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综武,开局威胁殷素素 第73章

作者:戾兽穷奇

黄蓉对顾寒渊的坦然有些诧异,觉得顾寒渊可能只是嘴硬心软,实则最是正直善良。

若是他没有那些心思的话将郭芙嫁给他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尤其是看着他带着信任意味的眼神,一时竟有些慌乱。

她心虚之下只能转移话题:

“‘笑傲江湖曲’确实动听,只是我感觉好像有些不协调。”

顾寒渊笑着对黄蓉解释道:

“‘笑傲江湖曲’是琴箫合奏,此时只有我一人弹琴独奏自然会不协调。”

郭芙在边上听着顾寒渊那正气凛然的话,早已倾慕不已,此时听他说可以合奏“笑傲江湖曲”后就忍不住问道:

“顾大哥,我也想学,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教你。”

顾寒渊对此自无不可,赶路无趣,能有个娇俏可人的女孩陪着自己练曲再好不过了。

他又取出了一根玉箫,一点点地教导郭芙。

黄蓉有些好笑地看着两人的互动。

郭芙虽然十分努力,但毕竟天赋有限,以前在襄阳城时又不学无术。

三分钟热度过后,又始终没有什么进展,顿时失了兴趣。

但是她看着顾寒渊那副人真教导的样子又不好意思拒绝。

突然郭芙看到黄蓉在边上安静吃瓜看戏,计上心来。

黄蓉被郭芙的一眼看得有些慌,下意识觉得这倒霉孩子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果不其然,只见郭芙突然将玉箫放下,抱着顾寒渊的手撒娇道:

“顾大哥,‘笑傲江湖曲’对我来说太早了。但是我娘在音律方面很厉害的,不如你们俩合奏一下吧?”

黄蓉看着郭芙一脸期许地看着自己,心里那个别扭就别提了。

这坑娘的娃。

顾寒渊神情莫名地看向此时纠结万分的黄蓉,笑着邀请道:

“郭夫人不如试试?”

黄蓉见推辞不过,只能万分不情愿地拿起了玉箫,状作认真地看着曲谱。

没一会儿黄蓉就胸有成竹地试着吹奏起来。

黄蓉确实才高艺广,和黄药师一样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而且水平还特别高。

可以说除了武功,黄蓉各种技艺都是一流的。

“娘你和顾大哥一起合奏一曲吧?我想听听看完整的‘笑傲江湖曲’。”

郭芙听完黄蓉的独奏后,目露崇拜,抱着她的手臂央求着。

黄蓉一脸的为难,这倒霉孩子怎么净出些馊主意。

她一点也不想做和顾寒渊男女合奏这种事。

“郭夫人,‘笑傲江湖曲’难度极高,我也希望能有机会完整演奏,否则必然抱憾终身。”

顾寒渊在边上怂恿着黄蓉。

黄蓉也很喜欢潇洒肆意的“笑傲江湖曲”,对她来说最幸福的日子应该就是在桃花岛上的时候了。

如果不是为了郭靖的话,她也不会将人生托付在实则毫无希望的襄阳城。

见两人同时规劝,黄蓉又不能直说跟顾寒渊合奏不合适。

嗔怪地瞪了顾寒渊一眼后,答应了下来。

顾寒渊和黄蓉一人弹琴,一人奏萧。

轻快悠扬的“笑傲江湖曲”顿时传遍四野。

郭芙也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两人奏毕,顾寒渊轻皱眉头。

“郭夫人,刚才婉转承接部分你没跟上。”

黄蓉听到后有些不好意思,她毕竟心有顾虑,所以在演奏过程中难免分心了,甚至若不是顾寒渊特意改变节奏配合的话,这首曲子可能会被奏得惨不忍睹。

她见到顾寒渊一脸严肃不满的样子,纠结了片刻后轻声道:

“那......再试试吧。”

两人就这么练习起了“笑傲江607湖曲”,一次次的互相指正,渐渐默契了起来。

郭芙本来还很有兴趣,但听的次数多了反而就着“笑傲江湖曲”靠着马车里的座位上睡着了。

沉浸在乐曲中的两人都没有发现郭芙已经睡着。

顾寒渊和黄蓉均是白衣打扮,一人清秀脱俗,俊朗非凡;一人鲜艳妩媚,娇美无匹。

琴箫合奏,默契配合,一时间竟有些神仙眷侣般的画面感。

当这一次合奏完美的完成后,顾寒渊伸手握住了黄蓉的柔荑,感受着那细腻美好的手感。

“夫人,这次合奏真完美。”

黄蓉一时间竟没能察觉到自己的纤纤玉手被顾寒渊握住。

多次的练习和最后的完美合奏都令她将注意全放在了乐曲中。

听到顾寒渊的话后,扬起娇媚的笑脸,赞同道:

“寒渊,没想到完美合奏的‘笑傲江湖曲’竟是如此感觉,好似不再受那俗世束缚,肆意放飞着自我。”

直到黄蓉想要伸手再去取“笑傲江湖曲”曲谱观看时,才发现自己两人之间已经握在一起好一阵了。

她没有第一时间挣脱,反而下意识回头看向睡得正香的郭芙,见她正在酣睡后顿时松了口气.

