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综武,开局威胁殷素素 第62章

作者:戾兽穷奇

“哦?不知顾少侠有何见教?”

天松道长倒也不傻,知道顾寒渊是宗师,不敢硬怼,何况还救了自己一命,只好强压怒气,看顾寒渊要说些什么。

“在下虽然也和岳掌门未曾谋面,但岳姑娘纯真善良,憎恶分明,能教出这样好女儿的岳掌门显然也不是什么浪得虚名之辈。还请天松道长向岳姑娘道歉。”

顾寒渊语气严肃认真。

“你......”

天松道长一听顾寒渊竟要自己向岳灵珊这样的小辈道歉便想发作,然而接触到他的目光后忍不住后退一步再也说不出强硬话语,盖因他看到顾寒渊的目光好似两柄利剑直刺其心。

天松道长被顾寒渊吓了一跳后再也硬气不起来,犹豫片刻后向着岳灵珊拱手说了两句不痛不痒的话当作道歉。

岳灵珊此时已经完全听不进去天松道长说的敷衍之语了,因为刚才陈霄替自己出头,话里话外更是对自己多有维护,显然不是因为她爹岳不群的身份帮她说话,而是因为她是岳灵珊,所以才帮忙出言相助的。

还迫使天松道长低头,给自己大大涨了脸面。

除了父母和华山派的众师兄外,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这般好过。

只见岳灵珊眼波流转,定定地看着顾寒渊,不再回避他的目光。

当看到顾寒渊对自己微笑时也略显羞涩地微微一笑作为回应。

令狐冲在一边看着顾寒渊和岳灵珊之间的互动,仿佛整个空间都布满了桃红色气氛,越发感到酸涩,忍不住出言打断这种气氛:

··· ·求鲜花0 ···

“顾少侠,还请放过田兄一回。”

天松道长刚才虽然失了颜面,倒也未曾离开,站在一旁想看看田伯光的下场如何。

若是最后顾寒渊放过了他,肯定会去四处宣扬顾寒渊勾结采花贼的坏名声。

顾寒渊瞥了眼天松道长,虽然看出了他的目的,倒也不在乎。

在听到令狐冲又再求情后问道:

“田兄?放过他?令狐兄你可知你在说些什么?你可知江湖上被田伯光侮辱的女子有多少才能换来他今天的名声?她们受到的侮辱就白受了吗?有多少女子清白受辱自尽身亡你知道吗?你令狐冲又有何立场来为田伯光求情?”

..... ........ .......

令狐冲被顾寒渊的几句诛心之语问得面色微微发白,毕竟田伯光此前做了那么多恶行,完全不在理,但又不想眼睁睁看着田伯光死在面前,只好硬着头皮挡在陈霄面前。

“就算田伯光之前做了很多恶事,伤害了很多女子,但他现在有心悔过,不如给他个机会,让他往后为之前的事赎罪。”

“如果岳姑娘也被田伯光侮辱了,你也能给他个机会?放过他不成?”

顾寒渊言语如刀,只为诛心。

顺便败坏一下令狐冲在岳灵珊心目中的形象,成了自然好,不成也无所谓。

“这......”

令狐冲面色如土,瞬间迟疑了,一边是爱慕的小师妹,一边是相谈甚欢的田伯光性命,一时竟难以抉择。

“大师兄!”

岳灵珊看着迟疑的令狐冲满是失望。

岳灵珊对令狐冲并不是毫无情意,毕竟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心生爱慕也是正常的。

然而见令狐冲在自己受侮辱之事上竟还在犹豫,好感度哗哗往下掉。

毕竟女人在某些方面向来是不讲理的,不管中间有怎样的原因,她只想要男人的爱护。

更何况有顾寒渊珠玉在前,更突显了令狐冲在这时候犹豫有多掉分三.

