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综武,开局威胁殷素素 第26章

作者:戾兽穷奇

木婉清同样感慨着,记得两人上次见面,她还因为明窥事件,恼恨着顾寒渊,没想到现在想得最多的也是他。

其实时间并没有多久,才刚过去几天罢了,但因为发生了太多的事,难免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明明在见到顾寒渊之前,木婉清还一心想着嫁给摘了自己面纱的段誉。

然而先是被占了便宜,后面更是被看了个精光。

接着身世曝光,跟段誉再也没了可能。

在悬崖边上虽然很伤心,但又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再被顾寒渊安慰过后,她已经确定自己心里有了对方的影子。

不是因为摘下面纱就嫁人这样可笑的事,而是被他硬生生地强势闯了进来。

跟段誉一起被关在密室里时,如果她喜欢段誉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有绝望的想法的。

当时木婉清心里就下定了决心,要是段延庆他们真的逼她跟段誉发生什么的话就自尽。

不为别的,就是不想顾寒渊最后看不起她。

结果又是顾寒渊从天而降救了她。

即使当时他甩锅给了黑玫瑰,但心里到底有多感动只有木婉清自己才明白。

只是因为顾寒渊一句“弹性不错,保持锻炼”的话,这几天就没懈怠过练武,而且更注重了腰肢的锻炼。

甚至还让段正淳误会她习武勤奋呢。

虽然早就知道顾寒渊和钟灵是情侣,却不由自主将其忽视,但是当真见到两人上门的时候,心里却充满了失落。

只觉得自己永远比别人慢一步,永远都会阴差阳错,好似被整个世界所戏弄一般。

钟灵看到木婉清一副陷入回忆,失落出神的样子倒也猜了个七八分。

一边在心里暗骂“顾哥哥真是个大坏蛋。”,一边忍不住开口问道:

“木姐姐,你喜欢无天哥哥对吗?”

木婉清哪知道钟灵会突然问这么犀利的话,惊得手足无措,最后只能红着脸反驳:

“哪有?我怎么可能喜欢上那家伙?”

钟灵的直球攻势也是跟顾寒渊学的。

听到木婉清的话后直翻白眼。

“木姐姐,你好歹脸不要那么红再说这样的话还有那么点说服力。”

木婉清听到后下意识双手掩住了脸。

果然热得烫人。

沉默片刻后,她眼眸低垂。

“灵儿,我是不是很无耻?明知道你们是两情相悦的情侣,还喜欢上了他。”

“不会哦。”

钟灵摇了摇头。

“无天哥哥是个坏人,但是坏得让人忍不住会去注视他,会让人想剥下他冷漠的面具,会好奇是不是也有着他特有的温柔。”

钟灵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眸熠熠生辉,因为这也是她的真实写照。

木婉清看着钟灵的表情,听着她的话语,只觉得无比认同,也更加无比羡慕。

以前的钟灵天真可爱,实则胆子并不大。但是现在的她阳光豁达。

好似一只无所畏惧向阳奔跑的林中精灵。

木婉清突然竟有了些自卑,觉得顾寒渊会喜欢上钟灵是理所当然的。

而她却任性偏激,只会给人添麻烦。

钟灵看着木婉清的表情哪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木姐姐,无天哥哥对灵儿说过你哦。”

“肯定没说什么好话吧?”

木婉清表情苦涩,毕竟是对着自己的女人谈另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有好话。

“无天哥哥刚见面时就说过木姐姐水木清华,婉兮清扬。那时候灵儿还自卑过样貌比不上木姐姐呢。后来还说过木姐姐虽然看似冷傲任性,实则外刚内柔,天真烂漫,单纯善良,聪慧灵巧。”

钟灵想起前几天在房里问顾寒渊时,还取笑他提起木婉清时反应大。

虽然给予了很中肯的评价。

然后钟灵却被狠狠教训了。

因为想起了教训过程,所以钟灵的脸现在有点红。

木婉清听到钟灵的话后很惊喜,还带着点不可思议。

“无天他真的这么说?我哪有那么好。”

“嗯,所以灵儿知道无天哥哥肯定是对木姐姐有想法的。”

“可是为什么灵儿你要告诉我这些?难道不怕我跟你抢无天吗?”

木婉清既羞涩又疑惑。

“因为无天哥哥是个坏人,很坏的那种。灵儿阻止不了他,也独占不了他。但更不希望木姐姐将来后悔。想要获得无天哥哥的认可是很难的,比木姐姐你想象中还要难。如果得不到认可的话还不如不要喜欢上他。”.

第42章:王妃,你也不想段正淳知道段誉不是亲生的吧?(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

钟灵觉得顾寒渊的感情其实很吝啬,要么获得认可,被他疼爱,要么只会沦为玩物。

这是她这几天近距离观察后得出的结论。

甘宝宝最近卖力到让钟灵看着都觉得羞耻,平日里生活上更是千依百顺,照顾得无微不至。

对比以前钟万仇,只觉得人和人的差距有时候真的比人和狗还大。

可依然没能让顾寒渊摘下面具。

这样的差别对待甚至让钟灵内心有些惶恐,自己真的值得他信任吗?

