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综武,开局威胁殷素素 第71章

作者:戾兽穷奇

而且若是顾寒渊真的帮了林平之的话,到时候又该怎么从他手中抢人呢。

本来安心吃瓜看戏的余沧海此时却有种不妙的预感。

“你是谁?”

顾寒渊装作没认出林平之的样子问道。

林平之声泪俱下哀求道:

“我是福威镖局林平之,青城派余沧海屠杀我满门上百人,请顾大侠为我主持公道。”

顾寒渊转头看向余沧海,在他越来越慌的时候开口道:

“青城派和福威镖局的恩怨顾某也有所耳闻。冤有头债有主,若只是找林震南一家报仇的话,顾某也无话可说。但滥杀无辜之事还请余观主给个交代。”

“顾寒渊,青城派与你无冤无仇,真要替林平之出这个头?”

余沧海对顾寒渊非常忌惮,他"去"广:告?死,妈可不认为自己能比得过费彬等人。

“林平之既然求到了顾某头上,自然不能不管。”

余沧海见状急忙逃遁,更是将身边的几名弟子甩向了顾寒渊。

顾寒渊将几人踢开后,丢下一句“我去追”,就离开了刘府。

当然实际上顾寒渊根本就没去追余沧海,只是为了找个借口去追曲非烟。

若是真让嵩山派的人把曲非烟杀了就不好了。

至于林平之,顾寒渊根本就不在意。

有着神念定位,曲非烟的下落倒是很快就被找到。

此时曲非烟已经被费彬打倒在地,口溢鲜血,怒视着他。

而刘正风和曲阳此时均已负伤,显然还是寡不敌众。

至于丁勉和陆柏倒不在此,应该是追岔了路。

“我就先杀了你这女娃。”

费彬见刘正风和曲阳不肯束手就擒便要先拿曲非烟开刀。

“费彬,你再往前一步就死在此地吧。”

突然传来的声音将在场的四人吓了一跳。

曲非烟见到来人高兴地喊道:

“顾大哥!”

刘正风和曲阳都很诧异怎么会在这里见到顾寒渊。

至于费彬就比较惊恐了,此时更是动都不敢动。

“顾少侠,你真要相助魔教吗?”

“呵,魔教?”

顾寒渊冷漠一笑,走到曲非烟面前,温柔地将她嘴角的血迹擦干。

“魔教与顾某无关,但你打伤非非,却要用命来抵。”

费彬听到顾寒渊这话,惊恐地想要逃跑,却发现全身的力气顿失,脖颈处喷出鲜血,仰倒在地。

顾寒渊将曲非烟扶起,轻抚她的脸蛋,再沾上的灰尘抹去。

“非非,伤得重吗?”

曲非烟此时有些懵,没想到顾寒渊就这么为自己杀了费彬。

看着他为自己擦拭脸蛋,心跳顿时加速起来。

曲非烟脸上泛起了红霞,委委屈屈地撒娇道:

“顾大哥,他打得我好痛的。”

顾寒渊在曲非烟身上扎了几个银针,为其通经活血后到她身后运功疗伤。

全程甚至都没搭理过在边上吃瓜看戏的刘正风和曲阳。

两人相视苦笑,没想到最终竟然因为曲非烟认识顾寒渊而获救。

看着曲非烟那少女怀春的样子,哪能看不出她的心思。

两人既头疼又欣慰。

头疼顾寒渊桃花运过于旺盛,前脚刚将刘菁托付,后脚又让曲非烟倾心。

欣慰自然是因为这样一来以后就不用再担心曲非烟的安危了。

倒是在两人不知道的角落里正隐藏着一名带着斗笠的白裙女子。

她就是日月神教的圣姑任盈盈。

任盈盈此前忙着拦截嵩山派的弟子,不过因为顾寒渊的缘故,嵩山派弟子元气大伤,轻而易举就被她给解决了。

她也只比顾寒渊早到了一步,刚刚正好观看了全程,在费彬要杀曲非烟的时候就打算出手,只是没想到顾寒渊却先她一步将费彬杀死。

任盈盈对顾寒渊的做法感到惊讶。

刘府中发生的事她已经有所耳闻,也认为顾寒渊不会出手救刘正风,更不会救曲阳。

没想到最后却为了曲非烟杀了费彬。

甚至心中闪过了一句话:“英雄难过美人关”?

任盈盈在顾寒渊打上全真派的时候就对他非常感兴趣,甚至吩咐教众打探过他的下落。

只是顾寒渊行踪飘忽,根本就找不到人。

没想到见面后见到的确实强势护短的顾寒渊。

心里闪过了一个想法:

“若是能得到他的助力的话,一定能救出爹。”

只是想到的那个办法让她有些脸红心跳。

顾寒渊早就发现了隐藏的任盈盈,很清楚她的诉求。

甚至强势杀死费彬也有一部分演给她看的成分在。

虽然顾寒渊此时没能看到任盈盈的表情,但心想应该效果还是不错的。

放出任我行对顾寒渊是有利的,东方不败太过于佛系了,整天忙着跟杨莲亭亲热和绣花。

没有日月神教的掺和,宋国江湖很难完全乱起来.

