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45章

作者:李宅大人

“并不是我突发奇想,事实上我和奥丁早就想好了。这不仅仅是为了拯救北欧,更是对你们的试炼。约顿海姆的霜巨人们开始对阿斯加德展开了连绵不断的攻击,在这种重压之下他们根本腾不出手去保护中庭的人族。而我则是因为吞噬了地神格的缘故拥有了伯罗奔尼撒半岛和克里特岛的神性半神格。属于这方世界的一员,如果我想要穿越壁的话势必会引起一些难以预料的灾祸——所以,这次的任务是交给你们的。”

闻言,奎托斯和列奥尼达对视了一眼,随即问道:“那我们的敌人是谁?”

耸了耸肩膀,海德拉淡然的说道:

“你们这次的敌人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生命,而是一把剑。”

“剑?”

点了点头,海德拉说到:

“洛丹伦王国的王子,阿尔萨斯因为受到了邪剑·霜之哀伤的侵蚀,现在的他已经开始为北欧的诸神黄昏展开了准备,翻是被霜之哀伤或者被霜之哀伤奴役的灵魂所杀死的恩,灵魂都会被霜之哀伤吸收,成为被奴役的一员。换而言之,被霜之哀伤杀死对于北欧的人来说就等于死后无法进入英灵殿·瓦尔哈拉。一旦诸神黄昏来临,霜之哀伤将会掀起吞没中庭的亡灵天灾。而那个时候,如果英灵殿里没有足够的勇者,那么就代表着整个世界连重生的机会都没有……”

闻言,奎托斯吞了口唾沫,随即皱褶眉头问道:

“这件事情托尔知道吗?”

“托尔他早就知道了,但是现在的他还无法解开他父亲给他设下的所有封印,无法回到阿斯加德的他会与你们一同在中庭作战!”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奎托斯点了点头。正准备向海德拉请辞的时候,一旁的海德拉突然说道:“对了,这次战斗并不是毫无报酬的。”

“报酬?”

看着疑惑的奎托斯等人,海德拉点了点头。

“作为报酬,奥丁将会在任务完成之后给你们一根的世界树的枝干,可不要小看了这一根枝干,奥丁的兵器,誓言与流星的宿命之抢·大神宣言·冈格尼尔便是用世界树的枝干配合原初卢恩制作而成。冈格尼尔的力量单纯而强大。一掷出就一定会命中目标,而且一旦被命中就一定会被彻底贯穿。如果你们能够得到世界树的枝干,我可以为你们其中的你个人打造一个不错的兵器……”

闻言,奎托斯点了点头。

“那您就等着吧!我们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将世界树的枝干带回来!”

闻言,海德拉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

“带领你们前往北欧的向导是齐格飞,就竞技场排名在奎托斯下面的那个剑士,另外,北欧神系中有一些遗落的神器你们可是试着收集一下。你姐姐不是正好缺一把弓箭吗?北欧那里有一把妖精之弓·希尔文。那把弓弩拥有神奇的力量,你如果寻找到可以带回来交给阿塔兰忒。另外,霜之哀伤是原初卢恩·悲怨的正体,千万不要用手触摸那把邪剑,一旦触摸到的话里面的怨恨之魂将会侵蚀你们的神智,到时候即便是我也无法将你们救回来……”

闻言,奎托斯点了点头。

“恩,知道了!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一边说着奎托斯等人转身离开了大神宫,大神宫外,托尔和齐格飞正站在那里等着他们出来。

“呦~看样子……你们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闻言,托尔点了点头。

“北欧毕竟是我的家乡,我的家乡陷入了如此危机,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平静下来……”

正说着,一旁的瑞兹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手中依旧拿着厚厚的斯巴达大法典,瑞兹看了一眼面前的众人。

“海德拉大人说了,为了保证速度,让我来将你们传送到斯巴达和北欧的壁之空洞。要和家人告别的话最好快点。”

闻言,众人对视一眼之后默契点了点头。

“我们准备好了。”

闻言,瑞兹点了点头。

“空之卢恩·曲境折跃!”

……

要上课了,临走之前求个票票~~~

第一卷:正文·61·宙斯的铁桶神权-内应

感受着大神宫之前猛然之间消失的气息,海德拉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不出意外的话瑞兹应该已经带着奎托斯他们踏上了迎战黄昏的旅程,奥丁那边的霜巨人现在陷入了莫名的狂暴之中,几乎是不分昼夜的对着阿斯加德发起冲击……

“看样子,北欧的诸神黄昏来的要比意料之中的更早,而且……要比意料之中的更加猛烈!”

