屁仁义的话,要给那些犯下血债的异族杂碎宽赦,说要仁义对待,他们晚上都会冲到你家里将你五马分尸。”

“你知道你口中的仁义是什么吗?”

“那是无数血债,不可赦血债,你这仁义是践踏在无数惨死百姓尸体之上的。”

“这等还可以仁义对待,你真的是书读到了狗肚子里去了。”

“我都不想骂你了。”

“如果不是朝堂上,我真想抽死你这个狗东西……”

朱雄真的忍不住了,对着孔纳破口大骂了起来。

…….

第147章 朱元璋大封赏!!赚大了!朱雄激动!

这一次!

朱雄显然是动了真怒。

古往今来。

中原炎黄的王朝被所谓的仁义害~了多惨?

这么多年过去了。

炎黄族群都吃了那么多多次的亏,王朝都覆灭了不知多少次了,虽然大多是昏君,还有乱世,但是对外仁义也是一个诟病。

仁义。

那是应该对内的,对自己的百姓子-民的。

如若将所谓的仁义都对待外面的异族,那就是可笑。

对自己人不好,对外人恩泽如沐,那就是脑子有问题。

而这孔纳,他所代表的仁义,不正是如此的愚蠢。

遭异族所屠戮的百姓之苦,他看不到,边境死了十几万人,他看不到。

如今这些让无数大明百姓遭难的异族被朱雄连根拔起,全族为奴,他却是看到了,还觉得朱雄此举过于残忍,有违天和。

这,真的是可笑至极。

在大宁时。

朱雄听到朱权给自己说这件事的时候,顶多是觉得朝堂上有些圣母哗众取宠罢了,可如今归朝,这个圣母婊竟然就跳了出来,真的是可笑至极。

被朱雄这样一句接一句的怒斥。

话语极为粗痞,但是对于朝堂上许多人而言,朱雄这一场怒骂当真是畅快。

“朱将军说得好。”

“对待异族,对待叛族,就当以残酷对待之,如若以所谓的仁义对待,那我大明朝臣还有何等面目见那些惨死在异族屠戮下的子民?”

“仁义,是对待我大明子民的。”

“可不是对待那些异族杂碎的。”

“方孝孺,敬。”

方孝孺根本没有任何害怕得罪孔纳,直接出言附和。

“骂得好。”

“早该如此了。”

“孔纳,你所谓的仁义如若用来对待我大明子民,那该多好,可你竟然要用他们对待那些该死的异族。”

“你当真枉为我大明国公。”

“如若你当真不懂,就去边境看看那些百姓的惨状吧。”徐辉祖当即站出来附和。

“一个毫无建树,毫无能力,毫无功劳的人,你是怎么配与朱将军说话的?”

“他的战功赫赫,也是你这个靠着祖先获得国公之位的人能比的?”

蓝玉也开口对着孔纳讥讽道。

朝堂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孔纳。

讥讽者有之,嘲笑着有之。

也有一种想要为孔纳仗义执言,却不敢开口的。

面对这些目光,孔纳脸色涨红,但是又变得铁青,他感觉浑身的气血都在翻涌。

他脑子里在疯狂思索着,想要去驳斥,可看着朱雄那冷冽的目光,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而且。

此刻的他也有着一种难言的耻辱。

那种嘲讽,嘲笑的目光,他都可以感受到,可他除了死死瞪着朱雄以外,再也做不出其他来。

“你知道吗?”

“你要给那些异族仁义,就好比我闯进你家里杀了你全家,旁人还叫你原谅我。”

“现在,我问你。”

“如果我闯进你家里杀你全家,你会不会原谅我?”

朱雄又看着孔纳冷冷问道。

这一个比喻。

看似与边境之战不相关,但实则一模一样。

对于大明而言,整个国就是一个大家,那些异族闯入了大明这个大家之中,疯狂屠戮,无数小家陨灭。

此话一落。

孔纳手颤巍巍的抬起头,死死盯着朱雄,有着千言万语,但到嘴巴边上,却又说不出来。

最终。

在所有朝臣的注视下。

“噗!!”

孔纳一口老血吐了出来,整个人也直接仰面倒了下去。

“孔大人。”

他身边那些朝臣立刻去搀扶,也是有些震惊。

他们都没有想到孔纳竟然被朱雄气得直接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