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综武,开局威胁殷素素 第300章

作者:戾兽穷奇

心头满满的荒谬感。

她嘲弄地说道:

“据小妹所知,那顾寒渊还不及弱冠吧?师姐的胃口可不是一般得好呢。”

虽然巫行云单方面地表达了不打算再争斗的意思。

但两人争斗了那么多年。

李秋水又岂会那么轻易便放下仇怨。

武力不是对手。

不代表不能从言语中占便宜。

巫行云仅仅是撇了一眼李秋水。

淡然地说道:

“师尊他确实很年轻。”

李秋水的语气越发嘲弄。

阴阳怪气地说道:

“那师姐还好意思喜欢上31他?该不会是被他的样貌给骗了吧?江湖上盛传顾寒渊俊朗非凡,好似谪仙下凡,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呢。”

巫行云轻嗤一声。

语气中带着一股自豪感。

“师妹还是那么肤浅。师尊的魅力岂是仅仅因为外貌。师尊的才情、武功、气度都是天下无双的。”

她的眼神飘忽,嘴角带笑。

李秋水看着她那副想念心上人的模样。

只觉得分外刺眼。

语气不自觉地冷了下来。

“师姐,你就那么喜欢他吗?无崖子就这么被你给忘记了?”

巫行云闻言只是淡淡地说道:

“我忘了无崖子难道不好吗?我们争了那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无崖子吗?师妹你已经赢了。”

李秋水听着巫行云认输的话。

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低垂着眼眸呢喃道:

“我不甘心......”

巫行云目露疑惑之色。

本还以为李秋水会欣喜若狂。

现在这副模样和她想象中相去甚远。

“师妹什么意思?”

李秋水好似突然爆发般。

不自觉地流下泪来。

歇斯底里地大喊道:

“凭什么师姐就能走出来了,独留下我一个人被困在过去!”

巫行云看着李秋水哭得泣不成声的样子。

轻叹了声。

放下手中的天琊神剑。

上前拥住了李秋水。

轻抚着她头顶的发丝。

安慰道:

“师妹别哭了。”

巫行云这般亲密的动作令李秋水顿时愣住。

泪水也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怔怔地问道:

“师姐难道就不担心我突然出手偷袭吗?”

巫行云并未回答李秋水的问题。

对自己的安危浑不放在心上。

语气飘忽地问道:

“师妹可还记得当年我们在逍遥子师傅那学艺的日子?”

巫行云突如其来的亲近和安慰令李秋水有些不知所措。

不自觉地老实答道:

“记得。”

巫行云柔声道:

“师妹刚入门时还不到十岁,小师妹也还在襁褓之中。那时候的师妹总是怯生生的,害怕见着生人。”

李秋水神色有些难看。

毕竟对她而言那都是黑历史。

“师姐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巫行云自顾自地说道:

“逍遥子师傅毕竟是男子,照顾你们有很多不方便。那时一直是我在带着你们。”

她的眼中好像真的看到了幼时的李秋水。

嘴角不自觉地带上了笑意。

“那时师妹扎着个羊角辫,粉雕玉琢的。总是喜欢拽着我的衣角。又爱哭,又喜欢撒娇。

记得有一次师妹走丢了。找到的时候,师妹哭得像个泪人。连着几天都要哄着师妹入睡。

还有......”

李秋水听着巫行云一点一滴地述说着过去的日子。

那时的两人还未长大。

也还未喜欢上无崖子。

说一声情同姐妹也毫不为过。

李秋水的眼神不自觉地柔和了下来。

轻声呢喃着:

“那时的师姐对小妹真的很好。可惜后来我们反目成仇了。”

巫行云有些痛惜道:

“是啊。因为无崖子,我们决裂了。”

越是回忆。

她便越是为两人感到不值。

“师妹害得我走火入魔,从此再也长不高。我也害得师妹失去了最自豪的美貌。”

李秋水一把推开了巫行云。

故作愤恨地说道:

“既然师姐还记得是你毁了我最自豪的美貌,现在仅凭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就想揭过,想都别想!”

巫行云一眼便看出了李秋水的言不由衷。

只是轻笑道:

“师妹若是想要报复,师姐我都接着。”

李秋水见状。

也失了作戏的念头。

语气莫名地问道:

“师姐你真的放下了?”

巫行云坦率地说道:

“放下了。”

李秋水明知故问道:

“师姐现在的变化如此之大,是因为顾寒渊吧?”

“若不是师尊的话,我肯定还被困在过去,永远也走不出来。”

巫行云的眼中闪烁着柔光。

李秋水的语气越发莫名。

“你就那么喜欢他?这么坦率的师姐还真是让人不习惯。”

巫行云闻言轻笑道:

“逍遥子807师傅云游天下,无崖子师弟不知所踪,小师妹也有数十年未见。你我的仇怨虽深,但师妹却也是我现在唯一亲近的人了。”

李秋水对巫行云这种亲近的说法极为不适。

“那顾寒渊呢?”

“我不敢去见他。”

“为什么?”

“我欺骗了他。”

李秋水的好奇心顿时涌了上来。

追问道:

“师姐欺骗了他?怎么回事?”

巫行云迟疑了片刻。

解释道:

“我是在返老还童的时候遇上的师尊,他并不知道我是天山童姥。”

李秋水眼神闪烁。

“原来如此。师姐和我说说你和顾寒渊的事吧。我对他也很好奇。”

巫行云撇了眼李秋水那暴露出来的白皙浑圆。

想着顾寒渊的性子。

神色微妙地笑道:

“对师尊好奇可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既然师妹想知道,那我就和师妹说说。”

“我们初见时,我正被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掳走,险些丧命。是师尊好似仙人下凡般从他们手中救出了我。让我拜了师。后来......”

李秋水听着巫行云那深情款款的诉说。

突然玩味地笑道:

“师姐把他说得这么好,难道就不担心我把他抢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