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42章

作者:李宅大人

五十年之后的战争,将会决定海德拉和奥林匹斯山的整体走向。

“未来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呢……”

一边想着,海德拉眯了眯眼睛。

可以预见,虽然奥林匹斯山的新神们无法参与战斗,但是肯定会有数都数不清的半神英雄出现。而那个时候,对抗那些半神英雄的。便是斯三百禁卫与尼米亚猛狮,米若陶诺斯这种强横战力了……

明天赶火车,提前请假~

求票票~~~~

第一卷:正文·56·疫医军团

最近的斯巴达多出了一些十分神秘的人,他们一般都行走在街道的阴影之中,浑身上下都覆盖在黑色的斗篷之下。

来去匆匆,从来不和其他人说出一句话,据说,他们便是斯巴达最神秘的部队。

甚至在某些程度上还要超过三百禁军的顶级部队。

他们是最近才出现的,或者说是海德拉最近才组建的。

他们叫做疫医,又或是疫医部队。

他们的形象就和后世的鸟嘴医生一样,带着圆形的绅士礼帽,浑身覆盖着黑色的斗篷,即便是透露出来的手掌上也带着皮革手套。面孔用皮革制成的鸟脸面具所覆盖,双目之处用玻璃覆盖着。

一身的黑色仿佛在无声的诉说着他们的危险。

守门手持短杖,短杖的顶端雕刻出乌鸦的样子,乌鸦代表不详,因为乌鸦是食腐生物,他们所出现的地方往往都是战场之类肢体比较多的地方。

而事实上,疫医部队仅仅是海德拉组建的生物战部队,简单地说他们就是专门研究病毒,致病菌之类的特殊部队。

之所以穿成这样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的黑色斗篷是用魔兽皮编制而成,这样他肯依有效的隔绝病菌的入侵,而他们的鸟嘴面具里则是填充了各种各样能够净化受污染空气的特殊香料。他们手中的木杖可不是用来辅助行走的,而是为了防止因为用手触碰导致细菌感染的道具,简单地说就是在翻尸体的时候不用手,而是用木杖。因为用手触碰致病菌的时候极有可能会自己也受到传染,而一旦受到传染,那么即便是疫医部队的一员,也会被立刻清除。原因无他,他们进行的实验实在是太危险了……

“大人,您口中的青霉素我们已经有些眉目了。等青霉素彻底研制成功,斯巴达青年的生病率将大幅度降低!但是很可惜,我们只能有您口中的土法制备,没有更好的仪器我们的产量会受到阻碍……”

点了点头,海德拉淡然的说到:

“青霉素的作用是破坏细菌的细胞壁并在细菌细胞的繁殖期起杀菌作用,他的潜力远非你能所知道的,至于仪器……下去吧,我需要思考一下。”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那个鸟嘴面具上烙有黄铜疫医恭恭敬敬的对着海德拉行了一礼,随后缓缓褪下。

这群疫医的真实身份其实都是斯巴达城邦中的医生,他们对于医学这种东西原本就有这比较基础的认知,所以教授他们关于病菌之类的提取相对来说比较轻松。

疫医一共有三种,他们的类型用面具来划分。鸟嘴面具上烙这黄铜是负责研究有益菌,如青霉素,抗生素的疫医,烙着黑铁的负责研究致病类细菌,病毒。如天花之类的疫医。而什么都没有烙着,单纯是用皮革制成面具的则是负责协助的疫医。

另外,还有作为战斗的疫医部队,他们是从文职青年中挑选出来的精英,虽然他们用的也是纯粹皮革制成的面具,但是他们的用的手杖雕刻着的并不是乌鸦,而是秃鹫。另外,他们的武器则是连接着病毒试管的弓弩。

因为是从事文职,他们对于这种东西有着比较良好的相性,但是毕竟是从事文职,他们对于这种学术类的东西虽然接受能力要强过从事战斗的青年,但是他们的体力却是个硬伤。

但这并不用担心,海德拉从哪些被死灵之书感染的生物身上提取了一种类似肾上腺激素之类的东西。一旦注入这种激素,虽然可以得到强大的力量,但是作为代价,随之而来的便是生命力的永久消耗。而且产量极低,仅仅只能维持疫医部队的正常分配。想要让斯巴达的军队大规模装备是不可能的……

摇了摇头,海德拉将目光看向了黄铜疫医递上来的报告。

青霉素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现之一。他的音译叫做盘尼西林,在原来的历史上,青霉素在二战末期出世,也正是因为青霉素对伤口感染的疗效。几乎是瞬间扭转了盟国的战局。战后,青霉素更得到了广泛应用,拯救了数以千万人的生命。当到了1944年的时候,药物的供应已经足够治疗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有参战的盟军士兵。因这项伟大发明,1945年,弗莱明、弗洛里和钱恩因“发现青霉素及其临床效用”而共同荣获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而因为海德拉的出现,显微镜这种东西的发明被再度提前,疫医们在一种甜瓜上发现了可提供大量提取青霉素的霉菌,并用神性与魔兽的血调制出了相应的培养液。有了青霉素,也就代表着斯巴达的士兵们不用再担心因为伤口感染而死亡。

