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252章

作者:李宅大人


“其实本来不是的!都是因为三年前遇到了一个魔王……所以才……这样……的……”

黑兔的声音中充满了没落,黑兔的共同体叫做“Arcadia”过去曾是箱庭整个东部区域势力最庞大的共同体,被称之为人类史上打倒最多个魔王的共同体。以金丝雀,一个少女为首,为了杀死封锁人类未来的最强魔王──“人类最终试练”之一的“闭锁世界”,避免人类进入家畜化的结局而建立的共同体。

但是在三年之前,他们遭到了一个未知的魔王的袭击,随后。在一夜之间,他们失去了所有的东西。共同体的核心成员,共同体的名号,以及共同体的旗帜。甚至就连共同体原有的土地上的生机都被一并夺走……

而这,都是一个魔王造成的。

魔王拥有着能够无视其他人意愿强制进行恩赐游戏的能力。因此,魔王可以强制进行悖论游戏,即以人类身份根本不可能完成的胜利条件……

于是,原本东部势力最为庞大的共同体一夜之间便变成了这副模样……

没有名字,他们现在的共同体叫做“无名”,因为他们原有的名字,Arcadia(即阿卡迪亚,又指世外桃源)已经被夺走了……而向他们这样的“无名”,箱庭还有许多,许多……

看着面前没落的黑兔,海德拉也猜到了些许的真相。事实上,在海德拉从逆回十六夜的口中得知了魔王拥有强制进行恩赐游戏的权利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些许的事情。

魔王,从字面意义上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随心所欲,肆意而为。

拍了拍黑兔的肩膀,就在海德拉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逆回十六夜则是说道:“失落有什么用?失去的,在抢回来不就好了吗!一个不剩的全都抢回来!抢过来!”

有些哑然的看着身旁的逆回十六夜,海德拉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这家伙倒是出乎意料的和我的胃口。”

……

求票票……

第二卷:番外·6·无名

在黑兔的带领下,海德拉和逆回十六夜终于还是来到了所谓的共同体,“无名”。

连名字都被抢走,从各种意义上来想都是极其的可悲……

共同体所在的地方可以说是赤土千里。没有丝毫的生机,是真正意义上的已经死掉的土地。

“也难怪被称之为魔王,掠夺的还真是彻底呢,这种土地别说粮食了,就算是杂草都无法生长吧?”

一边说着,海德拉弯下身子捏起一把枯涸的泥土,目光之中带着点点的惊叹……

苦笑了几声,黑兔似乎并不像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这可以理解。毕竟没有多少人演绎听到其他人谈论自己那悲惨的过去……

摇了摇头,海德拉将手中的泥土丢到一旁,随后面无表情的跟着黑兔走进了面前的落魄城市。

字面意义上的落魄,低矮的城墙在这个到处都是非人类的世界中与不设防没有什么区别。城墙里面基本上都是低矮的平房,看起来就像是隐于深山之中的破村子一样。而且更重要的是,整个城市连一个大人的身影都没有。到处都是小孩子,如果黑兔说的不错的话,那些人应该都已经被夺走了……

“这么想想还真是可悲呢……”

一边想着,海德拉微微侧了侧脑袋,目光中闪烁着意义不明的精芒。

看到了黑兔回来,那些孩子们顿时开始吵吵闹闹了起来。看着拥成一团跑到自己面前的孩子们黑兔的脸上亦是升起了些许的笑意。

而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不远处的小屋子里也走出来了一个年龄看起来不到十五岁的少年。以及……

黑贞。

看到了黑贞的身影,海德拉挑了挑眉头,随即松了口气。因为从其的状态来看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不过想来也是,这里属于箱庭的外层,这里生活的人实力也都在七位数至五位数之间。虽然无限宝石的能力在这个世界会受到削弱,但是依靠着诸多BUFF加成,黑贞的力量应该也得有五位数上层……

不要以为五位数下层很弱,要知道,五位数已经是箱庭的主流战力了。除去四位数乃至而位数级别的高端战力,一般情况下每个共同体之间所比拼的就是五位数。

就黑贞的能力,不管是到了那个共同体都可以得到应有的礼遇。因为黑贞的能力不仅仅是无限宝石。最起码就想听而言,黑贞真正珍贵的能力是“龙之魔女”这个BUFF……

看到了海德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黑贞松了口气,但是很快黑贞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冷哼一声算是回应了海德拉的示意。

“你好,海德拉先生。我是仁·塞拉尔,如果没有其他的去处的话我们这里有很多空房子。”

一边说着,那个小男孩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房屋。

虽说没有人住,但是看得出来那里已经经过了打扫。可能也是为了未来那些会回来的伙伴而准备的吧……

闻言,海德拉眯了眯眼睛。

海德拉并不打算待在这个“曾经”十分强大的共同体里面。过去的强大也只是过去罢了,海德拉并不认为一个连名字都无法守护的共同体有什么值得自己探究的东西。事实上,如果不是黑贞出现在这里的话,海德拉甚至都不会来这里……

对于箱庭,海德拉还只是留存于水神的讲解,并没有过多的深入。一个辉煌的过去还不如一碗现成的米饭实在。如果想要快速的了解箱庭的话,直接加入一个大型共同体无疑是更加轻松的捷径……

点了点头,就在海德拉准备拒绝的时候,一旁的黑贞则是快速了说到:“那我们就住在这里了!”

闻言,海德拉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黑贞。似乎是感受到了海德拉的注视,黑贞转过头对着海德拉狠狠地瞪了瞪。

这令海德拉有些摸不到头脑,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招惹到他的地方吧?难道是因为自己来晚了?以黑贞的性子不可能会在意这种东西的说……

就在海德拉疑惑的时候,一个留着灿金色短发,狐耳,长着两条狐狸尾巴的小女孩拿着一个花环跑向了黑贞。

“黑贞姐姐~~~我给你编织了一个大花环~~你带上一定很漂亮~~~”

听到了小女孩的话语,黑贞的面孔一下就柔和了起来。看着踮起脚将花环地给自己的小女孩,黑贞的脸上洋溢着海德拉无法理解的笑容。弯下腰看着小女孩吧花环放到了自己的头少,黑贞抱起小女孩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海德拉之后神采奕奕的走向了外边……

“这个女人……到底犯了什么毛病?”

海德拉显得无语。

见状,一旁的仁·塞拉尔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破坏力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还真是抱歉……”

闻言,海德拉摆了摆手。

“不,我是单身主义者,我们两个只是相互比较亲密同伴罢了,并不是所谓的夫妻。”

“哼!”

就在海德拉刚说完的时候,远处便再一次的传来了黑贞的冷哼。

就已正常人的思维来讲,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是在暗示着什么了吧?

但是海德拉对此表示的十分无奈。

“不就是晚来了一会吗?这女人最近怎么这么奇怪?难道那个来了?”

一边说着,海德拉煞有其事的思索了起来。

看样子……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