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之我为董永 第18章

作者:小小财神

  “干什么?揍死你。”董永突然破口大骂,拿起地上的大石头,朝着最前面的混混狠狠的拍了过去。

  绿儿以及其余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不由愣在了原地:居然拿着石头去打人?简直是比小混混还要小混混。

  绿儿张大那小小的嘴唇,她虽然知道董永改变了很多,但是没想到改变到了这种地步。居然变得如此狂野粗暴,那温文尔雅的董永跑到哪里去了?

  但这种狂野不羁的性格,却是让绿儿十分的感兴趣。绿儿的性格本来就活泼好动,最不喜欢的就是安静的无聊的生活。现在看到董永居然这么粗暴的一面,不由得越来越想要探究董永的秘密~了。

  而那些小混混还没有反应过来,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被董永拿石头给拍了,顿时董永这一石头下去,最前面嘲讽董永的小混混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闷的一下就-砸倒在地。

  董永颠了颠手中的石头,感觉异常的顺手,将目光不怀好意地看向剩下的几个小混混,董永咧嘴大笑着举着-石头扑了过去。

  见到董永兴奋的扑上来,这些小混混一开始都被镇住了,但紧随着的是无尽的愤怒。居然被一个穷书生给震慑住了,简直是太掉面子了。

  “区区一个董永,嚣张什么。给我死来!”这些小混混一个个抽出刀具,凌厉的对着董永劈去。但他们只是区区凡人,怎么可能劈的到董永的身子。

  董永以着不可思议的角度一一避开劈过来的杀猪刀,抬起石头,猛地对着一个小混混的头打去。“彭!”

  那小混混顿时感觉自己的脑袋上涌出了猩红的液体,还没来的及感觉道疼痛。却见董永又是扑了过来,手中的石头块不停的砸了下去。

  绿儿望着这一幕,她张大的红润的小嘴:这,似乎太狠了吧?

  那个小混混都已经皮开肉绽,完全被鲜血染红了啊!

  其余的小混混一干人等显然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一幕,一个个愣在哪里,居然都忘记了前去营救那个被打的几乎断气的小混混。

  董永现在的威势士在太恐怖了,浑身是血,还在那里咧嘴笑着,他们活了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的变态。

  给了这个小混混几个石头,董永见他晕了过去,整个人血液狂涌,浸红了他的衣衫,只有出气而没有进气。董永才停了下来,望了望周围还剩下的几个小混混咧嘴一笑

  “爽,实在太爽了。”

  没有给他们逃跑的机会,董永抬腿抬手,一个个地把这些小混混给敲到地上。不过剩下的几个董永倒也没有下死手,最多流点血罢了。

  将手中沾血的石块扔掉,董永轻哼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带着你们的老大滚,死了我可不负责。”

  董永的表情很淡然,好像刚刚发生的那一切和他没关系似的。明明上一秒还是像个恶魔一样,下一秒又变成温文尔雅的书生,这气质变换的让人实在捉摸不透。

  “是,是,我们马上滚!”这些小混混好像得到大赦一般,连忙带着自己已经生死不知的老大离开了。

  董永拍了拍自己的手,由于拿着石头砸人,总是会不小心沾上鲜血,让董永很是不爽。

  “董永……”

  绿儿跟在董永身后,她轻声的喊了一句,心中也泛起了阵阵想法:刚刚的那一幕,让她感觉到,眼前的男子。真的是神秘非常,明明是善良的,但却可以在瞬间转变为粗暴。

· ····求鲜花· ······

  这样的错觉,让绿儿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

  “恩?”董永转过头,含笑的看着绿儿询问道“怎么,吓到你了?”

  绿儿深吸了一口气,眼神直视着董永道:“我会将你的秘密全部找出来的。”

  董永笑了笑,缓缓地走到绿儿的身前,凝视着绿儿的眼睛,那侵略如火的目光让绿儿害羞的连忙转移开视线。

  董永轻轻的捏了一下绿儿柔腻如绸的脸蛋,笑道:“其实,想要发现我的秘密很简单的。只要你……”

  绿儿的脸上闪过一道绯红,她羞恼的瞪了董永一眼说道:“哼,你果然变成了三心二意的花花公子。”

.. ..... .......

