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窟求生:我能看到提示 第303章

作者:年少成名

葬衣和水榕异口同声。

“我赌第六场。”

“我是九场。”

“我久一点,第十二场。”

他们前后说出自己的猜测。

全场观众寂静,不知三位搞什么鬼。

... .... ...

“你们都有三种选择,可以跟我猜测一样,也可以跟葬衣和水榕一样,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各位有一段时间准备,我们安排了下属,等下从他们手中拿到相应的筹码,如何押注,不做限制,赢家按比例分钱。”

呼裂拍拍手。

从后方涌入一支支队伍。

他们手中都有袋子。

在袋子中,有不同颜色的筹码。

此事倒是新鲜,从未有过。

大家也乐意跟着他们下注,踊跃参与。

魏胜随便选择一块筹码。

“有意思。”

他若有所思。

观众在选择筹码时,第一考虑点自然是他们哪一位更值得信任,更有威望和手段!

如此可通过小规模的“选票”测试,来推断出支持率。

魏胜甚至可以肯定一件事。

在第六场时,呼裂的手段才会出现,肯定会安排一位强大对手,又或者是其他手段,势必要阿瓦隆倒下。

如果阿瓦隆过了第六场,也会在第九场遇到葬衣的手段。

同理,第十二场则是有水榕的安排。

虽然有先后顺序,但各有优劣。

如,场次在前面,就没办法一下安排实力特别高的对手,但是可以优先出手彰显实力。

同时,葬衣和水榕必然会暗中相助阿瓦隆,帮他撑到后面的场次。

简单的设计,却充斥三兄妹的一系列博弈。

且摸清自己的民望!

阿瓦隆只是他们争斗的牺牲品罢了。

仅仅是因为最近连胜次数多,恰好被盯上。凡.

第302章

轰!

如同钢铁铸造的尸体,直挺挺倒下。

这已经是阿瓦隆的第五场战斗。

战斗不停歇。

每一场之后,休息时间最多一刻钟。

因为他每一场结束太干净利落,身上也没有伤,呼裂、葬衣和水榕才没给他太多休息时间。

为了尽快出结果,他们甚至让角斗场取消掉其余场次。

饶是如此,观众热情没有减弱。

甚至,场内的消息已经传到场外,更多居民补票进入,为了见到这里的盛况。

阿瓦隆缓缓退下。

要不是没有把握杀出重围,他可能要带上曾经的师父和同门离开。

何况他们体内还种下毒药,每日必须服用解药,超过一天不服用解药将会暴毙。

更是杜绝了阿瓦隆的一些心思。

为今之计,只能一路往 下杀!

阿瓦隆对于空想剑道有极大信心,相信能站到最后。

现在只能靠自己,不惧任何挑战!

魏胜虽然强,却不可能在这种时候伸出援手。

呼裂、葬衣和水榕坐镇,四面八方全是高手……

魏胜哪能翻得起浪花!

敢出手,必定会被拖累。

阿瓦隆默默祈祷魏胜不要冲动,不然空想剑道传承可能要断掉。

一刻钟之后。

阿瓦隆本日第六场决斗开始了。

本场也是呼裂押注的一场。

阿瓦隆先登场。

随后对手缓缓飘了出来。

“摄魂怪!”

观众看清阿瓦隆的对手之后,面色一变。

即便葬衣和水榕,也是小小吃了一惊。

难怪呼裂如此自信!

摄魂怪近战能力不强,却可以直击灵魂。

一旦意志和灵魂不够强大,很容易被杀死。

大多情况下,要对付摄魂怪,必须在摄魂怪发动能力前,将其击杀。

大家默默计算阿瓦隆的速度和剑招,两边胜负五五开,一瞬之间可决出胜负。

*

*

“危险系数不是太高,能力比较特殊,不过……”

魏胜自语道:“太小瞧阿瓦隆了,空想剑道的特别之处,只有联系过才知道,根本不惧怕摄魂怪。”

空想剑道要求学习者经常打坐冥想。

长期练习之下,意志坚不可摧,灵魂也会强大。

看似危险的摄魂怪,在阿瓦隆面前不值一提。

“你确定?”

“听上去,好想你很了解空想剑道咯?”

博格和巴顿纷纷扭过头。

“看便是了,而且……”

魏胜目光闪动。

后面的场次不知道是否还能继续。

地下有许多身影正在往上冲!

魏胜悄悄在呼裂、水榕和葬衣身上种下加强版秘法印记,待会儿一旦乱起,要牢牢盯住这三个家伙。

想要掌控凯瑟地下城,需要先拿到“钥匙”。

他们体内各自吸收一份。

杀死他们,才能凑齐完整的核心,方可成为凯瑟之主。

并且,核心吸收一定不能太慢。

不然别人用符文基地反吸收凯瑟,事情就比较麻烦了。

当然。

低等级想要吸收高等级符文基地,并不能随便吸取。

阿瓦隆的第六场战斗开始。

正如魏胜所料。

摄魂怪对阿瓦隆毫无伤害可言!

能力无法对阿瓦隆生效。

阿瓦隆杀摄魂怪则是轻而易举。

轻飘飘靠近,毫无花哨一剑,将之劈砍成两半。

阿瓦隆大大咧咧吸收摄魂怪的魂,再次壮大。

全场愕然。

连呼裂也没想过会是如此。

原本他以为一位剑士,灵魂方面不应该如此强大……

这一局白送!

“哈哈哈……”

葬衣和水榕放肆嘲笑。

阿瓦隆更是朝呼裂微微躬身。

“可恶!”

呼裂恼羞成怒,目光定在阿瓦隆的背影上。

轰!

他扇动翅膀,快速接近,一拳头砸下。

阿瓦隆发现异样,连忙防御。

咚!

连剑带身体,向后横飞,砸在墙壁上。

咔嚓……

墙壁裂开。

阿瓦隆重重摔落,口中溢血。

“大哥,你要耍赖吗?”

葬衣和水榕跳入场中,带着讥讽的笑意。

他们本可以阻止,却不愿意。

如果能让呼裂丢脸,死一个阿瓦隆也无妨。

“他太傲了,只是教训他而已。”

呼裂衣袖一扫,冷哼道:“等下给他上好的疗伤药,多休息一下,保证他能完整姿态上场,两位不用担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