第99章:掷英雄剑杀田伯光(求订阅,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

令狐冲此时才被岳灵珊的话惊醒,赶忙道:

“如果是那样,我必会亲手杀了田伯光。”

可惜现在才说这样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田伯光,你恶行累累,千刀万剐死上十次都不足以偿还。看在令狐兄为你求情的份上,你自裁吧。”

顾寒渊可没有放过田伯光的意思,他已经有了云中鹤和血刀老祖两个工具人了。

田伯光对他来说完全没有利用价值。

此时说这些不过是在给令狐冲上眼药罢了。

令狐冲此时已经被顾寒渊怼得说不出话来,若是再为田伯光求情的话就是不知好歹了。

别说在场之人可能会直接将他就地正法,光是岳灵珊那一关都过不去,轻则不理他,重则恩断义绝“五八七”都有可能。

田伯光见令狐冲再也无法为自己求情,顿时心如死灰。

但田伯光眼见此时令狐冲还挡在自己和顾寒渊之间,岳灵珊又近在咫尺,再加上刚刚令狐冲说的若是他侮辱了岳灵珊的话也会亲手杀了自己。

正所谓升米恩,斗米仇,不管之前令狐冲怎样为他求情,都被那一番话毁得一干二净。

何况今日死局已定,人在绝望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田伯光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竟直接挟持了岳灵珊。

兔起鹘落之间,在场上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前,田伯光已经抓住岳灵珊。

左手快刀抵在她娇嫩的脖颈上,只要轻轻一划就能带走这如花般美妙的生命。

顾寒渊倒是反应得过来,也能在田伯光出手之前杀掉他。

但顾寒渊见令狐冲的站位正好在自己面前,完全可以装作是被其所阻的样子。

此时见岳灵珊已经被挟持,他立马一把推开令狐冲,瞪了他一眼。

“让开!”

令狐冲此时也反应过来因为自己的鲁莽做法而挡住了顾寒渊出手才令岳灵珊身陷囹圄,心中满是对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悔恨。

“田伯光!你干什么!快放开小师妹!”

令狐冲看到田伯光竟然劫持了岳灵珊后,悔恨已经晚了,只能不痛不痒地怒喝几句。

“令狐兄弟,哥哥我也是逼不得已啊。”

田伯光一见场面已经逆转,略显得意起来。

“顾少侠,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岳家妹子。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这快刀一抖你可就再也看不到这如花似玉的姑娘了。今日只要你放我离去,岳家妹子绝对安然无恙地还给你。之后在下立即远遁,此生不再出现在你面前,如何?”

“田伯光,你要是敢动岳姑娘一根毫毛,别说远遁千里了,就算你远遁万里,我也会追杀到底将你碎尸万段。你可以试试我说得出,做不做得到!”

顾寒渊眼神冷厉得盯着田伯光。

令狐冲此时只能乖乖站到一边,默默祈祷顾寒渊能救下小师妹。

在场众人还是头一次见形象犹如翩翩佳公子般的顾寒渊如此冷厉霸道的一面,那种反差感给人的震惊完全不亚于岳灵珊被劫持时的惊讶程度。

作为主角的岳灵珊此时双目含泪,刚才田伯光说顾寒渊喜欢自己时也没见反驳,而且他一直以来的维护更是觉得这是实情。

此时她的眼中有情愫在波动着。

仪琳的反应也好不到哪去,只能默念“阿弥陀佛”,却完全平复不了心境,就算观音菩萨要怪罪自己也停不下跳动越发迅速的心跳。

曲非烟此时有点眼冒红心的感觉,只觉得大丈夫当如是,不愧是“英雄剑”。

“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顾大侠是正真的英雄。”

田伯光一边出言试探,一边小心翼翼地挪动,心想只要让自己出得门外,以他的轻功想逃走还不容易吗?