所以今晚来劝说木婉清除了希望木婉清少走些弯路外,更多的还是希望有人能帮她分担一些压力。

木婉清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能听出钟灵是在为她着想,心中感动的同时反而更好奇了。

两人的交谈越发深入。

此时的顾寒渊并不知道木婉清房里两人正谈着什么。

也不知道钟灵心里的压力。

他正在寂静无声的夜里里潜行着。

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和轻功,小小镇南王府真的是叫如入无人之境。

一路避开巡夜的侍卫,来到后院。

后院都是一些不会武功的丫鬟侍女,更是没有一点察觉。

因为此前向段誉旁敲侧击过,所以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刀白凤的房间。

刀白凤和段正淳两人虽然分居多年,后来更是搬去了玉虚观,但王府依然留有刀白凤的房间,并且就在段正淳隔壁。

如果段正淳没换房间的话其实是很容易察觉到动静的。

因为顾寒渊耳聪目明,所以刚到刀白凤房门外就听到了令他满脸古怪的声音。

顾寒渊轻轻推开房门,房里的人显然因为过于忙碌所以毫无发觉。

不过他倒没有看不起刀白凤的意思,毕竟算上段誉的年龄,也快有二十年了,又常年和段正淳闹别扭搬到了玉虚观。

结果好不容易搬回来几天,又尽是闹心的事情。

先是段正淳的几个情人大闹镇南王府,段誉还险些跟木婉清成婚。

接着万劫谷竟又碰到了她最不愿意见到的段延庆。

然后就是甘宝宝的遭遇,让她既快意,又寂寞。

快意于比当初她找上段延庆报复段正淳更解恨。

又寂寞于甘宝宝现身后一脸幸福满足的样子。

还恼恨段正淳即使这样还对甘宝宝余情未了,试图挽回却不知回头看看她的薄情。

此外就是当时听钟万仇形容时难免有所联想。

偏偏今天白天的时候又和男主角见了面,心思就有些乱了,最后只能装作对钟灵存在不满的样子少说话。

好在段正淳也没有怀疑。

到了晚上想排解一下寂寞也是可以理解的。

等顾寒渊看完一场大戏后才出声道:

“王妃倒是好兴致。”

突然出现的声音可把刀白凤吓了个够呛。

顾寒渊看着掉落在地的工具,好奇地问了句:

“王妃能告诉本座这玩意是什么材质的?通体洁白,质感光滑,象牙?还是犀角?”

只能说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在那个年代就有这种东西了,做得还挺形象。

刀白凤勉强用棉被遮盖好后,看到顾寒渊的视线,再加上刚才的话,显然是呆了不短的时间。一时间简直羞愤欲绝。

“无天!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不怕我喊人吗?”

声色俱厉的样子依然掩盖不了刀白凤的惊惧。

“本座倒真挺好奇,此时这情形,到底是本座怕被人看到还是王妃怕被人看到?”

顾寒渊有恃无恐。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如果没事的话就请出去!”

刀白凤果然心虚,不再说什么喊人的话了。

“本来确实是有正事要跟王妃谈的,只是没想到却先让本座看了场大戏。应该算是赚了?”

顾寒渊摇了摇头,微妙地笑道。

“正事?”

刀白凤才不信顾寒渊所说的话,正事非要深夜跑到她房里来谈?当她是三岁小孩吗?

“本座偶然听到一句似诗非诗,似谒非谒的话,‘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叫花邋遢,观音长发。’”

顾寒渊的声音似有些悠远,又似有些诡异。

刀白凤听到他的话后脸色大变,本来还算红润的面色瞬间苍白。

“然后本座一时好奇就调查了一下,却发现了一个大秘密。没想到段正淳一生风流,到头来却为仇人养了儿子。”

顾寒渊倒没吊着刀白凤,直接把底牌翻开。

刀白凤此时已经有些神情恍惚,也无力抓紧棉被了。

顾寒渊也有些惊叹,连夜里都好似泛着白光,不愧白玉观音之名。

“本座虽然不在乎段正淳的感受,但是这事曝光后对王妃和段誉小兄弟伤害都很大。本座也不是什么大恶人,只要王妃答应本座的条件,自然可以为之隐瞒。”

刀白凤虽然直觉顾寒渊没安好心,但是人在溺水的时候不会在乎抓到的是不是稻草。

“你有什么条件?”

顾寒渊看了一眼地上的工具,玩味一笑。

“本座只是希望王妃能说说看这玩意是否比本座的更好用。”

刀白凤听完后本来有些缓和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

“这就是你的目的?”

“这是合作共赢不是吗?没有温度的东西又有何意趣?”

顾寒渊面具上露出的双眼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