  闻言,董永哈哈大笑“花花公子么!我不喜欢这个词。我更喜欢情圣这个词。”董永大笑着转身离去,没有理会绿儿,向着家里的方向一步步走去。

  绿儿望着董永要离开了,连忙跑上前问道“你接下来要去哪?”

  “当然是回家了,四姐,你要和我一起回家吗?”

  “当然!”

  ……

  夜晚,紫儿和绿儿在床上互相倾诉着心中的心事。

  听着紫儿讲述着董永最近的改变,绿儿抿了抿小嘴唇担忧道“七妹,现在那个董永是越来越和我印象中的董永不同了。你真的觉得这样的董永是你喜欢的董永吗?”

  紫儿明白自己的四姐在担忧什么,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轻声道“四姐,你可能没有体验过爱情的滋味。不论我的董郎变成什么样,只要他还爱着我,我就足够满足了。

  更何况,董郎虽然改变了很多,但大部分都向着好的方向改变着,尤其是现在的董郎更加能够让我拥有安全感,这是好事不是吗?”入.

第63章

  “可是,七妹,你就这么容许董永将那春喜接过来住啊!我根本就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绿儿脸上挤出一丝微笑。

  “四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不用担心的,春喜人很好,很单纯善良……最重要的是,董郎从来没有变心过,这就足够了。”紫儿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让绿儿看的十分不解。

  绿儿摇摇头:“既然七妹你不介意,我这做姐姐的也没什么好劝你的了。”

  说到这里,绿儿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望着紫儿“不过七妹,要是那个董永以后变本加厉,想要娶更多的女孩子怎么办?”

  紫儿一愣:“好端端,你怎么问起了这个?”

  “七妹,你别打岔,回答我,若是董永以后真的找越来越多的女人,你会怎么办14?”绿儿追问道。

  紫儿笑了:“首先这是不可能的,其次,如果董郎真的要找更多的女人纳妾的话,那……只要董郎跟我坦白,不欺骗我,依旧还爱着我,也许我依旧会原谅他。”

  “七妹,你真傻。”绿儿皱了皱眉头。

  “我才不傻呢!”紫儿哭笑不得的道:“四姐,你不了解董永,他很重情重义的,而且非产的爱我。只要是我遭遇了危险,他马上会奋不顾身的前去解救的。”

  紫儿想到董永为了自己,两次单枪匹马的闯入天庭,与群仙对立。即便他是仗着通天彻地的修为,但那也实在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就会死在天庭。

  能够冒着这么危险的事情来救自己,他对自己的情谊紫儿最清楚不过了。

  “重情重义?”绿儿上下打量了紫儿一眼,然后笑嘻嘻的问道:“算了,这毕竟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这一个外人也没什么好插手的。”

  “哎呀,你越来越没谱了,你怎么可能是外人呢!”紫儿的脸板了起来。

  “嘻嘻!七妹,虽然也许是四姐我感觉错了,不过我觉得二姐和三姐好像都对董永有想法了。”

  “对董郎有想法?”紫儿顿时愣住了:“四姐,你胡什么呢?”

  绿儿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摇了摇:“七妹,我可没胡说,上次你被抓回天庭,二姐曾经下凡来杀过董永,但没有成功。

  三姐更是下凡将董永带到天庭和你相会,她们两个人可都是和董永接触过哦!更何况……那忘情水可是董永给二姐的。为什么其余姐妹不给,偏偏给最严于律己的二姐呢?”

