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综武,开局威胁殷素素 第250章

作者:戾兽穷奇

一时间天人交战着。

一方面是爱子心切。

一方面是为了丈夫守着清白。

令她难以抉择三.

第264章:黄蓉:莫非他只是将闵柔当做我的替代品(求自订,求鲜花,求评价)

第四更

沉默的气氛在蔓延着。

桌上的烛火不停地燃烧着。

光影闪动间将闵柔纠结的心情印在了影子里。

顾寒渊悠然地坐回原位。

怡然自得地饮起了茶水。

杯口转动间。

隐隐能看到他嘴角微妙的笑容。

顾寒渊一点也不着急。

他知道闵柔一定会做出他想要的选择。

果不其然。

闵柔纠结许久过后。

回想起白天石清那铁石心肠的样子。

石清素来刚直。

既然说了不会管石中玉。

就绝对不会再管他死活。

那冷硬的态度刺得爱子心切的闵柔无比心痛。

时间流逝。

闵柔心中的天平渐渐偏向了母爱。

低垂着螓首。

神色落寞地问道:

“你真的可以放过玉儿?”

顾寒渊满意一笑。

 “七八零” 将杯中茶水饮尽。

温声笑道:

“只要闵师叔赎了罪,过几天顾某就找机会偷偷放了石中玉。”

闵柔低垂着双眸。

泪水滑落。

滴在地上荡起一片泪花。

神情悲伤地自语道:

“师哥,我对不起你。”

顾寒渊伸手勾起闵柔精致的下巴。

让自己的身影进入闵柔瞳孔中的倒影。

轻声调笑道:

“怎么能说对不起呢?闵师叔也是为了救石师叔的儿子。”

闵柔只觉得顾寒渊那俊朗的相貌在这一刻。

看上去分外可恶。

原本的好感顷刻间化为乌有。

如花似玉的脸蛋上满是愤恨之色。

恨声道:

“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

顾寒渊嘲弄道:

“夫人只要不在意石中玉的性命,顾某绝不勉强。”

闵柔闻言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泪水再也止不住。

无声地滑落着。

然而顾寒渊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在她耳边幽幽道:

“闵师叔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来替石中玉赎罪的?难道还要顾某来伺候闵师叔不成?”

说罢便施施然地躺了回去。

闵柔羞怒地睁开美眸。

恨恨地瞪着顾寒渊。

已经说服自己牺牲清白救下石中玉的闵柔。

底线早已被摧毁。

现在再抗拒又有何用?

果然她没犹豫多久。

就乖乖地上前。

顾寒渊见状满意地露出了微笑。

。。。。。。

夜色渐深。

却有人夜不能寐。

正是连续被顾寒渊玩弄着心灵的黄蓉。

辗转反侧了许久。

脑海中先是闪过着和顾寒渊相处的一幕幕。

时而令人羞赧。

时而令人着恼。

又汇成了黄蓉嘴角上一抹甜蜜的微笑。

然而最后的一幕却将她的脸色化作苍白。

拒绝他的是自己。

为之心痛的还是自己。

画面很快便转到今天白天。

顾寒渊和花万紫相谈甚欢。

好似正要深情拥吻的画面。

那一幕彻底地刺痛了黄蓉的内心。

无论如何也难以将之从脑海中驱散。

越想越觉得心情烦闷。

再也躺不下去。

羞恼地坐起。

失神片刻后决定出去走走。

也许能平复下自己复杂的心绪。

夜里月光明亮

星光闪耀。

黄蓉踱步间。

猛然发觉自己竟下意识地走向顾寒渊的客房方向。

有心转身离去。

双脚却又好似被钉在了地上

动弹不得。

轻叹一声。

决定顺其自然走过去看看。

只要不去打扰他就好。

黄蓉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向顾寒渊的客房。

前面不管有多纠结。

在临近顾寒渊房门的那一刻都化作了乌有。

因为她已经听到了房内的动静。

羞愤的心情顿时涌上心头。

心中自嘲道:

“原来他又有人作陪了,自己这又算什么呢?”

黄蓉正要失落地离去。

神情却是一怔。

她听出了女子的声音正是白天见过的闵柔。

黄蓉眼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之色。

闵柔可是有夫之妇啊!

他怎么能?

黄蓉又想到自己好像也是有夫之妇吧?

哦,那没事了。

这几天因为顾寒渊心乱如麻。

险些都快忘了自己是有夫之妇的事实。

出于对顾寒渊的信任。

黄蓉根本没想过闵柔是被威胁的。

反而以为闵柔的经历和自己一样。

是被顾寒渊所打动的。

只是她勇敢地选择了放下石清。

黄蓉心中甚至还涌起了一丝佩服。

顾寒渊一声模糊不清却隐隐带着深情的“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