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92章

作者:李宅大人

就在众人都疑惑的时候,海德拉的声音凭空升起。

“他是们英勇无惧者,即便是死亡,也理应受到最高规葬礼。从现在开始,他们便是英灵殿【迈恩奎尔】的一员。”

闻言,所有的人目光之中都露出了些许的放松。最起码比起那陌生的冥府,斯巴达的人们更愿意相信海德拉。

而另一边,海德拉则是静静地看着那些灵魂通过那些门户进入到空间之首的嘴里。

英灵殿的大名毫无疑问,令人第一个联想到的便是传说中奥丁为了迎战诸神黄昏而特别设立的神殿,即专门用来搜罗英勇战士站死后的灵魂的神殿。

北欧的每一个战士都已死后能够进入英灵殿为荣,而这亦是令海德拉感受到了些许不一样的东西。这种玩意只要稍加运作变能够成为强化城邦凝聚力的好手段。

因为伯罗奔尼撒半岛属于海德拉的地盘,所以这里并没有设立哈迪斯的信仰。为了安置死后的灵魂,海德拉便突发奇想的将斯巴达的冥府设立在了小七的嘴里。

前文说过,小七的嘴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因此,小七除了经常要帮海德拉收纳一些东西外又多了一项职务,那就是管理自己嘴中的“冥府”。至于海德拉版的英灵殿其实就是小七嘴里的一粒囊泡。虽然是囊泡,但是里面的空间可不小。用来收纳战魂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当然,或许你会问,为什么不让那些死去的战士重新复活?

原因很简单,战死的人基数实在是太庞大了,一口气复活这么多人怕不是要引起那些不知藏在哪里的超原始神族的注意。而且不朽性的生物一旦死亡那可就是真的死亡,连灵魂都会随着不朽性消亡……

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小七,海德拉松了一口气。

虽然小七经常会不爽的嘟囔几句,但是事实上对于管理冥府这种有趣的事情,他还是蛮上瘾的,就向是在玩城市模拟类游戏一样。

“马上就要进行年祭了,阵亡将士家属补贴都准备好了吗?”

点了点头,一旁的瑞兹拿着一个账本快速的说到:“根据我的视察,那些家属补贴都已经分发下去了,而且都是在我眼皮子地下完成绝对出不了任何差错。除了固有的金钱之外我们还给他们增添了一些菜米油盐被子棉袄等生活物资。希望这可以弥补他们心中的伤痛……”

眯了眯眼睛,海德拉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管是什么时候,这个瑞兹永远都能够把所有事情都做的漂漂亮亮,这一点令海德拉非常满意。而且瑞兹对于自己的忠诚程度,简直可以说是狂信者。

什么是狂信者?

狂信者就是指在你暴毙后会选择默默的传播你的思想,完成你的计划,复活你的生命的人。

而面前的瑞兹,毫无疑问便是一个狂信者。

“你这几天也休息休息吧,马上就年祭了,你也有几百岁了但是还没个子嗣。找个时间你也寻上一门婚事吧,我可不希望你这个将斯巴达哺育大的人到最后反而要面对老来无子的境地~”

一边说着,海德拉的声音中也多了些许调侃。

而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瑞兹亦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秃头。

但是话又说回来,以瑞兹现在的肤色外貌……

估计还是要打一辈子光棍。

……

睡觉……

第一卷:正文·121·火药!

当英勇的战士为了斯巴达而战死,那么他的灵魂就会成为英灵殿【迈恩奎尔】一员。

莫名其妙的这个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斯巴达。

就在人们还在将信将疑的时候,瑞兹则是站了出来证实了这个传言。

“当英勇的战士死亡,他的灵魂并不会消散在天地之间,而是受到海德拉大人的恩惠,成为英灵殿堂【迈恩奎尔】的一员。河流中流淌着美酒与蜜水,那里没有生老病死。是灵魂的安息之地。丛林之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花鸟鱼虫,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地方。那里的角斗场即便脑袋被割下也不会死亡,是磨炼武技最完美的地方。而那里,只有为了斯巴达而献身的战士才能够在死后进入。”

瑞兹的话语很快便传遍了整个斯巴达城邦,由此,斯巴达的青年们更加果决。生前死后都会拥有足以为之奋斗的目标,这是一种值得高兴的事情。

而另一边,即便是到了年祭,但是窝在铁匠铺里的赫菲斯托斯依旧在那里努力的进行着自己的锻造。

赫菲斯托斯已经很久没出门了,上一次出去还是因为库丘林邀请其到河边钓鱼。

而现在库丘林好像要忙着帮那些来自凯尔特的居民收拾一下过冬的物资,所以现在闲下来的赫菲斯托斯也就开始专心于青铜炮的铸造。

小心翼翼的刻画着什么,突然,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来的库丘林走进了铁匠铺,还顺便打了声招呼。

“呦~斯托斯你还在忙呀~你家门前的雪都有三尺深了~”

突如其来的打招呼令赫菲斯托斯的手猛地一颤,也正是因为如此,赫菲斯托斯显得有些无奈。

赫菲斯托斯并不是在随便的刻画什么东西,而是在刻画膛线。据说刻画了膛线的炮管射出的的弹丸威力会更大,射程会更远。因此赫菲斯托斯准备试试能不能先把膛线刻画出来。

但是很可惜,虽然刻画膛线这种东西对于赫菲斯托斯来说十分简单,但是莫名其妙的,只在赫菲斯托斯在刻画膛线,总会出现什么特殊的事件将之打断。

不过令赫菲斯托斯感到振奋的是,没经历一次失败,膛线在下一次重新刻画的时候都能前进一点。仿佛这种不确定性是有消耗上限的一般。

轻松的将失败作丢到一旁,赫菲斯托斯并没有太过伤心,毕竟刻画膛线这种事情对于赫菲斯托斯来说就是无聊时候的消遣,就向库丘林喜欢无聊的时候钓鱼一样~

“你的事情忙完了?先说好,这大冷的天我可不会跟着你到外面钓鱼~”

闻言,库丘林一脸随意的摆了摆手。

“这大冷的天与应该都躲到水底的河床了,去了也钓不到什么~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这家伙一直待在铁匠铺这种小地方真的好吗?马上就年祭了,你不准备出去活动活动?”

闻言,赫菲斯托斯摆了摆手。

“算了吧,在斯巴达除了那些个老农我也没什么认识的人。他们现在都待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呀~真是让人羡慕~不过听过隔壁老克尔的大儿子好像是死在了战场上,希望太不要太悲伤……”

听到了赫菲斯托斯的话语,一旁的库丘林亦是耸了耸肩膀。

“但愿如此,话说回来,你要是闲着没事的话不如到外面走走,待在这里闷头打铁要是能打出来什么名堂才叫有鬼~而且打铁有什么意思?还没有撸管好玩呢~~~”

“你不懂,对我来说撸管没有撸铁好玩~”

“那又怎样,难不成你打铁还能打出性快感?”

一边说着,库丘林一脸调侃的耸了耸肩膀。耸肩不要紧,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库丘林在耸肩的过程中不小心打翻了身旁的罐子。

掉在地上,罐子中的东西瞬间四散开来。

一个强烈的危机感瞬间从赫菲斯托斯的心头升起。

毫不犹豫的张开神力屏障,赫菲斯托斯拉着库丘林的手向外面纵越而去。

“轰——————”

一个小巧精致的蘑菇云从赫菲斯托斯身后的铁匠铺中升起。

但是现在的赫菲斯托斯没有丝毫的愤怒,相反脸上充满了史无前例的兴奋。

“居然,居然成功了!”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