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开局徐家嘲讽,我杀敌升级 第145章

作者:无量功德

“你的手怎么冰了?”

“爹来给你捂捂啊。”

朱元璋拉着朱标的手,放到了自己的怀中,嘴中喃喃着。

“你才三十八岁啊,还这么年轻,你怎么能这样躺着?”

“爹命令你起来,给爹坐起来。”

“咱真的不能失去你啊。”

“爹真的承受不住啊。”

“标儿啊,爹已经失去你娘了,当初还失去了雄英。”

“爹真的不能失去你了。”

“你知道吗?”

“爹发现了一件我们家的大喜事啊。”

“爹找到了雄英,雄英没有死……”

“我们的雄英他还活着……”

朱元璋声泪俱下的喃喃着。

而一旁的戴元礼却是睁大眼睛,有些震惊。

虽然朱元璋声音不大,但是跪在他身边的戴元礼却是能够清楚的听到。

“原本……爹准备等你回来后,把这个喜事告诉你的。”

“雄英……咱们的雄英,还活着啊。”

“当年他没有死。”

“年初时,朱雄回来的时候,你觉得他非常的亲切,给他说了很多肺腑的话,爹告诉你。”

“这不是偶然。”

“这不是巧合……你的亲切是对的。”

“雄英,就是朱雄啊!”

“朱雄……他是你的儿子……”

“他是咱的孙子啊……”

“咱们的雄英没有死……他没有死……”

“爹是要等你回来再告诉你的……你怎么能这样?”

“你快给爹起来啊……”

“你难道还想让爹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朱元璋声泪俱下的说着,眼泪直流。

而一旁的戴元礼则是彻底惊呆了。

“朱雄……朱雄英……当年的嫡皇长孙……”

“这……这怎么可能啊…?”

“我究竟听到了什么?”

“朱雄怎么会是病亡的皇长孙殿下?”

“可是……皇上如此断定,显然是查了。”

“朱雄就是朱雄英,就是皇长孙。”

“难怪……难怪皇上对朱雄那般恩厚,难怪皇上对他如此啊……明白了,我全明白了……”

戴元礼面带震惊之色。

似乎是知道了天大的秘密。

不过。

当他回过神来,他也更加清楚自己会落得什么下场。

没有治好太子,这就是死罪,要陪葬。

而在皇上如此无意识下说出了这天大的秘密,足可震惊天下的秘密。他也是死路一条。

皇族的秘密,绝对不容许外泄。

“太子殿下。”

“老臣戴元礼能够为你陪葬,值了。”戴元礼心中暗暗想到,能够为朱标这等仁厚太子殉葬,他心中不惧,只觉荣幸。

朱元璋捂着朱标的手,喃喃的说着,将他的牵挂,将他心中的担心,掏出了心肝的在说着…….

第123章 朱标将死,徐妙锦猛然想起!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

朱元璋的喃喃声也停了下来。

他的眼泪,似乎都流干了。

“我的儿子,还能醒过来吗?”朱元璋颤声问道。

“有可能会醒,但一旦醒了,也就……也就……”戴元礼犹豫的说道。

“苍天,该死的苍天啊!”

“为何要如此对待我。”

“难道就因为我从一个乞丐逆天改命,惹得你不快,非要将这些厄运降临在我的儿子身上吗?”

朱元璋抬起头,看着头顶,似乎有着无穷的~怒意。

“来人。”

朱元璋有气无力的喊道。

应声。

殿门打开了。

王景弘快步走了进来,跪在-了地上:“皇上?”

“传老二和老四进来。”

“传吕氏,还有标儿的儿女进来。”朱元璋语气颤抖的道。

“老奴领旨。”

王景弘立刻转身退了出去。

没多久。

朱棣,朱樉。

吕氏,还有她的儿子朱允炆。

朱标的几个妃子,带着各自的儿女来到。

而朱允熥则是被甩在了最后面。

当他们走到这寝宫后,直接就跪在了朱标的床榻前。

“大哥。”

“太子殿下。”

“父君……”

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哭嚎着,声音里透出了悲伤。

哭声响彻整个寝殿。

而在外。

文武百官不明所以,也都全部哭了出来。

他们都以为朱标已经宾天了。

哭声,笼罩了整个东宫。

“太子殿下,你快醒醒啊,你不能抛下臣妾还有允炆他们啊。”

“太子殿下……”

吕氏趴在床榻上,眼泪哗啦直落的哭嚎着,对于她而言,却是无比的慌乱。

如果朱标真的病逝。

此刻朱樉就会变成嫡长子,而且朱棣也是嫡子。

他们都在这里。

万一朱元璋直接将他们中的哪一人封为太子,那她还有朱允炆就成了一个笑话了。

“大哥,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你快醒醒。”朱樉大声哭泣着。

虽然他暴戾,但是却不蠢,他很明白为什么自己父皇只是将他禁足在了府中,而并非废了王位,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他大哥的庇护。

如若不然,他犯的那些事足够让朱元璋处置他很多次了。

至于朱标如果真的死了,太子之位,他非常清楚绝对不会落在他的身上。

朱棣一边哭着,或是发自内心,想到了兄弟之情,但是在内心深处还藏着无言的野心。

或许在他心底。

他希望自己大哥能够活着,但也希望获得皇位吧。

这一切的原因也都是姚广孝多年对他的蛊惑,这姚广孝就是一个罪魁祸首。

“父君,你千万不能出事啊。”

“你还没有和大哥相认,你一定要等大哥回来……”

朱允熥凝视着朱标,心中呐喊,但脸上已经是泪流不止。

朱府!

夜幕之下。

徐妙锦刚刚喂小文贤吃下了饭。

“小姐。”

“今天外面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好多禁军都出现在了城中。”

小环走了过来,十分好奇的道。

“朝廷的事,不是我们能管的。”徐妙锦笑了笑,并不好奇。

身为人妇,还是当朝风头最甚的朱雄夫人,朝廷上许多夫人都会定期聚在一起,徐妙锦也收到了不少的邀请,但徐妙锦却都一一拒绝了。

在她看来,这是一种结党,自己丈夫在战场上血战杀敌,她可不想在这都城内被人抓到了什么把柄,影响到了自己丈夫。

“小姐说的是。”小环也点了点头。

这时。

一阵敲门声传来,随后林伯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妙锦。”林伯语气有些着急的道。

“小环。”

徐妙锦喊了一声。

小环立刻走过去,打开了门。

林伯站在了门外,没有踏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