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综武,开局威胁殷素素 第39章

作者:戾兽穷奇

小龙女只觉得这声音刺耳。

众人一路到了古墓,小龙女打断了和谐的气氛。

“々.师姐,对不起,你不能进古墓。”

李莫愁听到小龙女的话后柳眉倒竖,本来还没打算进古墓的,此时回忆起师傅的偏心,心里的不甘和嫉妒又回来了。

“凭什么我不能进古墓?”

“师姐,你已经被离开古墓了,又何必再回来。”

小龙女还是那副清冷的模样。

“好,我不进古墓可以,师妹你将‘玉女心经’交给我,我这就走。”

李莫愁本不想在小龙女面前服软,但是下意识看了一眼边上一脸好奇之色的顾寒渊后,又强制按耐了下来。

“师傅曾说过,不能将‘玉女心经’交给你。”

“凭什么!师傅总是那么偏心!”

李莫愁听到这里,嫉妒心发作,再也忍耐不住,就想出手抢夺。

“等一下。”

顾寒渊却在这时(李赵的)插进了两人之间。

李莫愁见顾寒渊阻拦自己,心里竟隐隐有些发疼。

“让开!”

“李仙子,在下有几件事不太明白,还请稍等片刻。”

顾寒渊并不在意李莫愁那一副仿佛被人背叛后的态度。

李莫愁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决定给顾寒渊这个面子志。

顾寒渊见状满意的对她微笑了一下。

李莫愁脸上又有些发烫了,小声嘟囔着。

“啐,一个男人笑得这么好看做什么。”

顾寒渊转过头看着被山风吹拂得衣衫将娇躯衬得玲珑浮凸的小龙女。

“龙姑娘,我们相识不过一天,但在下勉强还算明白你的性子,知道你不谙世事,所以有些话表达得不是那么清晰。所以还请你听我问一句再回答一句,可以吗?”

小龙女自无不可.

第63章:媚骨天成李莫愁(求首订,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

“龙姑娘,令师可曾亲口说过将李仙子逐出师门?”

小龙女听顾寒渊称呼自己为姑娘,却将李莫愁称之为仙子,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实话实说。

“不曾。”

李莫愁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顾寒渊眼神示意后,又老实了下来。

“那令师可曾说过为何不传‘玉女心经’给李仙子?”

“不曾。”

然而知道“玉女心经”根本就是林朝英写给王重阳的情书的顾寒渊自然明白理由。

“那龙姑娘可否将‘玉女心经’的修炼方式告知?不需要具体内容,只将大概的修炼要求说明就可以了。”

小龙女犹豫了下后还是同意了。

当小龙女将“玉女心经”的一些修炼方式说完后,顾寒渊露出笑意,向着两人解释道:

“在下已经有些眉目了。”

等两人都看向顾寒渊后,才开始解释起来。

“首先,‘玉女心经’须得二人合练,互为辅助。单独修炼是绝对没有修炼成功的可能性的。”570

见两人点头后,顾寒渊继续说道:

“两人同练的话,二位肯定认为是两名女子同练。但是‘玉女心经’第七篇中,每次行功皆和玉女剑法可以一一对应,而玉女剑法从招式名里便能看出一二,这是一种极为浪漫的剑法,同样会影响到玉女心法的修行。”

接着顾寒渊抛出了一个大瓜:

“据我所知,当年王重阳曾数次抗金,但最终失败,自困于活死人墓中。直到一袭红衣在活死人墓的入口大骂七天七夜,终使王重阳愤怒难忍,冲出了活死人墓。”

“这一袭红衣正是古墓派祖师林朝英,是王重阳的生平劲敌,常与其作对。但实际上林朝英早就对王重阳芳心暗许,只是因为心高气傲,不愿吐露真情。在活死人墓前大骂也是为了激王重阳出来的激将法。”

“之后两人化敌为友,结伴游历江湖。林朝英曾数次暗示欲待委身相事,与王重阳结为夫妇。但王重阳心高气傲,如何肯先开口表达心意"去"广:告?死,妈。两人因爱生恨,约定在终南山上比武决胜,斗了几千招,王重阳心中有愧,不出全力,始终难分胜败。林朝英十分恼火,和王重阳打赌,比赛在石头上刻几个字,如胜过王重阳,便逼迫他在出家为道士与跟她一起在古墓中长相厮守之间作一选择。但即使这样,林朝英也无法如愿以偿,王重阳选择把自己所建的古墓让给她居住,自己另在古墓不远处盖了一座全真道观,出家为道。原来林朝英化石丹涂得太多,导致指力入石太深,远胜王重阳,伤了他的自尊。”