一边想着,海德拉眯了眯眼睛。

要说阿斯加德众神之中战斗力最强的是谁,那么毫无疑问,肯定就是成长起来的雷神托尔。而现在的托尔,还依旧在斯巴达进行磨炼。

诸神黄昏真正的开始是从洛基挑唆盲神用榭寄生杀死巴德尔开始的,在原本的故事中,盲眼的黑暗之神1在无意之间杀死巴德尔之后,洛基本人的罪行亦是被发现。于是洛基受到了最严厉的惩罚。奥丁把瓦利变成狼,让它咬死了兄弟纳尔弗,并用纳尔弗的肠子将洛基捆绑在山涧之中。并唤来一条巨大的毒蛇,从它可怕的毒牙缝间,滴出一滴又一滴的毒液落到洛基脸上,一秒也不停息。

只有洛基的妻子西格恩知道自己丈夫的内心,他深切地知道自己的丈夫仅仅是因为自己内心的压抑不住的好奇从而做犯下了如此大错,但是西格恩无法令众神回心转意,因此她便枯坐在被绑缚住的洛基身旁,用黄金杯来承受毒液,不让毒液落到丈夫脸上。但是每当杯子的毒液满溢出来,她必须站起来去把毒液倒掉,这时洛基脸上的皮肤就会被落下的毒液灼烂。在恐怖与痛苦中,洛基失声痛哭,浑身发颤,甚至引起地震。在这无边无际的痛苦时光里,洛基一直到诸神黄昏才脱困而出。然后,与其宿敌,看守彩虹桥的海姆达尔同归于尽……

而现在,洛基已经被海德拉拐到了奥林匹斯山那块,因靠着北欧火神的神明,宙斯等人自然不敢怠慢,好吃好喝的供养着洛基希望能够得到北欧神系的友谊。

只可惜他们低估了洛基的恶作剧功力。

虽然还没有按照海德拉的想法散播梅毒,但是除了宙斯,海德拉以及波塞冬这三个神系主干之外,其他的神明,包括另外九个主神,每个都受到了各式各样的恶作剧。

如铸造之神在铸造的时候炉火莫名熄灭,阿波罗身为医药之神在研究医药的时候因为受到了洛基的惊吓不小心打翻了装满瘟疫的瓶子,赫尔墨斯在传达宙斯话语的时候发现自己背囊里的卷轴画满了各种各样重口味的图片……但是别说,质量还不错。看的赫尔墨斯都硬了。

想想看,在凡人们崇拜的目光之下,赫尔墨斯一脸庄重的从背囊中拿出黄色 图片,主角还全都是奥林匹斯山的神明……关键是信使还硬了……滋滋滋,大不敬,大不敬……

虽说这对宙斯的神权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这并没有动摇宙斯神权的根基。

根据海德拉的观察,太阳神的神格基本上已经被阿波罗所侵蚀完毕,赫利俄斯的太阳神神庙基本上除了深山老林之外已经不大多见。换而言之,宙斯的神权已经稳固!

宙斯他们父辈,提坦神们被囚禁在冥府之中有哈迪斯看守。十二主神除了包括宙斯在内的六个兄妹,剩下的六个,战神·阿瑞斯是宙斯与赫拉生下的儿子。战争与智慧之神·雅典娜是宙斯和原配妻子,智慧女神·墨提斯孕育的女儿。众神的信使·赫尔墨斯是宙斯与迈压生下的孩子。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是宙斯与勒托剩下的女儿。而阿波罗则是阿尔忒弥斯的亲哥哥……然后便是赫菲斯托斯,虽然是工匠之神。但是赫菲斯托斯说白了也就是为他们打造兵器的工匠罢了,战斗力并不想哈迪斯那样拥有扎实的根基,也不像宙斯那样拥有能够驱使雷霆的战矛。而赫菲斯托斯也没有什么争霸的心思,一心扑在锻造上面,基本上都是居住在西西里岛上的活火山之中利用地脉之火打造兵器,这令宙斯无比放心,而且为了给其他外姓神明树立一个标杆,所以宙斯便将十二主神的位置给了赫菲斯托斯一个……虽然没有实权,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也让其他外姓的神明看到了上升的希望,也正是因为如此,宙斯的神权变的更加牢不可破……

虽然为人贪财好色,但是作为统治者的心计,宙斯要远超他的父辈。

眯了眯眼睛,海德拉沉思片刻之后打开了与战神·阿瑞斯的契文连接。

“阿瑞斯,将你手中的地之权杖交给宙斯,无比谋取宙斯的信任!”

“哈?为什么?”

“照我说的做即可……不要担心,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不会害你的……”

一边低吟着,海德拉的目光愈发冰冷。

阿瑞斯是自己在奥林匹斯山的重要内应,一个内奸在敌人的信息中枢这对于海德拉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事请。

宙斯在奥林匹斯山的神权统治就像是一个铁桶,而阿瑞斯的存在则是成了这个铁通唯一的突破口。如果没有必要,海德拉自然不会将之轻易牺牲,但是在不过早牺牲的前提下,阿瑞斯能做的还有很多……比如说,让他们之间互相猜疑……

正想着,美杜莎突然走进了大神宫。

“大哥,你看到二姐了吗?最近她好像经常外出,一出去就是一整天……我有点担心。”

闻言,海德拉皱了皱眉头,随即发动地神格开始寻找。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