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综武,开局威胁殷素素 第59章

作者:戾兽穷奇

此时顾寒渊房里,见到偷偷进来的殷素素,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殷素素看到后,面上一红,也对自己毫不矜持的举动有些窘迫。

她也不知怎么就过来了,此时只好找着借口。

“帮你建立的情报组织已经有了雏形,但是我不好光明正大地动用天鹰教的财力,所以现在缺钱了。”

这是在之前就已经传讯过顾寒渊的事。

“不用担心,我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钱财。将情报网络扩大吧,各国都要安排人手。”

两人商讨了一会情报组织的构架和后续发展。

正当殷素素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的时候,顾寒渊突然上前揽住了她的腰。

“长夜漫漫,夫人不觉得现在讨论这些正事有些煞风景吗?”

殷素素抬头看了眼比之前更加有魅力的顾寒渊,眼神逐渐迷离。

“今天是免费的吗?”

显然她还记得离开武当山前那一夜发生的事。

顾寒渊低头轻啄。

“夫人的债早就还不完了,把自己卖了吧。”

这话让殷素素再也按奈不住,开始主动起来。

··· ·求鲜花0 ···

“等等,让我歇会儿。”

“你这是嗑药了?”

“明天还要跟我爹见面的。”

“混蛋!”

。。。。。。

当殷素素从迷茫中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顾寒渊此时也不在房内。

看着一片狼藉,只觉得浑身都在发软。

当她勉强收拾好后,在大厅见到顾寒渊和殷天正交谈时,脸上的红晕怎么也下不去。

因为她知道十有八九是暴露了。

“娘,你怎么起得这么晚?”

张无忌有些疑惑地看着气色红润,整个人更娇艳了三分的殷素素,奇怪地问道。

殷素素敷衍着张无忌,看着殷天正和顾寒渊聊天。

..... ........ ...

殷天正见殷素素起得越晚,心里就对顾寒渊越不满。

觉得他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他女儿。

言语中也时有交锋。

不过顾寒渊可不怕这个,依然淡定地将殷天正的言语攻势化为无形。

“爹。”

殷素素摆脱了张无忌后,忸怩地走到殷天正面前低声道。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爹?当年跟着张翠山流落冰火岛也就算了,现在又......”

殷天正看了一眼顾寒渊和张无忌后,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压了下来。

“爹,我现在不后悔。”

殷素素眼神坚定地看着殷天正。

她的话里其实也透露出对张翠山的不满。

婚前觉得张翠山义薄云天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

在冰火岛上又与世隔绝,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但是回到中原后才发现张翠山的义是抛妻弃子的义。

在他心里最重要的是武当派,其次是七侠之义,然后是谢逊的结义之情,完全不能给殷素素带来安全感。

而顾寒渊虽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却实实在在地改变了她的命运,又救了本来必死无疑的张无忌。

感激之情又随着几次深入交流,多了情意。

昨夜过后,殷素素对自己的感情已经确认,她确实喜欢上了这个小混蛋。

所以此时面对殷天正的质问也不怯场三.

第94章:以后我就都是你的了(求订阅,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

殷天正盯着殷素素的眼睛看了会儿,发现她毫无动摇后,长叹一声。

“算了,你也不是当年的女孩了。我只希望你在做决定之前考虑一下无忌。”

张无忌没想到突然出现了自己的名字,他从头到尾都没听明白两人在说些什么。

殷素素看了一眼张无忌后又看向了顾寒渊,突然释然地笑了起来。

“爹,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应该要做些什么。”

殷天正看着殷素素的表情就知道再劝下去也没什么用了,不过还是对顾寒渊非常不爽。

“顾小兄弟,听说你跟空智和灭绝还有金花婆婆交过手,都全身而退了。不如我们来切磋一下吧。”

殷素素见殷天正突然要出手教训顾寒渊就想劝阻。

不过顾寒渊却“五八三”是轻笑着伸手挡住想说什么的殷素素。

“夫人,不用担心。既然殷前辈有此雅兴,在下岂有不奉陪的道理。”