  听完绿儿的一番分析,紫儿顿时呆住了,心里不停的问自己:难道董郎真的喜欢自己的姐姐们了?回想起和董永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董永的确好像和自己的姐姐们接触的越来越多了。

  董永如果喜欢自己的姐姐们,那她到底是该支持还是反对呢?紫儿的眼里出现一丝迷茫……

  不可否认,紫儿对董永还是很爱的,可以支持董永将春喜接到自己家来。但如果对象是自己的姐姐们,那就是另一种问题了。

  “七妹,你怎么了?”看到七妹愣愣的发呆,绿儿顿时有些不安,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不应该和七妹说这些事情的。

  “唔……”紫儿回过神摇了摇头“啊,没想什么……只是有点困了,我们先睡觉吧。”说完,紫儿便是将蜡烛吹熄。

  望着黑夜中紫儿皱着眉的表情,绿儿眼里闪过一丝忧愁,自言自语道:“七妹,四姐这是为你好。不仅仅是我要重新认识一下董永,你应该也要了。”

  床上。

  紫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今天绿儿的一番话,让紫儿的心顿时变的乱糟糟。

  紫儿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对象是自己的姐姐们,如果董永真的喜欢自己的姐姐们,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紫儿脑子都要想爆炸了,也没想出一个结论。

  哎呀,不想了!紫儿使劲晃了晃脑袋,一切顺其自然吧,自己和董永的未来最后究竟会走到哪一步,就看天意吧。

  胡思乱想了大半夜,最后实在困的不行了,紫儿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镇里的衙门,此刻已经人头攒动。

  临近正午,董永,紫儿,春喜和鱼日来到这公堂之上。此时这里已经座无虚席,在公堂的左侧坐着巡抚,贾大人因为是县里的县令,按照律法依旧还是由他主审。

  不过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真正决定此案的关键人物还是在巡抚身上。不论董永到最后拿出什 么证据,都只在巡抚一句话上。

  贾大人身为县令,很是殷勤的对巡抚嘘寒问暖着,但不论他怎么溜须拍马,巡抚都只是淡淡地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

  贾大人无奈,只能悻悻地坐会自己的大堂上,惊堂木啪的一声,顿时响彻公堂。有些喧嚣的公堂突然安静下来。

  “大胆董永,你三天前挟持本官,本官被迫给你时间调查百草丹假药案件,但今天有巡抚大人坐镇公堂,你竟然还有胆子来到这里,如果换成本官的话,早就一死以谢天下了。”

  贾大人阴阳怪气的几句话,使得吵闹的大殿立马安静了不少,很明显,贾大人已经完全不在意那死者究竟是不是买了假药死的,单单挟持朝廷命官这件事情就已经足够将董永捉拿砍头了。

  “贾大人,一码归一码。我表弟只是捉住你,真正打你的是我鱼日,你要是有仇就往我身上发。我表弟是清白的,绝对没有卖假药害人。”

  ps(到目前为止,订阅还没到500。。。哎,只能慢慢码字了。).

第64章

  贾大人哈哈大笑着,他瞪着眼睛看向鱼日

  “鱼日,我问你,你是不是公然在大堂上殴打本官,你难道是想造反吗?还有你,董永,你也殴打了本官,现在可不是单单贩卖假药杀人案件了。”

  说完,贾大人微笑的脸庞瞬间冷下去“今天有巡抚大人坐镇公堂,当着巡抚大人的面,你们最好从实招来,将自己所犯的一切罪过都给说出来。否则,哼哼,大刑伺候。”

  董永淡然地看着台上的贾大人“你说我为什么殴打你?很简单,你身为朝廷命官,本应为人民造福,可是你却鱼肉百姓,强抢民女,试问,我为什么不能殴打你?”

  顿了顿,董永接着说道:“至于贩卖假药致人死亡的事情,更是子虚乌有。为什么全镇只有那个乞丐死了而其余人没事?不用说,肯定是某人想陷害我董永。”

  “哼…”

  看着董永一副淡然毫不在意的样子,贾大人说道:

  “那你可查出来是谁要陷害你吗?如果你查不出来,没有证据的话,那就只能是你了。不,应该说,除了你董 永,还有谁会是凶手呢!哈哈哈!”

  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陷害董永的人一定就是贾大人。但没有证据啊!

