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76章

作者:李宅大人

三百个禁军整体的气势连在一起,如果闭上眼睛根本单从人的第六感来感觉估计根本就没有人能看出这是数百人的卫队。

每隔一个斯巴达的禁卫都一言不发,即便是需要帮助,他们之间只需要互相投过去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马镫是一种历史上少有的简单而又改变了历史进程的发明。在没有马镫之前,古代人骑马是一桩苦差事,因为当马飞奔或腾跃时,骑手坐在马鞍上,两脚悬空,只好双腿夹紧马身:同时用手紧紧地抓住马鬃才能防止从马上摔下来。

而古代的各国军队,如波斯、亚述、埃及、罗马、巴比伦乃至希腊都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马镫,更谈不上使用马镫;甚至在历史上亚力山大大帝率军横跨整个中亚时,他的骑士们的双腿也是横跨于马鞍两旁,双脚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支撑,其艰难困苦可想而知。

马镫发明以后,使战马更容易驾驭,使人与马连接为一体,使骑在马背上的人解放了双手,骑兵们可以在飞驰的战马上且骑且射,也可以在马背上左右大幅度摆动,完成左劈右砍的军事动作。

也正是因为马镫的出现,使古代战场上的大杀器“骑兵”可以进行量产。

看着斯巴达禁军周身那翻飞的尸体,一旁的赫拉克勒斯皱了皱眉头。随即将目光看向了身旁的珀尔修斯。

“大帅,不能再让他们在这么嚣张下去了。”

闻言,珀尔修斯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理亏回答赫拉克勒斯的话语,而是将目光死死地落在了奎托斯的身上。

奎托斯无疑是战场的焦点,手中翻飞的混沌之刃不断地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生命。翻飞的铁链就像是死神的镰刀一般不断地落在一个又一个希腊士兵的身上。

长出一口气,珀尔修斯目光冰冷。

“不愧是父亲的血脉……可惜已经误入歧途!赫拉克勒斯!阻止他们的突进!”

闻言,赫拉克勒斯点了点头,手中拿着一个不似凡品的战锤,赫拉克勒斯猛然出现在了奎托斯冲击的道路上。

看到了赫拉克勒斯的出现,奎托斯目光一凝。

“五队为一队!互相距离不得超过十米,分散突击!!”

一边说着,奎托斯站在战马的脊背上猛然一跃。

手中的链刀被奎托斯远远地抛在身后。

“这是我复仇的开端!”

一边说着,奎托斯的双手向前一挥,连接着刀柄与手臂的铁链瞬间发出一怔清脆的响声。而铁链尾端的混沌之刃更是直挺挺的对着赫拉克勒斯的琵琶骨抽射而去。

琵琶骨即锁骨,用铁链或者钩子穿过锁骨,既不会导致大出血死亡、也不影响行走、又废了上肢,不能反抗、还有效防止逃跑,可以说是押运或者看守犯人最方便经济有效可靠的非致死手段。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块骨头基本上没有肌肉或者脂肪层的保护,即便是正常人也可以感受到其保护之脆弱。而琵琶骨下便是臂丛神经,一旦琵琶骨被击毁,基本上就代表着一条手彻底废了。

猛地握紧手中的战锤将抽射而来的混沌之刃击飞,赫拉克勒斯紧绷全身肌肉。

“我会阻止你。”

……

求个票票吧……

网络差的时候玩吃鸡是真的嗨,落到地上的时候房子还是一团马赛克,直接就可以穿墙而入,就跟开了穿墙挂一样……

一直到我被卡在了墙里之后……

总的来说吃鸡这种游戏还是开黑玩好玩……

总之!

求票票!!

周五上架!

票不能停!!

第一卷:正文·102·我们是斯巴达!

“碰——”

赫拉克勒斯手中的战锤轻易的将奎托斯手中的混沌之刃击飞到一旁地面中的岩石上。

但是奎托斯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一抖,一道强横无比的筋力瞬间将混沌之刃周围的土地震碎。

随后奎托斯猛地拽紧铁链,连接着铁链的混沌之刃带和巨大的岩石飞射向面前的赫拉克勒斯。

见状,赫拉克勒斯皱了皱眉头,随后压低身体的重心,腰身发力,赫拉克勒斯独有的狂暴之气瞬间汹涌而出。

挥斩,一道惨白色的冲击波便从赫拉克勒斯的手中迸射出来,冲击波所过之处,甚至就连土地都露出了地下岩层。但是这并不足以令奎托斯退缩。

“碰——”

被混沌之刃驾驭的巨石瞬间被击碎,而其中的混沌之刃亦是因为赫拉克勒斯所散发出的狂暴力量而被击飞到一旁。

眼看这巨石与混沌之刃的刀身被击碎击飞,奎托斯的双手猛然一收,连接着混沌之刃的锁链瞬间缠绕在了奎托斯的手臂上,双手交叉向前。狂暴的冲击波将奎托斯击飞出树木,沿途在撞是了几个希腊士兵后这才停了下来。

“呼……强有力的一击……但是这并不能阻止我的复仇。”

一边说着,奎托斯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

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奎托斯拖着混沌之刃缓缓走向赫拉克勒斯。

看着面前的奎托斯。赫拉克勒斯皱了皱眉头。

当初在斯巴达的晚会上,赫拉克勒斯与奎托斯有过短暂的交手,而那次交手令赫拉克勒斯印象深刻。

原因很简单,赫拉克勒斯是不折不扣的天才。不仅仅血脉之中拥有着宙斯的神血,而且在刚降生的时候还吸允了赫拉的乳汁而且得到了雅典娜的祝福。

除了瑞兹之外,赫拉克勒斯是第一次见到居然有人能够和自己交手数个回合而不落下风的人。

虽然那场战斗最终因为海德拉的干预而不了了之,但是赫拉克勒斯依旧记住了自己的这个兄弟……

虽然奎托斯肯定不会承认……

“我们是兄弟,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互相残杀。你被九头蛇蛊惑了,宙斯才是你的父亲呀……”

“我说过,我没有父亲……”

“那是一场误会……”

“那就没有解开的必要。”

一边说着,奎托斯猛地挥舞起了手中的链刀。

如同剃刀一般,附着在链刀上的气劲将周围的荒草轻松斩断。

“如果宙斯纵容赫拉那个恶妇来侮辱我的母亲是个误会,你那么就代表着我和你战斗也是一场误会,代表着我是斯巴达禁军的一份子也是一场误会,就代表着弑父的我的存在同样也是一种误会!既然已经结下了这么多误会!那么就没有必要再大费周章的揭开!将一切从源头切断即可!斯巴达禁军!”

“变阵!围杀赫拉克勒斯!!”

“哦!!”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