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综武,开局威胁殷素素 第164章

作者:戾兽穷奇

巫行云见他回来后也不搭理。

转身躺下。

留了个娇小的背影给他。

原来巫行云半夜惊醒后。

虽然疑惑顾寒渊的离去。

但以她对其武功的了解。

也没什么担忧的情绪。

因此就打算继续睡。

然而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睡不着。

好像少了些什么一样。

翻来覆去半天后。

无奈坐起。

看着房门怔怔出神。

难得的独处时光。

让她的心思难免就多了起来。

她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思变化。

隐隐有想要离去的想法。

但又实在下不定决心。

直到看见顾寒渊回来后松了口气。

至少在他身边的时候不需要考虑了。

巫行云可不认为顾寒渊会放她走。

顾寒渊对巫行云发现自己半夜离去也不在意。

见她没有询问的意思。

熟练地抱上了她的腰肢。

巫行云也不反抗。

反倒多了些安心的情绪。

然而没多久。

她鼻翼一动。

神情顿时就恼了。

一脚踹在顾寒渊的身上。

自己却缩进了被子里。

这一脚也把顾寒渊踹懵了。

这老姑娘是怎么了?

疑惑地问道:

“云儿这是怎么了?”

“还敢问我怎么了?带着一身其他女人的气味就想抱我?把我当什么了?”

巫行云略带委屈的闷声从被子中传出。

顾寒渊好笑地看着像是吃醋的家猫一样的巫行云。

她难道就没发现。

这话听起来那么像等候着丈夫深夜归家。

妻子却从丈夫身上偷腥的味道时说的话。

满心委屈的巫行云还真没反应过来。

她只觉得心里特别不爽。

自己辛苦等了大半宿。

结果顾寒渊却是跑去和女人私会。

然而她没能等来顾寒渊的道歉。

反而是听到了开关门的声音。

巫行云心头一闷。

难受得有些伤心。

“也许他是生气了吧。自己也只是他的徒弟罢了,凭什么管他的私生活。”

这种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扎根在心里。

小小的身子。

大大的委屈。

巫行云蜷缩地越发娇小了。

过了许久。

房门再次被打开。

巫行云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顾寒渊抱在了怀里。

没了其他女人的味道。

那股令人安心的气息顿时又回来了。

“云儿,抱歉。”

巫行云听着顾寒渊带着歉意的声音。

从被子里钻出。

看着顾寒渊的俊脸上满是歉疚的神色。

心头涌上莫名的情绪。

将羞红了俏脸的小脑袋埋进了他的怀里。

她知道顾寒渊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

半夜出去沐浴了。

巫行云强忍欣喜的情绪。

闷声道:

“以后不许在抱完别的女人后抱我。”

顾寒渊温声应下。

“好。”

巫行云的嘴角勾起。

又提了要求。

“以后抱我的时候不许想别的女人。”

“没问题。”

顾寒渊轻笑一声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巫行云开始得寸进尺。

“以后不许半夜丢下我跑去私会别的女人。

“这个我尽量。”

巫行云抬头看着神色为难的顾寒渊。

撅着小嘴“哼”了一声。

她神色变幻了会儿。

又将头埋在顾寒渊怀里道:

“沐浴后再回来的话就原谅你。”

“记得了。”

顾寒渊说着便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巫行云挪动了下。

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后安然睡下。

··· ·求鲜花0 ···

睡着前。

心中闪过一丝念头。

“现在的话,只要这样就好。”

顾寒渊眼神幽幽地看着神色平静秒睡的巫行云。

知道她撑不了多久了。

可是自己融合新的功法还没着落。

顾寒渊顿感头疼。

看来得变更计划了。

之后的几天一直相安无事。

段延庆疑惑叶二娘的突然离去。

可惜现在没功夫去找。

血刀老祖倒是老实了很多。

血刀门弟子大部分被其遣回了血刀门。

仅带着狄云隐踪匿迹地做些事前准备。

巫行云已经将“风神腿”和“排云掌”尽数学会。

只要融会贯通自然就能领悟到三分归元气。

她明显变得粘人了许多。

....... . 0

闲时总会伸出双手一副求抱抱的模样。

巫行云经过这段时间“阴阳诀”的修炼。

其实已经不需要顾寒渊在午时帮她治疗了。

她自己就能给自己治疗。

然而却好似完全没发觉般依然准时让顾寒渊帮忙。

治疗时羞红着俏脸。

安静地让顾寒渊为她治疗。

顾寒渊见状也当作不知。

仍然认认真真地给她治疗着。

夜里巫行云更是早早就暖好了被窝。

等着顾寒渊抱上来。

也不在意每天早上散乱的衣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