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5章

作者:李宅大人

闻言,宙斯等人对视一眼之后点了点头。

“可以,但是我不能信任你们。”

听到了宙斯的话语,海德拉立刻说到:

“向混沌之神·卡俄斯起誓,我海德拉若是违背契约天珠地狱,灵魂永坠地狱接受烈火灼烤!”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宙斯等人咬了咬牙。

所谓的卡俄斯乃是众神之前的存在,根据记载,宇宙之初,只有卡俄斯,它的形状不可描述;是一个无边无际、一无所有的空间。

随后他依靠无性繁殖从自身内部诞生了地母神盖亚、地狱深渊神塔耳塔洛斯、黑暗神俄瑞玻斯、黑夜女神倪克斯和爱神厄洛斯世界由此开始。

因此,以卡俄斯之名发起的誓言的约束力就算是众神也不能违背。

“好、你赢了,海德拉……”

一边说着,宙斯驾驭着乌云离开了爱琴海。

目送着宙斯离开,海德拉迫不及待的回到了海底。

克洛诺斯身上的大地神格即便是因为激战的原因而产生了裂痕,但是上面的神力依旧浓厚到一种难以置信的地步。

庞大的能量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身上的甲壳已经越来越紧绷,必须要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进行蜕皮。然后彻底的踏入成年期。

至于克洛诺斯的性命……海德拉还不打算彻底将之杀害,因为,克洛诺斯身后站着的乃是地母神盖亚以及泰坦神族!

而且克洛诺斯活着的话……对于宙斯他们而言,绝对算不上一个好消息。

因为,盖亚绝对不会坐视自己钦定的神王被推翻。

……

第一卷:正文·7·皿煮万岁!

一百年,为了消化克洛诺斯身上残存的神力,海德拉整整消化了一百年。

一百年,沧海桑田。爱琴海上出现了一座巨大的迷宫,里面关押着一头长着牛首人身的恶魔,米诺陶若斯。宙斯在奥林匹斯圣山上建造了大神殿,宙斯执掌天空,波塞冬执掌海洋,哈迪斯执掌地狱。奥林匹斯圣山十二主神归位。世间万物沧海桑田。

张开双眼,海德拉已经退去的躯壳。不再是单纯的蛇首,海德拉身上的鳞片布满了尖锐的凸起,并且因为吞噬了克洛诺斯的原因对于魔法拥有极高的免疫性,更重要的是,因为大地与泰坦的神力,不管天空还是海洋,人形还是蛇态。海德拉的力量都不会有丝毫的减弱,原本光洁的背后长出了如同旗鱼似得背鳍,蛇首已经失去了独角,转而代之的是后脑那些尖锐的角质层。

摇了摇身子,完成了蜕皮的海德拉是强大的,先在的海德拉甚至再面对宙斯的时候都有信心战而胜之,但是奥林匹斯山上的那群神明可不讲什么仁义道德,这一点在阿塔兰忒身上就可以看出来。

当阿塔兰忒在猎杀野猪之后,他的父亲开始重视阿塔兰忒,希望她结婚,而向女神发过誓要保持纯洁的阿塔兰塔并没有这个想法,于是同意和在一场赛跑中跑赢她的求婚者结婚,输了就得被杀死。斯库尼俄斯国王同意了,许多年轻人都因会禁不了诱惑死亡,直到墨拉尼昂出现。

墨拉尼昂向爱神阿佛洛狄忒求助,她便给他三颗金苹果让墨拉尼昂丢,当阿塔兰塔把他们捡起来时,就会减缓速度。那些苹果都是不可抗拒的,所以每当阿塔兰塔超过莫拉尼昂,他就把一颗滚到她的前面,让她追着跑,墨拉尼昂就这样赢了这场赛跑……

估算了一下时间,海德拉在海底昂起了蛇头。现在的海德拉但是身体的诗经便已经达到了五百米之巨,是真正意义上的翻手间海啸山崩。但是莫名的,即便是这么剧烈的动作,海面依旧平静无比。这便是小三的水元素亲和。

“听到了吗……有人在召唤我们……”

一边说着,海德拉缓缓地向上方游去。

而上方在干什么呢?身着古朴的破布以上,一个满面白须的老头恭恭敬敬的跪在海里。

“一百年了……整整一百年了……到了您回来的时候了,海德拉大人!”

