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读档就作死攻略 第534章

作者:橘猫殿下


在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人影后,青山连忙说道:“我得去导师那边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青山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嗯,有事找我。”秋月诚点了点头,说道。


作为安倍晴明的生日庆典,巨大的场地上,所搭建着的舞台也并非只有一个。

而且也并非集中在了同一个场地上。

安倍家族毕竟是传承千年的存在,尤其还比较特殊。

因而其威望与名声即便不用对方亲自开口,就有无数人争相前来为其锦上添花。

就如之前的源泰虎一样。

在这特意营造的场面下,所出现的气氛已经与那些盛大的庆典无二,甚至还有可能更胜一筹。

“咦,青山,今天的你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了?”

将青山七海带到这里来的是东京艺术大学的导师,约莫三十多的年龄,精致的套裙与一副细边眼镜框,让整个人看起来颇具有着时尚感。

-于2020.8.26日上传


375.

“诶,有吗?”青山摸了摸自己的面颊。

能够清晰感受到那腻滑上了数分的触感。

而且让青山感到奇怪的是,原本她以为今天可能无法再下床,毕竟经过那样子激烈的战斗,对身体肯定产生了很大的负担。

但事实却并没有任何影响,青山甚至还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轻快上了数分。

“唔,这样的话更加好了!”时尚的导师点了点头,套裙下被一双紫色丝袜包裹的双腿微微迈开,“而且你这双丝袜的存在感很强,会从侧面凸显出你本身的气质。在拜访的时候,想必也不会被别人的气场堪比下去了。”

“是,是这样的吗?”青山看了看自己导师那紫色的丝袜,旋即又看向自己。

既,既然这样的话。

那,那自己以后和秋月君见面的时候,都换上丝袜好了。

他好像……特别喜欢。

“秋月大人,不知道昨天晚上您睡得好吗?”

目视着青山七海离开,秋月诚转头看向一旁明明有着一张凶悍刀疤脸,却展现出一副菊花笑的源泰虎。

“托泰虎先生的福,昨天可是度过了非常美妙的一夜。”

是喔,不仅仅被众多的百鬼包围,还差点陷入到迷雾里走不出来了。

“这样我就放心了。”

只是源泰虎还没有松口气,便听到秋月诚继续说道。

“那位不知火小姐,不知道泰虎先生认识吗?”

“不知火?那是谁?”源泰虎皱眉思考了一会,才说道:“我似乎并没有听过这样的名字。”

“是吗,那就没事了,以后还要请泰虎先生多多关照了。”

秋月诚仔细观察着对方神情,不知火与他相见,恐怕不是对方特意安排的。

“嗯,不知道秋月大人今天有什么打算呢?”源泰虎说道:“虽然庆典的真正举办是在明天,不过从今天开始一些活动就会开始举办了,而这一次,我听说不仅仅是日本当地的一些名门望族,还有来自西欧各个家族的成员,其中也有不少是年轻貌美的少女,我想在这样的时候,发生一段美丽的邂逅,大概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吧?”

诶。

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光明正大地诱导我秋月诚成为一个脚踏多条船的混蛋吗!

原本刚想问问有哪些漂亮的女孩子时,秋月诚却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冷意。

眼角的余光,留意到了一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不远处少女。

“泰虎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身为一个对感情专一的男人,是不会做出那样沾花惹草的事情来的!”

秋月诚拍了拍对方,语重心长道。

“秋月大人的品质简直让人感到敬佩,这个世界上,也已经很少有像您这样子的人了吧?”源泰虎顿时一番马屁直来。

拍得秋月诚甚至都认为自己都一个纯情的好人了。

“那么如果有什么事情,还请直接吩咐我。”见到秋月诚的注意力已经并不在自己的身上,极为识趣的源泰虎便告辞道。

“没想到秋月先生是一位对感情专一的男人,还真是让人意外无比。”

冷淡的声音不出所料从远处传来。

画有着唯美图案的纸伞支撑在手中,遮蔽阳光的阴影之下,是穿着着红色改良和服的少女。

那一双宛若宝石般灿烂的红色眼瞳,正平静无比看着他。

神乐。

“有的男人他看起来花心,但其实很专情,有的男人看起来很专情,却很花心。”秋月诚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叹气道:“我就是那一种看起来花心,但实际上很专情的人。只要被我看上的女人,我都会专心致志把她追到手,然后玩弄对方的身体与感情。”

“秋月先生的专情还真是让人感到震惊。”

“你的伤已经没事了吗?”秋月诚打量着对方,原先感受到的混乱气息现在基本上已经平复,估计是使用了某种手段。不过毕竟没有像阿瓦隆这样的治疗圣遗物,因而脸上依然还能够看到些许虚弱的苍白。

“托秋月先生的福,现在基本上没有事情了。”神乐淡淡说道。

“为什么今天的神乐小姐看起来对我很冷淡的样子?”秋月诚走到少女的身前,与对方的目光在空中碰撞。

“我们昨天,不对,应该算是今天,明明已经有过了更加深入的接触,神乐小姐都将自己的身体交由给了我。”

“请不要说一些会让人误会的话,虽然秋月先生或许不会在意,但我还是会介意的。”

大概有些受不了秋月诚的话语,神乐没有迟疑地转身朝着来时方向走去。

“晴明想要见你,至于要不要来,随便你。”

“安倍晴明?”

神乐的话倒是让秋月诚陷入到了沉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