两女均被这当年秘事惊呆了,没想到自己的祖师和全真祖师王重阳之间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恩怨情仇。

“再看‘玉女剑法’明为克制‘全真剑法’,实则可以互补。而从招式名称中也能窥得那是林朝英想要和王重阳合练才创造出来的。也就是说‘玉女心经’是一部和恋人合练的功法。如果不是恋人的话不说威力会不会受到影响,但绝对不符合‘玉女心经’的核心要义。”

“龙姑娘,李仙子,你们的师傅肯定不会是找的男子练‘玉女心经’。那么难道就不奇怪为何练了仅弱王重阳一线的林朝英所创神功会轻易被人重伤,最终伤重不治?必然是在修炼‘玉女心经’过程中已经出了岔子。也就是说修炼‘玉女心经’必须要跟恋人合练,否则后果难料。”

听到这里,李莫愁一脸怪异地看着小龙女和杨过。

“原来师妹早就已经找好了要合练的对象了啊。”

李莫愁一时间竟有些痛快,不过在看了一眼顾寒渊后,突然更想抢夺“玉女心经”了。

“我没有。”

小龙女听到李莫愁的话后竟有些委屈,她从未想过将杨过培养成自己的恋人,虽然在和杨过相处的过程中确实对他有了些好感,但那之中更多的还是基于孙婆婆遗嘱要照顾他的心思。

小龙女甚至生出了从未有过的想要与人争辩的想法。

杨过本来听到李莫愁的话后,看向小龙女时多了一分以前从未有过的心思,突然觉得小龙女竟是这般美貌,若是能成为自己的恋人的话...

杨过正心跳加速呢,突然听到小龙女斩钉截铁的否认后,瞬间心凉了大半,一脸沮丧。

小龙女注意到了杨过的情绪变化,心思也变得莫名起来。

“或许该放过儿出古墓了。”

顾寒渊也不理会两女之间的明争暗斗,就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玉女心经’练功时全身热气蒸腾,须拣空旷无人之处,全身衣服畅开而修习,使得热气立时发散,无片刻阻滞,否则转而郁积体内,小则重病,大则丧身,练到後来二人需以内力导引防护,合二人之力方能共渡险关。而古墓派的基础心法却是会令人清心寡欲的心法,否则也造不出龙姑娘这般人儿。李仙子出了古墓后必然心法不得寸进,肯定也早已将古墓的基础心法屏弃了吧?”

李莫愁确实早就改修了‘五毒秘传’。

见李莫愁点头后,顾寒渊继续说道:

“练功过程中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全身热气蒸腾,再加上又有让人清心寡欲的古墓心法,很容易就能推测出‘玉女心经’修炼过程中很可能会引动情欲,又不能让情欲影响行功。”

“李仙子早已转修,而且李仙子的身子......总之肯定是不能修炼‘玉女心经’的,恐怕你的师傅正是担心你强练‘玉女心经’导致意外,才严令龙姑娘不准传你的吧。”

李莫愁在听到顾寒渊说到她的身子时浑身一颤,原来她的体质非常特殊,只要一被男人沾了身子,浑身就会止不住得发软,正所谓媚骨天成不外如是。

《神雕》剧情中李莫愁被少年时期的杨过一把抱住,居然浑身酥软,一时间毫无抵抗之力,若不是当时小龙女没什么经验,李莫愁早就被那对师徒制住了。幸好那时杨过还小,不算个真正的男人,李莫愁很快便惊醒过来,急忙将其震开.

第64章:崩溃的李莫愁(求首订,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

具有李莫愁这般体质的还有一个女人潘金莲,根据某梅记载,潘金莲那真是被男人一沾身子,浑身上下无一不软。

不过潘金莲的性子与李莫愁却是截然不同,一个风流放荡,另一个却是端庄自重。李莫愁向来对男人不假辞色,连当初与陆展元坠入爱河后也极力保持身体距离,很大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她这种特殊的体质。

李莫愁本就因为和顾寒渊数次身体接触后担心被他发现身子的敏感,此时被他点出,简直羞愤欲绝。

好在她被顾寒渊的后半句吸引了注意力,知道师傅并不是偏心小龙女才不传“玉女心经”,而是出于担心她的缘故后,心情好了很多。

“龙姑娘,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你师傅应该都没要求‘玉女心经’不得外传吧?”

