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56章

作者:李宅大人

求票票!

另外,

我已经开始思考给加更数量加一个上限了OVO!

第一卷:正文·76·奎托斯回归

“欢迎回来~我亲爱的勇士们~”

一边说着,海德拉摊了摊手,站在打神殿中央的不是别人正是风尘仆仆的奎托斯等人。

但是令海德拉有些诧异的是,面前的众人似乎少了几道身影……

“托尔和齐格飞他们呢?怎么没有见到他们回来?”

听到了海德拉的疑问,一旁的奎托斯说到:

“北欧那里的魔兽莫名的变得更加狂暴,为了能够帮助托尔的父亲,托尔他们决定留在那里。”

闻言,海德拉挑了挑眉头。

“不可能,他的父亲说过如果没有学会足够扭转局势的武艺就不要回去,奥丁可不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

摇了摇头,奎托斯无奈的说到:

“是真的,但是托尔并没有解封自己的神力,而是压制住自己的神力在中庭进行磨炼,没有了神力的存在,他的父亲只要不是刻意寻找根本不会找到。”

听到了奎托斯的解释,海德拉耸了耸肩膀。

“话说回来,世界树的树枝带回来了吗?”

“恩,带回来了,不过这根树枝实在是太坚硬了,真无法想象托尔的父亲究竟是怎么把这种东西弄成神矛的。”

一边说着,奎托斯将树枝递给了海德拉。

树枝其实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一米多一点,但是其坚固程度简直超出海德拉的想象……

虽然已经离开树干已久,但是其中的魔力依旧浓厚的惊人,而且这股魔力隐隐之间似乎与世界树的气机相连……

摇了摇头,海德拉无奈的说到:

“看来我的确高高估了自己……世界树生长在北欧的始祖巨人·伊米尔的心脏处。应该说不愧是超原始神族的一员吗?明明都已经死了,但是其留下来的伟力依旧我是我们这种“小辈”能够参悟的了得……”

一边说着,海德拉摇着头苦兮兮的笑了起来,但是可以听得出来,其声音之中并没有沮丧,而是充满了斗志。

“抱歉,奎托斯,以我现在的力量无法将世界树的树枝锻造成你想要的模样,但是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话你可以将这件东西放在我这里,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你满意的答复。”

闻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奎托斯认真的摇了摇头。

“不,当初在我母亲最为危难的时候正是你给予了我母亲的容身之地,而兵器的话,混沌之刃就已经足够了,世界树的树枝即便是做成了兵器以我现在的力量也肯定无法完全掌握,进行封印之后的力量或许还不如现在我已经熟悉了的混沌之刃。所以说世界树对于我来说也仅仅是锦上添花罢了,但是你正好缺少一件趁手的兵器,宙斯之所以能够稳坐奥林匹斯的神王便是因为手中的雷火神矛,有了世界树的枝干,相信您的力量也一定会上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那你可能想错了~”

海德拉的声音中透露着些许轻松,甚至有些开玩笑的意思。

“哈?”

看着面前奎托斯有些诧异的表情,海德拉耸了耸肩膀。

“相性,世界树于我的相性实在是太差了。与其用这种东西,我还不如选择使用毒牙。对了,妖精之弓希尔文你们找到了吗?”

摇了摇头,奎托斯有些小无奈的说到:

“虽然听说过关于妖精之弓希尔文的事情,但是中庭的土地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听那里的祭司说,妖精之弓似乎掉到了世界树上九个世界中最下的那个雾之国。”

闻言,海德拉摸了摸下巴。

“那这样吧,我想办法把这根树枝制作成一把弓箭,正好你那个姐姐也缺少一个趁手的兵器~不是吗?”

“……那就多谢了。”

点了点头,海德拉示意奎托斯可以离开这里了。而奎托斯也没有推脱,对着海德拉点头示意了一下之后便转身离去。

毕竟都已经有几个月没回家了,以奎托斯那极端恋母的性子,恐怕早就不想待在这里了……

摇了摇头,海德拉将目光看向了瑞兹。

“击退亡灵天灾,那么也就代表着那个代表“悲怨”的原初卢恩已经消散,斩裂剑现在在谁手里?”

“在阿尔萨斯被击败的时候我们的确想过将那把剑给带回来,但是在我们靠近那把剑的时候,利剑却自行的消失在了空间之中……”

闻言,海德拉眯了眯眼睛。

斩裂剑上面的力量代表的不仅仅是诅咒,斩裂剑上面附带着诅咒的同时一样附带着祝福,也就是所谓的“持此剑者必将立下万事功名”。在原本的神话之中,战神提尔在失去一臂之后便将自己的兵器抛入凡间。

而那个得到这把剑的人,叫做阿提拉。

……

碎觉了,今天的更新就先到这里吧……

虽说如此,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的!

求票票~~~!

求票票·~~~~!

第一卷:正文·77.三百年

时间过得很快,自奎托斯等人回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而斯巴达也正式的进入了盛夏时节。

古希腊人在夏天的穿着很简单,尤其是男人。这一点从斯巴达的青年身上就可以看出来。

基本上满大街都是小麦色的肌肉,稍微有几个皮肤白的也能清晰地看到那八块腹肌。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自从阿玛宗的女战士并入斯巴达之后,斯巴达的年轻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尤其是在那群女战士进行训练的时候,更是从各种意义上都打了鸡血。

只能说在这种时代,科技和魔法都不是第一生产力,而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

通过地神格看着充满活力的斯巴达城,海德拉的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抹微笑。

斯巴达的每一个居民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幼稚的乌托邦,在坚固的外表下,实际上的斯巴达十分容易崩坏。不管是魔兽还是什么,都是在海德拉存在的情况下才保持了些许人性,但是一旦海德拉出什么事。比如海德拉外出一段时间,只要宙斯他们稍微传播出一点海德拉已经遇害的消息。

那么,恐惧就会如同瘟疫一般蔓延。而恐惧之后的呢?人们将不再因为海德拉的存在而控制自己的欲望,无所限制的欲望所带来的,似乎只有毁灭……

摇了摇头,海德拉将思维放空。

根据海德拉的推算,想要完成将希腊的壁轰碎的术式以希腊的力量至少需要四百多年,而这四百多年放在天使身上的话……从斯卡哈的描述来看也至少需要三百年左右。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