顾寒渊没有搭理田伯光的话,只是眼神越发冷厉地盯着他移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田伯光也总算是挪到了门口,再跨出一步后,从此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即使田伯光一直小心翼翼,在此时也忍不住松懈了一分。

顾寒渊一看就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目光如电,使出了学会后头一次使用的“移魂大法”... .

不需要控制田伯光,只要他的神情有一丝恍惚就足够顾寒渊杀他了。

果然田伯光被“移魂大法”影响而恍惚了那么一瞬间时,众人只见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

田伯光的额头被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洞穿,只剩下剑柄还卡在他的额头上。

正是顾寒渊的佩剑英雄剑。

以英雄剑的锋锐在洞穿田伯光额头的瞬间就断了他的生机,连拉着岳灵珊同归于尽都做不到。

岳灵珊直到自己获救时才反应过来,痴痴地看着顾寒渊将自己扶住。

又变回了那副温和的笑容,还多了一分放下担忧的轻松。

“岳姑娘,没事吧?”

岳灵珊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好似什么东西哽在了喉头。

场中的平静没过多久就被打破,回雁楼里众人直到田伯光倒地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刚刚电光火石之间,顾寒渊将英雄剑掷出,甚至还用了“圣灵剑法”的剑意。

当然场中众人也感受不到。

“刚刚那是将英雄剑掷出去了吧?”

“是啊,竟然毫不犹豫的就将神兵掷出。”

“不愧是‘英雄剑’,果然少年英雄。”

“你们说那顾寒渊该不会真的是喜0.3欢岳灵珊吧?连神兵都能扔。”

各种吃瓜群众议论纷纷。

直到最后一人的说法才把岳灵珊给惊醒,红着脸蛋,羞怯地感谢道:

“顾大哥,谢谢你。”

她不自觉得就喊上了“顾大哥”。

“岳姑娘没事就好。”

顾寒渊温和一笑,才伸手将还插在田伯光额头上的英雄剑拔出来。

挥手一甩便将残留的血珠抖落,还剑归鞘。

令狐冲本在懊恼自己无能,不能从田伯光手中救出岳灵珊,又悔恨之前一系列的所言所为。

可是现在看到岳灵珊一副面红耳赤,满脸羞怯的样子,醋意上脑之下,顾不得许多便上前对岳灵珊故作关心道:

“小师妹你没事吧?有没有被伤到?”.

第100章:还是温柔的大姐姐最好了(求订阅,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

灵珊想起之前令狐冲的丢分行为,翻了个可爱的白眼,随意敷衍道:

“顾大哥怎么可能会让我受伤?”

说完后就撇过头不想看他,转而娇滴滴地对顾寒渊说道:

“顾大哥,回雁楼里现在乱糟糟的,不如我们直接前往衡山派吧。”

“也好。”

顾寒渊见剧情已经结束,也懒得在这浪费时间。

四人结伴离去。

曲非烟看着顾寒渊等人离去的背影,只觉得兴趣大增,可惜现在衡阳城各大门派云集,她跟着爷爷曲洋,一时也找不到搭讪的理由。

“顾大哥,你怎么会想到把英雄剑掷出去呢?剑客不是都应该要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吗?”

岳灵珊回过味来后对顾寒渊的做法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可从来没把自己当做剑客。更没有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想法。何况英雄剑也只不过是31一柄剑罢了,哪里及得上岳姑娘的安危重要。若是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要这一身武功何用。”

顾寒渊确实是这么想的,无论是武器还是武功都只是他的工具罢了,何况还能用反派点兑换,区区英雄剑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比不上岳灵珊。

岳灵珊听后觉得很感动,不知多少人为了一柄神兵争得头破血流,家破人亡,而顾寒渊将她的重要性放在了神兵之上。

而且自己是他想要保护的人呢。

想想就让人觉得脸红心跳。

令狐冲一开始虽然觉得顾寒渊是在说漂亮话,但想到他确实是这么做的,即使自己对剑也很洒脱,却也做不到像他那样对神兵轻描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