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窟求生:我能看到提示 第365章

作者:年少成名

居然如此快到来。

“难道他在 雪城不远的地方吗?”

魏胜意识向四周扫去。

嗖!

一幕幕场景浮现在脑海中。

魏胜往城门方向扫去,找寻甘道夫的身影。

忽然,他意识定格在一位老头身上。

星光精灵!

再看相貌……

似乎就是甘道夫。

同一时刻,甘道夫微微抬起头,并露出笑意。

仿佛隔着时空看到魏胜!

“这……发现我了?”

魏胜感到不可思议。

即便是他,也远远无法办到。

如果有人暗中偷看,魏胜可以隐隐感知到目光,若是用意识……

尤其是靠地下城的权限,他即便被盯着一整天,也毫无察觉。

魏胜没有多看,立即收回意识。

“去准备好酒好菜,待会儿要招待客人。”

“用最好的食材,雪鱼也给我去准备一些!”

魏胜早料到甘道夫会寻来,也不需要专门去找甘道夫,在城主府等候即可。

目前来看,甘道夫并无恶意。

即便有恶意,魏胜也对彼此实力的差距心知肚明,根本无处可逃。

“城主,您是说……”

管家怔住。

前面才说甘道夫到来,城主马上吩咐招待客人,岂不是表示甘道夫要来做客么。

“不出意外,甘道夫大师会来找我。”

魏胜笃定道。

“真的?”

管家半信半疑道:“我马上去吩咐!”

甘道夫主动上门找城主?

听上去有点难以置信。

甘道夫可是传奇人物,不应该是城主府专门去请人家么。

可看情况,城主根本没有其他动作。

难不成城主和甘道夫是老朋友?

管家带着种种疑问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

街道上,越来越多城民来到街道上,只为了看甘道夫一眼。

甘道夫抵达雪城的消息,跟长了翅膀一般,已经传遍雪城上下。

连中城,也有部分城民收到消息!

这比百尺、风暴巨人等来攻城时,消息传递更快。

可见甘道夫的影响力之深。

“真是甘道夫大师吗?”

“我看过甘道夫大师的画像,就是他了!”

“居然真是甘道夫大师,有生之年看到他,无憾了。”

“我小时候买过甘道夫的雕塑,没想到能见到真身!”

“……”

大多数只敢围观,不敢上前。

谁都怕亵渎了甘道夫。

“甘道夫大师!”

几位地窟洞人叫住了甘道夫。

其中就有艾西。

“我父亲是司岚,不知大师可还记得他?”

开口者正是艾西的父亲。

“司岚?当然记得,他可还在雪城?”

甘道夫目光扫过,并未见到故人。

那位故人确实家住雪城。

两人相遇时,对方还非常年轻。

“唉,我父亲在很早前,一场战斗中逝世,他在离开前,还曾讲述过曾与您并肩作战的场景,即便那时候已经过去几十年,仍旧被我父亲当成莫大的荣耀!”

艾西父亲讲述时,不由挺胸抬头,仿佛司岚的荣耀转移到他身上。

“你父亲是个出色的符咒士。”

甘道夫没有缅怀,也没有给予太多评价。

但被甘道夫称之为出色,立即让对面一众人打了鸡血一般。

“甘道夫大师来雪城可有地方留宿?如果不介意,可到我府上……”

艾西父亲发出邀请。

这可是个好机会。

城内不知多少势力想要借机与甘道夫搭上关系,只是都在观望. 0

他手里握有父亲那一层关系,才敢先出头。

“暂时不用。”

甘道夫笑了笑,道:“我是来找你们城主,如果他没有给我安排住处,到时再去你家。”

方才魏胜窥视甘道夫时,甘道夫已经闻到熟悉的味道,自然而然知晓开启秘塔的家伙乃雪城之主。

“来找城主?”

围观群众全部惊了。

能够让传奇找上门,甘道夫和城主是何种关系?

寻仇?

看起来并不像!

有些消息灵通的家伙,已经从卫兵那边打探到情报,甘道夫是来寻找一位陌生的朋友。

这位陌生朋友,莫非就是魏胜?

一个个暗暗吃惊。

“那……我们给您带路。”

艾西父亲十分殷勤。

“好。”

甘道夫并无拒绝。

大批城民、商旅一路跟随。

这期间却不见魏胜出现。

他们不禁嘀咕,要换个城主,怕是早来迎接了,这位新城主居然毫无动静!

要说消息没有传递到城主府,显然不可能。

外面动静不小,就算是瞎子,也该知道了。

“也许城主还没准备好……”

大家一路上都带着疑问。

结果抵达了城主府,还是没见到魏胜现身!

“甘道夫大师,我们城4.0主已经在城主府设宴……”

管家在门口张望,一见到甘道夫,马上屁颠屁颠上前。

比对待魏胜还要尊敬。

管家万万没想到,甘道夫真是自己上门,太意外了。

“哦?”

甘道夫望了眼城主府,并不在意,微笑点头道:“带路。”

“是是,大师请跟我来!”

管家有些急促。

甘道夫师徒进入城主府。

一路跟随而来的生灵,全部呆呆站在城主府之外。

到这时候,大家只有一个想法——

魏胜居然只让管家出来迎接,牛逼!

换作是他们,甘道夫一进城,巴不得到城门口迎接。

该说魏胜托大,还是因为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大家一下更好奇这位新城主的来历。.

第368章

管家在前面带路。

甘道夫师徒在后面悠哉漫步。

忽然,全部停住脚步。

庭院中,伫立着一道身影。

“城主魏胜?”

甘道夫开口。

“是我。”

魏胜淡淡一笑:“甘道夫大师,久仰大名,酒菜已经备好,请。”

“好。”

两人如同认识许久的好朋友,一切显得自然坦荡。

他们来到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