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32章

作者:李宅大人


“昆特牌?那是什么?”

“一种在北欧很有趣的小游戏,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

“当然……”

一边说着,二人走进了小巷子。

另一边,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海岸线,从水中探出头来,海德拉松了一口气。就向阿瑞斯说的一样,阿玛宗与伯罗奔尼撒半岛整整隔着一个爱琴海,一个在极东的小亚细亚,而另一个则是在爱琴海的西南角。其中的路程要是普通人的话,至少要走上个几年,好在海德拉并不是普通人。

也难怪没有人敢到无底之渊,空间的不完整实在是到了一定的境界。

也是苦了乌拉诺斯老神王,明明知道自己的J J掉在那里,但就是拿不到。就像是你游戏的时候刚打完世界BOSS,突然那个极品兵器兵器掉到了墙缝里,还是那种卡都卡不进去的墙缝里。

说起来,乌拉诺斯J J流出的血液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会自主的变成各式各样的妖怪,而无底之渊的空间是极度不稳定的,换而言之,爱琴海之所以布满海怪,很大程度上的原因就是因为乌拉诺斯的J J……

“海怪是斯巴达城重要的组成部分……可不能就这么遗失了这庞大的战力……”

一边想着,海德拉开始权衡利弊。

原始神族的力量是在新神之上的,因为他们便是某一件事物的具象化,原始神族可以为斯巴达与海德拉的前期乃至后期发展谋得巨大的利益,但是海怪的力量一样是庞大的,海怪配合和斯巴达战士,基本上就是制霸爱琴海,就算是波塞冬的军团那也要退避三舍……

“利弊呀……利弊……”

一边低吟着,海德拉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说,先回到斯巴达主城在说吧,算算时间,北欧的使者应该也到了吧……

惯例求票!

第一卷:正文·42·柯罗诺斯,阿南刻,斯巴达

银白色的头发,皮肤泛着圣洁的光辉,柯罗诺斯闭着双眼,孤零零的站在无尽虚空之中。

他打的周身环绕着一个金黄色的大光轮,光轮之上凸起着十二个节点。每个节点一个符文,每个符文一个世界。

当然,这并不是指有十二个世界,而是代表着每一个符文都是不同时间线的希腊神话世界。

出去周身的大光轮,柯罗诺斯的身后还有三个小光轮,分别代表世界的秒,分,时。

睁开双眼,柯罗诺斯淡然的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世界的命运之线应该并不是这样的吧……”

话音落下,空旷的虚无之中响起了一道静丽的女声。

“杂乱,无序。海德拉的命运线已经超出了命运长流。就像是一道蛛网,所有和海德拉命运线有所交汇的命运同样浑浊不堪……令人作呕的命运波动,如同腐败之物般不断额撕咬着其他的命运。这已经不是简单地依靠操控命运就可以改变的了的了……”

“呵、看来就连能操控世界必然性的阿南刻,你也有无力的一天呀……”

“不知所谓,你不是可以穿梭在不同时间节点改变既定的事实嘛?为什么你不去亲自纠正扭曲的时间?如果我没记错,珀尔修斯的存在应该不是现在这样的吧。”

一边说着,阿南刻的声音之中多出了些许轻笑,这令站立在无尽虚无之中的柯罗诺斯感到微微的不爽。

但是这不爽并没有持续多久,摇了摇头,柯罗诺斯张开了自己的双眼,柯罗诺斯的双眼是湛蓝色的,其中闪烁着点点星光,看起来就是将一片星空截取下来然后存放到这个眼眶里一样。

“世界已经渐渐的超出我们的理解了,但是无妨……只要海德拉不破坏这个世界,就随他去吧……”

一边说着,柯罗诺斯重新闭上了眼睛,无边的黑暗再一次的陷入了寂静。

或许,这是几乎无尽的岁月之中,他们两个仅有的几次交流吧……

曲高和寡,身为超原始神的他们要比寻常人承受更多难以承受的。

另一边,海德拉则是再一次的回到了大神宫,那个自己阔别已久的大软塌。

“果然不管在哪里,还是自己家最舒服……”

低吟着,海德拉拍了拍手,随后,几个斯巴达卫兵便扛着直径一米的大果盘走了进来。

“真是万恶的封建社会……”

一边说着,海德拉让那群卫兵离开了大神宫,果盘上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美食。

事实上,古希腊的饮食风俗和现代社会截然不同,他们认为吃多了食物会让人变得愚钝,也正是因为如此,希腊的人们所谓的开宴会也就是一起聊聊天。

更重要的是,古希腊人认为水是不健康的,喝多了会损害自己的身体。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宁愿喝麦片粥也不会饮水,除非是实在没有能解渴的东西,否则他们是不会和白水的…

为了纠正他们这一点,海德拉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工夫。

无所谓的捏起一串葡萄,海德拉直接整个丢尽了自己嘴里。葡萄在希腊人眼里被视为智慧的源泉,古希腊在有关陶器的绘画上、壁画中随处可见葡萄。当然,比起葡萄酒,现在的斯巴达城更流行大麦酒之类的液体饮料,因为这不仅仅可以用来填饱肚子,而且粗犷,浓烈的麦香更符合战士们的舌头。

自己已经通过空间之首吧J J还给了乌拉诺斯,不管怎么样,乌拉诺斯都是一个雄性,就像是中国的古代,家里没什么变故谁想把自己变成太监?更何况是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雄性,乌拉诺斯。

说起来也可笑,被认为雄性象征的乌拉诺斯居然没有了雄性的命根子,真是可悲得很……

原始神族的伟力直接牵扯到事物的本身,如果没有必要,海德拉并不打算无缘无故的与之结怨。倒是那个所谓的北欧使者,自从来到了斯巴达后,斯巴达城里慢慢的兴起了一种叫做昆特牌的小游戏,要知道,斯巴达并不禁止赌博,甚至就连斯巴达角斗场都有官方运营的赌盘。

赌博作为斯巴达的收入来源之一,海德拉自然不会禁止他。但是过度的沉迷赌博可不是好事情,玩物丧志可不是说说看的。

“或许电疗是个不错的治疗手段……”

一边想着,海德拉正准备在那起一串葡萄的时候去发现盘子已经空了。

转头看去,海德拉的胞族们对着海德拉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

“虽然用的是一个胃,但是舌头不是共用的呀……”

……

求票票——求票票——以上。

最近每天都要进行加更,我开始思考要不要提高悬赏额度了……

第一卷:正文·43·入冬

时间过得很快,在海德拉回到斯巴达之后没过多久,天气就已经开始转冷。

洁白的雪花从天空中落下,如同鹅毛般的大雪令斯巴达的孩子们玩的十分开心。

“……瑞雪兆丰年,看样子明年应该会是一个好年……”

一边说着,瑞兹接住空中飘落的雪花,因为掌心的温度,雪花很快便融化成了一滴水。

这令一旁的杰洛特有些不知所谓。

“在北欧,这种天气随处可见,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第二年会是一个好年。”

“那是因为你们那里地少,山多。不易桑种。说起来,你们那里有不少人都已经越过壁来到这里了吧?”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