听到了召唤的声音,海德拉从海里探出了头。

面前的这个老头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令自己十分熟悉,目光中的虔诚也不似作假,但是一百年的时光,足够掩埋许多事物。

“你……身上的气息令我很熟悉……”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老者浑浊的眼睛瞬间被泪水侵蚀。

将脑袋深深地埋在海水里,足足半响,须发皆白的老者虔诚的抬起了头。

“海德拉大人,就是在一百年前的今天,就是在这里。我失去了自己的名字,以您的代行者身份行走在各个城邦之中。一百年了……您整整失踪了一百年,万幸在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您的身影。我是您忠实的代行者,我是您行走在人间的影子。愿您的光辉照彻天堂——”

听到了老者的话语,海德拉微微点了点头,这么说来,面前的这个家伙应该便是当初那个在爱琴海岸向自己讨要解救之法的英俊少年了。没想到的是这么久过去了,他依旧活着,那个英俊的青年已经逝去,面前的这个老者脸目光都变的浑浊不堪。

“这是可悲、”

海德拉这么想着,虽然面前的这个家伙信仰着自己,但是海德拉本身并没有什么感触。

变成人类的样子,五米高的身上泛着青紫色到了鳞片,肩膀上的九个脑袋都直直的看着面前垂暮的老者。

“现在的南部领土什么样子?”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老者拿着木杖起身说道:

“虽然没有海德拉大人的统领,但是海德拉大人的精神已经传达了下来,人民自力更生,没有了神权的压制我们的人民安居乐业。但是雅典地区的人们始终对我们以兵戎相见。信奉着可悲的神权的他们始终不愿放弃那随时可能的天降横财……也就是神迹……”

而听到了老者的诉说,海德拉则是眯了眯眼睛。

自己从来不会进行什么所谓的神迹,毕竟自己已经沉睡了一百多年,看了一眼面前的老者,年轻时候的英俊隐隐的还在他的身上留下来些许轮廓。时间之神已经揉皱了他的肌肤。当初的英俊或许也只存在自己的记忆之中了……

手掌出现一滴毒液,海德将手上的毒液涂抹在了老者的额头。

“这是返老还童的剧毒、不要拒绝。这是你信仰皿煮的报酬,等价交换罢了、”

看着面前不断恢复稚嫩容颜的老者,海德拉缓缓说道:“好了,带我到贤者议会看看……”

“我们的人民,需要的是皿煮,共和、”

……

海德拉的领土便是伯罗奔尼撒半岛以及克里特岛两个岛屿以及中间的海域。

第一卷:正文·8·信仰九头蛇的斯巴达

变成半人的模样来到了现在海德拉的主城。

海德拉之所以会选择伯罗奔尼撒绊倒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伯罗奔尼撒半岛与希腊的主城,雅典城相隔的距离很紧,而且只有一个入口,便于封锁与入侵,而另一个,波罗奔尼撒半岛上存在着一个名字叫“斯巴达”的国家!

面前的斯巴达和自己意料中的一样,到处都是平房,没有什么高耸的建筑,但是走在街道上的每一个孩子都健硕无比,没有一个胖子,每一个都像是用刻刀雕刻的一样。

斯巴达的男孩子7岁前,由双亲抚养。父母从小就注意培养他们不爱哭、不挑食、不吵闹、不怕黑暗、不怕孤独的习惯。7岁后的男孩,被编入团队,离开父母过集体的军事生活。他们要求对首领绝对服从,要求增强勇气、体力和残忍性,他们练习跑步、掷铁饼、拳击、击剑和殴斗等。为了训练孩子的服从性和忍耐性,他们每年在节日敬神时都要被皮鞭鞭挞一次。他们跪在神殿前,火辣辣的皮鞭如雨点般落下,但不许求饶,不许喊叫,甚至不许出声。

没有城墙,甚至连像样的街道都没有。道路上是不是可以看到遭受毒打的孩子,这是可以理解的。斯巴达的儿童平时食物很少,但鼓励他们到外面偷食物吃。如果被人发现,回来要挨重打,因为他偷窃的本领不高明。

而且斯巴达人重视生育,严禁同性恋。斯巴达的婴儿呱呱落地时,就抱到长老那里接受检查,如果长老认为他不健康,他就被抛到荒山野外的弃婴场去;母亲用烈酒给婴儿洗澡,如果他抽风或失去知觉,这就证明他体质不坚强,任他死去,因为他不可能成长为良好的战士。

也正是因为斯巴达的残酷民风,正统的斯巴达人在全盛时期也只有9000人,而且这九千人种还是包括了妇女儿童。整个斯巴达就像是一个严格的大军营,斯巴达人崇尚武力,因此正统的斯巴达人不允许从事商业与务农,因为这种事情都是交给奴隶们的。

希洛人是斯巴达人的奴隶,斯巴达人将他们视为畜生,。希波战争期间,斯巴达人一次就征发了3.5万希洛人随军出征。他们被迫去打头阵,用自己的生命去探明敌方的虚实,削减敌方的战斗力。

不出意外的,希洛人经常会发动叛乱,因此就用一种叫“克里普提”的方法来迫害和消灭希洛人。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