但是在因为知识的封锁,海德拉根本无法制造出足以提取青霉素的精密器械,土法提取的青霉素产量根本无法保证,而且青霉素的纯度也无法和后世的相比……

就在海德拉想着的时候,另一边,北欧。亦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

青霉素的土法提取在网上就能搜到,并不是我胡乱编造的……

总之,明天要上火车了~

求票票~~

晚上还有一更

第一卷:正文·57·斩裂剑-霜

北欧,中庭。

北欧神系最重要的东西便是世界树,世界树的树种是白蜡树,很难想象世界树的巨大,世界树的上诞生了九个世界,米德加尔特,也就是所谓的中庭,这里便是人类居住的地方。

中庭位于世界树的中央位置,是一个圆形的大陆,四周环海,而海底的泥床之中沉睡着的便是传说中的尘世巨蟒,耶梦加得。

中庭分为很多王国与部落,位于中庭冰寒之地的人们往往都是以部落的形式存在的,他们自称为维京,并且以奥丁为信仰,因为他们深信着,奥丁的加护可以让他们不惧伤痛,永不败北。这一类人被称之为狂战士,往往只穿戴着最简易的装备便冲入敌阵大杀四方。

冰寒之地的冻土下据说埋葬了很多恐怖的生物,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恐怖的传说已经变成了半真半假或者单纯是用来唬小孩子的故事。

即便是真的。也没有人相信故事中的内容。

冻土上没有绝对的国王,近几年冻土的范围又扩大了,这令其他人类王国的魔法师与贤者们有些恐惧,因为根据古老的传说,这便是芬里尔之冬降临的前兆……

信条崩坏,所有的咒文都会失去禁制,所有人都可以轻易的精通那些需要大毅力才能学会的东西。

这听起来是个好事……

但是实则不然,人类是野兽,正式因为力量的制约,人类从野兽变成了拥有智慧的杂食性动物。一旦失去制约,贤者们甚至可以预见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芬里尔在不断地撕扯着捆绑在身上的锁链。

芬里尔是洛基的孩子之一,也是被奥丁认为是最危险的魔兽之一。

矮人们用石头的根、猫的脚步声、鱼的呼吸、女人的胡须、熊的跟腱以及鸟的唾液铸造成了一根极其坚固的锁链,而作为代价,石头失去了根,猫失去了脚步声,鱼失去了呼吸,女人失去了胡须,熊失去了跟腱,鸟儿失去了唾液。而取而代之的便是一根名为克雷普尼尔的锁链,说是锁链,其实是一根如同绸子一般丝滑柔顺的布带。为了捆绑芬里尔,托尔的哥哥,战神提尔说到:“这是一根极其坚固的锁链!我们想测试一下你的力量到底有多大!你不信的话,我可以把我的手放在你嘴里!”

听到了提尔的话语,芬里尔点了点头。

不出意外的,芬里尔被克雷普尼尔轻松锁住,看到众神根本就没有打算放开自己,于是芬里尔便咬断了提尔的手臂。

要知道,提尔之所以被称之为战胜,正是因为他那一手精湛的双刀,失去了一只手臂对于提尔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大。

单至少从现在来看,都是值得的……

芬里尔被锁,芬里尔之冬的蔓延被极大地减缓。而芬里尔便在这无尽冻土最深的地方不断地撕扯着这名为克雷普尼尔的锁链。

但是我们的主角并不是芬里尔,而是被芬里尔撕扯下来的提尔的断腕。

当初将手放在芬里尔嘴里的时候,提尔手中拿着的并不是他中意的双刀之一,而是因为力量虽然强大,但是会给主人带来危险的魔剑,斩裂剑。

斩裂剑相传是主神奥丁的孙子斯瓦弗尔拉梅王让侏儒打造了此剑。斯瓦弗尔拉梅王以杀掉矮人作为威胁,要求杜华林和杜林打造出一把“用黄金铸造剑柄和腰带,削铁如泥,不会生锈,百发百中的神剑”。杜华林与杜林虽然不甘愿地将剑完成,但也在剑上刻下了诅咒:“斯瓦弗尔拉梅必将因此剑而死;除了斯瓦弗尔拉梅外,接下来的三位剑主也必将因此剑而死。”

因为机缘巧合,斯瓦弗尔拉梅知道了诅咒的秘密,于是便将斩裂剑交给了提尔,希望提尔的神力能够压制诅咒的力量。但是因为提尔更擅长双刀,所以这把剑也就被搁置了下来。

后来因为芬里尔的原因,斩裂剑掉落在了冻土的一个未知的角落。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