第113章:曲非烟送福利(求订阅,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

顾寒渊给曲非烟治好伤势后拗不过她的撒娇,只好也给刘正风和曲阳医治了一下。

两人对顾寒渊表达了感谢,并请他欣赏一下他们琴箫合奏的“笑傲江湖曲”。

“笑傲江湖曲”确实非常精彩,至少顾寒渊听过后都忍不住称赞。

一曲奏毕,刘正风将“笑傲江湖曲”当做谢礼送给了顾寒渊。

顾寒渊当然不会拒绝,好歹还给他们疗伤了。

“顾大哥,等爷爷和刘伯伯安顿好后,我会去找你的。”

曲非烟见分离在即,不舍地在顾寒渊怀里撒娇着。

顾寒渊轻抚曲非烟的发丝,安抚道:

“离开宋国是正确的选择,不用那么着急,好好练功,以后可以~帮到我的。”

顾寒渊已经将简化版“九阴真经”和“阴阳诀”交给了曲非烟。

“顾大哥,你跟我来一-下。”

曲非烟担心时间久了,周围美女环绕的顾寒渊会忘记她。

眼珠一转,拉着顾寒渊去到了偏僻的角落。

即使是顾寒渊也很难猜透古灵精怪的曲非烟的想法。

“顾大哥,不要忘记我哦。”

曲非烟抬头看着顾寒渊。

“嘶!非非,你不用这样的。”

“顾大哥,为了你,我不在意的。”

曲非烟出身日月神教,三教九流的东西可学了不少。

任盈盈躲在暗处本来想看看他们之间谈了什么,没想到去看到了这样的冲击性画面。

她娘早死,根本就没接受过这方面的教育,

任盈盈在日月神教中地位尊崇,旁人又根本不敢去污她耳朵。

这方面比起曲非烟要单纯多了。

“非非,不用勉强自己的。”

顾寒渊在曲非烟洗漱时,怜惜地轻抚着她的发丝。

“一点也不勉强哦。”

曲非烟扬起了灿烂的笑脸,跑回了刘正风和曲洋那,双手合在嘴边,大喊道:

“顾大哥,我走了哦。等我再长大些就嫁给你!”

顾寒渊看着曲非烟跟着刘、曲二人离开,心里竟难得有了些寂寞。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古灵精怪的曲非烟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少不同的感受。

走之前丢了个神念定位给任盈盈。

此间事了,顾寒渊回了衡阳城。

至于躲在暗处满脸怀疑人生表情的任盈盈,暂时还不是接触的时候。

回到刘府,此时大部分江湖人士已经散去。

林平之正在拜师岳不裙。

顾寒渊目露玩味,他猜到肯定是老岳担心林平之会被他给带走,所以没了矜持的余裕,决定先既成事实。

黄蓉见顾寒渊回来时有些疑惑,因为去的时间太久了。

顾寒渊没有跟她解释,对林平之抱歉道:

“林公子,余沧海身形矮小,不知躲到哪去了,在下没能找到。”

林平之虽然有些遗憾,但因为是第一个为他出手的人,还是很感激顾寒渊。

“顾少侠,没关系。等我练好了武功,一定要手刃余沧海和木高峰。”

林平之脸上满是恨意。

不仅是余沧海,还有木高峰。

他的爹娘还是死在了木高峰手上。

“林公子,以你现在的武功想要打败余沧海和木高峰无异于痴人说梦。据我所知,华山气宗的武功是越到后期内力越精湛,实力也越强,短时间内恐怕很难有所成。”

顾寒渊说完还看了一眼岳不裙。

果然见他认同地点头。

林平之表情难看,他身负深仇大恨,恨不得尽快报仇,见顾寒渊这样说,肯定是有办法,所以立刻请求道:

“还请顾少侠指点迷津。”

顾寒渊看着渴望的林平之,觉得还是要推他一把,否则以老岳那瞻前顾后的方式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弄到《辟邪剑谱》。

“林公子,我也曾听闻过关于‘辟邪剑法’之事。当年远图公所使的‘辟邪剑法’剑路鬼魅,剑速极快。我见你身上内力平平,‘辟邪剑法’的威力甚至还不如一些三流门派武功。所以恐怕真正的《辟邪剑谱》是一门提升剑速的内功心法。若是能得到的话应该能使‘辟邪剑法’威力大增。”

听到顾寒渊的话后,林平之和岳不群都是眼神闪烁,显然是认可了他的判断。

··· ·求鲜花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