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窟求生:我能看到提示 第70章

作者:年少成名

数量越来越多,像是黑压压的蚊子。

飞向四面八方。

整座符文基地开始轻轻颤抖。

灰烬所到之处,地面、天花板、墙壁,都在变大、变高!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

小狐稍显淡定,上次经历过一回。

小风东张西望,不知所措。

【系统提醒:符文基地升级完毕】

【系统提醒:完美的符文基地{升级}稀有的符文基地】

符文基地颤动逐渐减轻。

恢复平稳。

“这就是升级后的基地吗?”

魏胜环顾四周。

此时的符文基地,与之前判若两样。

内部金碧辉煌,犹如大殿。

现在他是在升级前符文基地的二楼大厅,仅仅是大厅面积,已经是原先的两倍。

整层楼不再是四方形,似乎变成圆形。

魏胜来到后方,发现多出一个房间。

并且卧室十分宽敞。

有玻璃窗,卧室光线比以前更充足。

魏胜再到楼梯口位置。

向下看去,不再只是二层楼,而是整整五层!

“面积扩大不少,还多出三层楼!”

魏胜又惊又喜。

下到第四层楼查看。

有卧室、厨房、大厅。

面积比上一层大。

再到三层楼。

布局稍有不同。

整个大厅像是训练场,有靶子、沙袋之类。

楼层面积继续增加。

再下去一层。

第二层空空如也,面积又扩大一些。

最后是一层楼,面积增加最多,大概是原先的三倍。

此前建造的建筑,全部还在。

原先一楼有些乱,经过升级,反而变得有些空旷!

“到外面瞧瞧。”

魏胜推开大铁门,走出符文基地。

呼!

人飞到空中。

整个地窟足够大,也足够高。

饶是如此,升级后的符文基地,占据地窟一大半。

基地的最高点,已经快触碰到地窟顶部!

高度……

三十米!

“这……”

魏胜悬浮在空中,惊讶道:“从古堡风格,蜕变成高塔风格了吗?”

整个符文基地风格大变。

从外面来看,能清晰看出基地分为五节,从下至上,逐渐缩小。

如同一座古朴的石塔!

外面的墙壁上,刻画出许多图案,龙飞凤舞,古香古色。

整体颜色并不单调。

金色调为主,暗色调为辅。

远远看去,庄严恢弘。

魏胜围绕符文基地飞行,越看越满意。

回到基地内部。

又发现一些不同的细节。

每一层楼有灯,中午修建的食物仓库也有改动,墙壁上有精美壁画,卫生可一键清扫,物品可一键整理摆放……

这一切,都让魏胜认为花大批资源升级值了!

下午。

魏胜从柔软的大床醒来。

午休结束。

继续今日挖掘!

本日剩余挖掘次数:4。

魏胜走出符文基地。

偌大的符文基地化作上千道光束。

汇聚成一团。

最后变成魏胜手中的金属球。

无论多少次,他总要惊讶于符文基地的神奇。

那么大一个建筑,最后变成拇指头大小,也不知如何办到。

他感慨结束,逐一查看五个方向的提示。

【继续向左边挖掘,空空如也。】

【上面的地窟内,有不错的资源等待采集。】

【下面的地窟内,几只沙地巨魔正在开无遮拦大会,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下去参与,母沙地巨魔喜欢折磨小生物。】

【往前挖掘,你会找到一个银宝箱,小心上方的观察者眼魔,不要跟它对视,否则你会精神崩溃,感染疯症,拿到银宝箱就离开吧。】

【往后挖掘,有一只铁宝箱,不要被宝箱怪蒙骗。】

向前,或者向后?

魏胜沉吟片刻,打开图鉴,搜索观察者眼魔。

先弄清楚,再做决定。

搜索结果显现。

……

【观察者眼魔:从泥土中长出来的魔眼,浑身绿油油,有四条触手和一张大嘴,能弹射出倏长的舌头,身上全是眼珠子,不管从哪个方向看它,总会与它对视,除非有墨镜,否则最好不要去看它。】

【能力:疯症视线】

【弱点:无法移动】

【危险系数:48】

……

能力查看。

【疯症视线:对视时,将会使目标陷入精神癫狂,彻底丧失意4.9识。精神免疫越强,可坚持越久。】

……

观察者眼魔的图像有点恶心。

绝对是密集恐惧症患者的噩梦!

全身没有一处不是眼珠子。

“危险是挺危险,但只要不去看它,完全没事。”

“既然它是挂在上方,只要低头看路,问题不大。”

魏胜决定小小冒险一回,去挖银宝箱。

大不了等下闭着眼睛,不给观察者眼魔一点机会。

观察者眼魔的触手和舌头不算特别长,以现在挖掘的地窟高度,大概率碰不到他。

且触手和舌头攻击能力弱,对他杀伤力低,他又不是小萝莉。

不过,在挖掘之前,需要先交代一下两只小家伙。

小狐应该会听从。

至于小风,这家伙好奇心重,别到时候傻乎乎抬头去看,平添麻烦!.

第78章

“记住我刚才的话了吗?”

通往下个地窟前,魏胜再一次郑重交代。

“嘤嘤嘤!”

小狐摇晃着柔软的尾巴,乖巧点头。

主人说什么都听!

小风似懂非懂点头,实则眼珠子转动。

“小风,你要是敢不听话,今晚我和小狐就把你扒了吃。”

魏胜恶狠狠道。

“嘿嘿……”

小狐回过头盯着小风,怪笑一声。

小风浑身一寒,连忙伸出前肢捂住眼睛。

啪嗒!

失去前肢的支撑,它往前摔倒。

“进去后跟着我走,别看上面。”

“走了。”

魏胜拍拍它们脑袋,率先踏入黑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