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255章

作者:李宅大人


随后,海德拉体内的血脉力量开始涌动,在海德拉的意志下这股能量与春日部耀的恩赐产生了神秘的连接。

“呃……”

就在春日部耀即将接受这份力量的时候,春日部耀呕出了一口的鲜血……

“没事吧?!”

一旁的久远飞鸟连忙凑了过来,甚至有些生气的看着海德拉。

“你对春日干了什么?!”

但是还没等海德拉说什么,一旁的春日部耀便摆了摆手……

“不关海德拉先生的事……是我没能承受住海德拉先生的力量……”

“力量?”

久远飞鸟显得很是疑惑。

而一旁的海德拉则是淡淡的说到:

“春日部耀的能力很奇特,甚至可以接受幻兽种以及长生种的力量……我刚刚试了一下春日部耀能力的极限。就现在的力量而言,一些生命层次稍高的幻兽你还是无法驾驭的……”

一边说着,海德拉用生机将春日部耀因为反噬而首创的部分滋养恢复。

“但是虽说如此,九头蛇的毒性你应该能掌握上一部分……算是一点小礼物吧~”

说着,海德拉耸了耸肩膀。

目光之中则是流露出了些许的思索。

对于春日部耀的能力,海德拉微微有些上心。海德拉身为斯巴达神权的中心,再加上世界树的能力,自然而然的染上了全知的部分能力。在海德拉的窥探中,春日部耀的能力叫做“生命目录”。

比起百科全书这个称呼,生命目录反而更像是一种科技树,简单地说如果春日部耀得到了幻想种的一根羽毛或者一根鳞片,便可以通过不断地解析从而获得幻想种的能力……

“生命目录”的极限因为海德拉的全知只是一部分的缘故所以无法彻底掌握。但是就现在而言,春日部耀的能力还是受到其本体限制……

或者说是自我保护,如果强行用脆弱的身体去操控强大的力量,爆体而亡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

正聊着,众人已经来到了境界门的面前。

……6

周二赶火车,提前说一声,可能晚更。

求票票……

第二卷:番外·9·白夜叉

前文说过,箱庭的面积可以与恒星匹敌,虽然是第三观测宇宙,但是说白了,箱庭之中的绝大多数还都只是普通人,七位数和六位数的才是箱庭民众的主要构成。如此广阔的面积,有很多七位数的人甚至连一辈子都无法离开共同体的领地。因此,境界门也就应运而生了。

所谓的境界门说白了就是为箱庭各个阶层的人准备的空间传送装置,基本上箱庭的每一个比较出名的共同体都会设置上一个传送门。无名之前也有,但是在魔王的浩劫中疫病被夺走了……

比起无名的共同体,这个名为白夜叉所在的这个共同体显然强上了不知一倍,欧式的房屋此起彼伏的立在街道两旁,虽然不知道箱庭的货币究竟是什么,但是看得出来,这群人都在卖力的招揽客户……

在黑兔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一个日式风格的物资面前。比起街道上其他的商店,这里可以说是门可罗雀。一个人都没有。

缤纷的樱花绽放在庭院之中,微风吹过的时候亮粉色的花瓣亦是随风落下。

说起来……箱庭似乎永远都是四季如春的样子……

白夜叉所在的共同体,“千眼”其实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共同体,而是在一群拥有着关于“眼”恩赐的人共同聚在一起从而出现的商业型共同体。没有纯粹的敌人,所以千眼可以说是遍布箱庭的各个阶层。而千眼的商店在大型的共同体城池中更是随处可见。

就在众人准备走进去的时候,一个身穿和服的女仆BIU的一下就出现在了黑兔的面前:“抱歉!今天暂停营业!如果没有事情的话就请回去吧!”

一边说着,女仆的目光中升起了些许的蔑视与无奈。

倒不是女仆恶心什么土包子,身为千眼培训的店员,女仆自然不会像都市小说里的汽车售卖员一样蔑视主角……但是……

看着面前的女仆,黑兔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但是就在一旁的逆回十六夜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屋子的们突然被一双洁白的小手给推开。然后……一道黑色的身影径直从冲进了黑兔的裙底并将之装进水池之中!

“掀群,推到一气呵成!豪杰!”

听到了逆回十六夜的话语,在黑土裙底不断松动的小只身影示意举起手臂,竖起了一颗大拇指。

与逆回十六夜的大拇指遥相辉映,不管是久远飞鸟还是一旁黑贞等人都面不改色的和逆回十六夜拉开了距离……

原本只以为这家伙是个战斗狂,没想到居然是还个变态……

但是看到了白夜叉的出现,女仆的脸上显得很是无奈。

就在女仆准备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白毛萝莉则是挥手说道:“嘛,黑兔什么的就不要管那么多吗~”

“可是我们的店已经出现负收入了!”

女仆的脸上充满了无语。

白夜叉大人什么都好,即便是对待身为店员的自己也是一副随和的样子,甚至就连自己犯错的时候都能以“没事的啦,让我摸一摸就放给过你~”这种开玩笑的语气糊弄过去。

之所以排斥黑兔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黑兔因为共同体无名的缘故,所以经常是一负资产的状态来到千眼的,而黑兔一旦出现困难白夜叉也是毫不犹豫的进行经济上的援助……

也正是因为如此,白夜叉的小店通常是以负收入的状态去向上层汇报的……

所以,女仆才会如此排斥黑兔。

其实说白了也是因为黑兔白嫖了太久……

虽然知道是自己做的不对,但是黑兔也是属于无奈之举。魔王的摧残令“无名”失去了所有的成年人。除了黑兔,因为箱庭贵族的身份,黑兔没有受到波及。虽然孩子们很努力,甚至每天要走上数公里去运来生活用水,但是孩子毕竟只是孩子,再加上“无名”先前的土地完全无法种植农作物。因此,黑兔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很无耻,但是依旧不得不向白夜叉申请援助……

关于魔王的事情,很少有共同体会注意。因为箱庭世界每天都会有数不清的共同体变成无名。当初那个人类史上杀死魔王数目第一的共同体“阿卡迪亚”已经消亡了,现在的黑兔只是“无名”的一员。

没有人会闲到无聊的去了解一个“无名”的过去……

任你将相王侯,依旧枯土一杯。过去的荣耀,是真的没用,拿出来说也只能徒遭讥讽罢了。也因此,黑兔很少向外人透露曾经身为“阿卡迪亚”的荣耀,因为以现在的这个样子,说出来与只能是在“阿卡迪亚”这个荣耀的名字上抹黑罢了……

也正是因为黑兔的再三缄默,所以才令现在的女仆充满了无奈……因为在女仆的眼里,黑兔就是个无耻之尤的白嫖混蛋,如果知道了黑兔所背负的……相信态度会好很多吧?

“没关系的嘛~~~黑兔这么可爱~即便是犯点错也是可以谅解的!~~~”

一边说着,白毛萝莉擦了擦鼻子上的水渍。

看着白毛萝莉,海德拉眯了眯眼睛。

实力应该在三位数左右,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并没有神格……根据自己那部分“全知”所回馈的信息来看,这个白毛萝莉的全盛时期应该是二位数……

“打不过……也死不了,但是有可能会被封印……”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