  但贾大人的笑声刚落下,在旁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呵斥:

  “贾大人,你还真是有能耐了。你应该也没有什么证据一定就证明董永是凶手吧!为什么就能贸然断定董永是凶手呢?这还是一个合格的县令么?”

  贾大人听到这声音却是愣住了,这巡抚大人难道是要保董永不成?

  旁边,狗头师爷走了过来,低声道:“贾大人,根据消息,昨天巡抚大人好像和那个董永秘密见过了,也许说不准,那个董永还真有什么本事让巡抚帮他啊!”

  听到这个话,贾大人整个人都愣住了,这董永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让巡抚都为他说话。

  巡抚见贾大人居然在那里和师爷窃窃私语,脸色一沉,沉声 道:“贾大人,我建议,现在还是都散了,等找到充分的证据再来审问。至于董永和鱼日殴打你之事,那也之后再说。”

  巡抚将目光看向董永,能够坐上巡抚的位置,他的眼光自然比别人看得更深、更远、更为透彻。

  经过一晚的研究,他和师爷都发现这董永绝对不是个普通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甘愿做个普通人,但这种奇人异士,是得罪不起的。

  更不要说这董永说不准还能治好自己的病,帮他解决好这件事情,就能和他打好关系,也许,自己的未来说不定还能依靠他再进一步。

  贾大人面露苦色,但依旧不放弃地陪笑道“巡抚大人,不是我不想放人啊!而是证据确凿,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董永,我身为一个父母官,怎么能够纵容犯人逍遥法外呢!”

  一句话,顿时贾大人的耳边就传来了巡抚咆哮的声音“贾大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所作为岁。

  滥用职权,扣押无辜,鱼肉百姓,我现在就有权力直接把你的乌纱帽给摘了。现在,我命令你,立刻宣布在场的人无罪,找出陷害他们的人,查找出来后,立刻斩首示众。”

  贾大人的脸猛地苍白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刚刚还是在建议,现在直接变成命令了,难道这个董永真的值得巡抚这么看中吗?

  看着董永淡然地微笑的表情,贾大人咬牙切齿道“董永,你无罪。是我们调查不利陷害了你,你可以走了。”

  听到这里,董永身旁的鱼日和紫儿总算是放下心来了。虽然不清楚那巡抚为什么要帮他们,但只要事情解决了,什么都不重要了。

  不过董永却是阻止紫儿他们离开,目光抬起对着贾大人轻笑道:“等等,贾大人,你诬陷我很容易,可是,你就这么想让我一笔带过了?”

  一听到这个,贾大人面色狰狞起来,这董永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自己都给他这么大的台阶下了,还想怎么样。

  但看着旁边坐着的巡抚,贾大人只能继续陪笑道“那董永你想怎么样?”

  旁边,紫儿倒是觉得没什么必要了,她的心底善良,既然没有实际伤到她们,自然也不用太过咄咄逼人。

  但是紫儿没有想过,如果董永是个普通人,那下场究竟会如何?

  紫儿轻轻地拉了拉董永的衣袖小声道“董郎,算了吧。反正我们都没事,得饶人处且饶人。”

  紫儿这么说,董永微笑着伸出手将紫儿搂住道:

  “紫儿,你的心底还是这么善良。不过这贾大人可不是什么好人,欺男霸女。简直就是坏到了极点。要是不趁现在把他赶下台,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因他家破人亡。”

  这时候,不需要董永说话,巡抚立刻就会意的开口道:

  “来人,给我把贾大人以及他的师爷立刻抓起来,另外,我以巡抚之责,正式革除贾大人县令的公职。立刻派人搜查贾大人和师爷的不法行为。一天之内,必须把调查报告送上来。”

  巡抚说完立刻微笑着道:“董永,还有这位董家娘子,要不,先去本巡抚的会馆休息一下。也让我表示一下歉意?”

  董永当然知道巡抚只是想要自己治好他,甚至监视他,以防他逃跑。不过此刻也不着急回去了。他的确倒是还有事情要这个巡抚帮忙做。

  随即点了点头道:“紫儿,要不去坐坐?”.

上一篇:签到从捕快开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