殷素素见他这么自信的样子,也放下心来。

殷天正见顾寒渊随口一句话对殷素素比自己都管用,心里那个腻歪。

四人来到了宽敞的演武场上。

殷天正作为老前辈,自然不会先出手。

顾寒渊也不客气,英雄剑出鞘。

“殷前辈小心了,剑名‘英雄剑’,是把神兵。”

殷天正听顾寒渊说手中的英雄剑是神兵后也是眼神一凝。

至少鹰爪擒拿手硬接英雄剑是不可能的了。

顾寒渊在只用宗师初期境界的情况下也不敢小看了殷天正,上来就是“莫名剑法”的第二式“莫名其妙”向殷天正刺去。

殷天正吃了一惊,只觉得顾寒渊的剑路飘忽,无迹可寻。

好在殷天正到底成名多年,经验丰富,没有选择硬撼,而是依靠着身法与顾寒渊周旋起来。

两人交战后的情形让众人大吃一惊,因为殷天正被压制了。

不仅是因为英雄剑锋锐难挡,更因为顾寒渊的剑法精妙。

即使殷天正偶有反击也没能依靠内力将顾寒渊的攻势破开。

“宗师!”

殷天正在试探出顾寒渊是宗师境界后就忍不住停了手,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侥幸突破。”

顾寒渊谦虚道。

殷天正摇摇头,并不认同顾寒渊的说法。

“能突破宗师的从来就没有侥幸一说。你使的是什么剑法?好像不是武当剑法吧?”

“‘莫名剑法’,偶然所得。”

“好一个‘英雄剑’,好一个‘莫名剑法’,张老道教出了个好徒孙啊。”

殷天正就算再是不满顾寒渊骗走了自己女儿,也不得不承认他的优秀。

刚才短短几招的切磋中,他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只能靠着内力和轻功硬撑。

而且看着顾寒渊打完后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也不知道用了几分力。

殷天正拍着顾寒渊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道:

“对素素好点。”

显然他已经认可了两人之间的事。

而且武当山上的事也已经听闻殷素素说过。

相比起刚回中原时信誓旦旦会保护好殷素素,结果却险些让她偿命,在各大门派逼迫时也毫无作为的张翠山,保护了殷素素的顾寒渊显然更让他满意。

“殷前辈放心,在下会好好对待素素的。”

顾寒渊同样小声回应道。

殷天正倒没纠正他的称呼,毕竟两人之间还横着张翠山和张无忌,喊岳父的话就不合适了。

殷天正虽然对张翠山不满,但是对于张无忌还是很疼爱的。

殷素素的一双妙目一直停留在顾寒渊身上,见他突破了宗师,武功甚至还能压制她爹,只为他感到高兴。

虽然没能听到两人的交流,但看着殷天正的表情也知道是认可了两人的事,心里羞涩的同时更多的还是轻松。

这样她也更有底气了。

之后殷天正有意给两人相处的时间,总是拉着张无忌,一副爷孙情深的样子。

而到了夜里殷素素也堂而皇之地进了顾寒渊的房间。

“我打算等张翠山从冰火岛回来就跟他和离。”

“那我可得抓紧时间,否则到时候你就不是张夫人了。”

“你还是这么混蛋。”

“不喜欢吗?”

“喜欢。”

“这里真的能行吗?”

“放心,做好准备的话没问题的... .”

“疼,以后我就都是你的了。”

“喊声夫君听听。”

“夫君......”

。。。。。。

第二天殷天正看到殷素素一瘸一拐时还很奇怪,甚至责怪顾寒渊不怜香惜玉。

之后几天,两人避开张无忌,好似真的夫妻般浓情蜜意着。

顾寒渊这几天前前后后从殷素素身上刷了4800反派点。

同时给殷素素上了神念定位。

并且把简化版“九阴真经”和“阴阳诀”的“阴篇”教给了殷素素。

还有“连城诀”宝藏其中不好处理的各种珠宝,器具还有那个大金佛都交给殷素素来处理。

她有着天鹰教的渠道,处理这些财物要容易很多。

而现金现银则留在储物空间中。

殷素素虽然很吃惊顾寒渊怎么将这么大量的财物,尤其是那尊金佛带到天鹰教的,但却没有多问,只是按照他的吩咐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