第116章:反复拉扯黄蓉(求订阅,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

即使确认了郭芙并未清醒,黄蓉依然没有选择挣脱顾寒渊的手。

她抬起俏脸,略带忧郁的水眸看着近在咫尺的顾寒渊。

为了共同观看“笑傲江湖曲”曲谱,不自觉间两人竟靠得如此之近。

黄蓉看着顾寒渊俊朗若仙的面容,回忆着刚才两人默契配合时好似心灵交流的合奏。

连她自己都在刚才那一瞬间闪过了“神仙眷侣”这个词。

黄蓉幽幽一叹,也不挣扎。

“寒渊,你知道芙儿喜欢你吧?”

“知道。”

黄蓉明媚的脸上浮起一丝幽暗。

“既然知道,为何还要来撩拨我?”

“人生在世,总有那么一两个执念是放不下的。”

顾寒渊认真地看着黄蓉闪动的秋水双眸。

“执念?”

黄蓉没有回避顾寒渊的眼神,反而疑问道。

“人便是因为有执念,才能在腥风血雨中有披荆斩棘的勇气。”

这是顾寒渊难得说的一次真话。

黄蓉突然有些羞赫,嗔怪地瞪了顾寒渊一眼。

“所以你的执念就是我吗?”

“当然。”

顾寒渊肯定地回答道。

虽然只是其中之一。

“你知道我是靖哥哥的妻子吧。”

黄蓉的语气有些飘忽。

“我不在乎。”

黄蓉听到顾寒渊那斩钉截铁的声音后,眼角竟有了泪光,哀求道:

“寒渊,我求你了。”

黄蓉的眼神挣扎,心里幽幽的想着:我真的不希望...

顾寒渊沉默着。

这份沉默持续了很久,持续到黄蓉有些难过时。

“好。”

黄蓉听到顾寒渊答应时竟有一瞬间的难以置信。

顾寒渊放开了她的手,转过身专注地赶起了马车。

对于黄蓉的心思他一清二楚。

若是继续纠缠下去,她肯定会不顾郭芙的想法也要对付顾寒渊的。

作为金系第一女主角,她的忠贞是不容置疑的。

想要让她心甘情愿,就得像是揉捏面团一般。

捏过后就要揉一揉,迫得太紧只会将面团捏散。

顾寒渊眼神幽深。

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之后三人继续赶路。

只是这段路程对黄蓉和郭芙来说都有些不适。

自从那天过后,顾寒渊对黄蓉保持着距离,言语恭敬,不再邀请合奏“笑傲江湖` 々曲”,眼神也不再交汇,便是偶有意外独处也是一言不发。

黄蓉一开始还松了口气,觉得顾寒渊遵守了承诺。

但是时间久了以后却有些不习惯起来,心情难免患得患失。

便是黄蓉犹豫许久后,主动找上门说明北丐帮的事,也只是得到一个他会帮忙的答案。

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多的交流了。

郭芙没在意两人间的不正常,她更关注的是顾寒渊不再和她亲近了。

她一开始只当是顾寒渊心情不好,所以平日里面色都是严肃冷漠。

然而很快她就察觉到了不同,顾寒渊不再温和地关心着自己,也不再自己撒娇时温柔地轻抚发丝。

每次她想抱上顾寒渊的手臂撒娇时都会被他用着各种借口回避。

“娘,顾大哥是不是讨厌我了?”

当这天夜里,顾寒渊独自在外守夜,黄蓉和郭芙两人在马车内休息时。

郭芙哭丧着脸询问黄蓉。

“芙儿,你顾大哥怎么可能讨厌你呢?应该是有什么烦心事吧。”

黄蓉无奈地劝慰着郭芙。

“可是......”

郭芙显然并不满意这个答案。

“好了,别可是了。明天就要到无锡了,赶紧睡觉吧。”

黄蓉拿出威严,让郭芙乖乖去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