得到小龙女的肯定后,顾寒渊继续说道。

“所以‘玉女心经’的修炼是要保持在清心寡欲的状态下和情侣双修,李仙子并不符合条件,令师才特意嘱咐你不准将‘玉女心经’传给李仙子。”

小龙女听完觉得顾寒渊说得很有道理,尤其还有古墓的规矩“立誓一生一世都不得离墓,若有不知此门规的男子愿为己而死,则可破誓下山。”

想到这里小龙女不知为何下意识看了顾~寒渊一眼。

“之前我曾听杨过说过,古墓中有一墓室,古墓派人死后便要葬在其中。若我所料不差的话,古墓中应该还有李仙子的棺位,且你们师傅应该交代过龙姑娘若是有一日李仙子身死的话要将她-葬回古墓吧?”

李莫愁见小龙女点头后,只觉得眼眶一热,就要流下泪来。

正所谓落叶归根,人最怕的就是死后却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如果可以的话李莫愁绝对不会愿意客死他乡。

“你们俩都是自幼就被你们师傅带回古墓收养的,甚至连你们的名字也是你们师傅起的。莫愁,莫愁,莫要忧愁。李仙子,若是要说你师傅对你没有真情实意,我是绝对不信的。”

顾寒渊最后的话彻底将李莫愁坚硬的外壳击碎,面对古墓,跪地崩溃大哭。

“师傅!师傅啊!”

李莫愁一生中有两大意难平,一是陆展元,二是觉得师傅偏心师妹。

今天听顾寒渊从零散的信息中分析出她师傅其实从未忽略过她。

自小便是由师傅养大的李莫愁怎么可能对师傅没有感情,然而她却钻了牛角尖,连师傅死前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此时只觉得悲痛欲绝。

人生在世,最值得遗憾悲痛的便是子欲养而亲不待,此时李莫愁就是这样的心情。

洪凌波还是第一次见李莫愁露出这般脆弱的一面,想起曾经仇家追杀被李莫愁救了性命,并拜入门下。

一直认为她心狠手辣,是不会有感情和软弱的,也经常对她的行为作风不满。

而洪凌波虽然久在李莫愁的熏陶下下手有时也不免狠了些,但实则本性不坏,更是富有同情心和爱心。

此时见李莫愁哭得伤心,忍不住跪在她身边为其轻抚其背,免得李莫愁哭背过气去。

小龙女更是心怀不忍,侧过了头。

虽然李莫愁经常与其争斗,但一直以师姐相称便能看出她对李莫愁还是有感情的。

甚至年幼时除了孙婆婆外,照顾她最多的便是李莫愁。

此时师徒三人之间的真相被揭开,好似又回到了当年三人在古墓里生活的时光。

杨过见顾寒渊三言两语间便将以凶狠闻名的李莫愁说得大哭。

虽然有时也会因为顾寒渊和小龙女亲近而有些不爽,但此时却是只有崇拜了。

顾寒渊没有在此时出言安慰,因为这是李莫愁需要的发泄,如果被中途打断,反而更加伤神伤心。

“师妹!让我回古墓吧。掌门我不抢了,‘玉女心经’也不要了,让我再看看师傅吧。”

李莫愁带着哭腔哀求着小龙女。

可能会有人觉得以李莫愁的性格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但是和“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一个道理,没有亲身经历又哪来的资格去评论他人呢。

毕竟李莫愁也曾单纯善良过,只是在最美好的年纪所托非人罢了。

··· ·求鲜花0 ···

小龙女听完顾寒渊的话后,自然不会反对李莫愁要回古墓的请求。

她犹豫了下后还是没有让顾寒渊进入古墓,带着李莫愁和洪凌波进了古墓。

而杨过则留在古墓外陪着顾寒渊聊天。

此时,暗处传来了一声幽幽轻叹,即使是顾寒渊也没能发觉。

“顾大哥,你再跟我聊聊江湖上的事吧。”

杨过可不是一个沉闷的性子,小龙女她们将沉闷的气氛带进古墓后,就谈性大发跟顾寒渊聊了起来。

“杨兄弟,我听你曾说过,郭大侠和你父亲是结义兄弟。但是又不肯告诉你关于你父亲的真实身份对吧?”

..... ....... 0

顾寒渊开始忽悠杨过出古墓了。

“嗯,郭伯伯一直不肯告诉我父亲到底是谁。”

杨过眼神有些低沉,虽然他很尊敬郭靖,但是对于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郭大侠是人人敬仰的大侠,甚至成名近二十年,镇守襄阳多年,可以说是自岳飞之后宋国最重要的中流砥柱。”

这话自然是纯属吹捧了,郭靖现在其实根本没有官职,只是在协助镇守襄阳罢了。

“原来郭伯伯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