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24章

作者:李宅大人

听到了阿塔兰忒的话语,赫拉克勒斯拿起放在锅里的大木勺开始小心翼翼的喝着有些烫嘴的肉汤。

颜色有些琥珀色,但是又有些浑浊的肉汤里的肉被剁成了细碎的小块,看样子很明显是为了照顾某些病人而特别切碎的。虽然清淡,但是仔细品诚能品尝出里面应该放了些山里比较常见的草药候着香料。

“再给我盛一碗。”

“呃……哦。”

接过阿塔兰忒手中的木碗,仔细一看上面还呢过看到刀子的痕迹,很明显这是不久前才弄出来的。

用大木勺将木碗盛满,赫拉克勒斯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阿塔兰忒。

“你似乎有些心事,能跟我说一下吗?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

闻言,阿塔兰忒不屑的看了一眼面前赫拉克勒斯。

“切、明明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

“呃……”

沉默了一会,阿塔兰忒从挂在岩壁上的箭袋里拿出了一根精致的弓矢。

弓矢十分漂亮,通体都是银色的,弓矢的箭头似乎是用不知名的宝石制成的,即便是在夜晚也散发柔和的光辉。

“这是?”

赫拉克勒斯有些疑惑,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要拿出一根弓矢?

点了点头,阿塔兰忒说到:

“我从小便被我的父亲抛弃,那是一个夜晚,当时跟随月神巡视夜空的宁芙仙女用母熊的乳汁将我养大,临走的之后交给了我这根弓矢。多么美丽的弓矢呀,就向那个救了我的宁芙仙女一样,柔和,充满了善意。那时候的她是月神最信赖的宁芙仙女,但是现在月神在巡视夜空的时候,已经在也见不到她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驾驶马车的仙女了……如果可以,我是说如果可。你到了奥林匹斯山一定要找到那个仙女,不论何时,唯有此份恩情不能忘记!”

在篝火的照耀下,阿塔兰忒一脸柔和的看着手中的弓矢。

这令一旁的赫拉克勒斯有些沉默。

“你……”

“难道是年上系百合?”

手里握着骨刀,阿塔兰忒的目光有些冰冷。

……

虽然这本书从成绩来看的确要好过隔壁的亡命恶棍,但是!但是呀!

人是要吃饭的呀……

马上就要开学了,住宿费500,还有生活费……

这都是我自己负责的呀喂!

通知

明天我要出去女装援交,特此请假一天、明天我要出去女装援交,特此请假一天、明天我要出去女装援交,特此请假一天、明天我要出去女装援交,特此请假一天、明天我要出去女装援交,特此请假一天、明天我要出去女装援交,特此请假一天、

(其实是因为隔壁亡命恶棍上架,我要加更……)

神系

有个书友在评论区说戈尔贡三姐妹和海德拉没有关系,抱歉,单单是我知道的关于美杜莎来历的希腊神话就有三个,一个是提丰和雌蛇艾奇德娜,一个是原始海神福耳库斯和刻托,还有一个就是雅典娜神庙的祭司,然后和波塞冬交配受到了雅典娜的诅咒。

然后呢?如果我些他是雅典娜的祭祀,那么剧情就变成了雅典娜要惩罚他的祭司,而我们的主句为了人道主义冲到了人家的神殿把人家的祭司给掠走了……掠走了……

是是是,的确。传统的希腊神话故事都是将美杜莎作为雅典娜的祭司。但是你就不能现象概念股这是为什么吗?

因为那具有故事性。

难道在《希腊神话故事》直接写美杜莎是谁谁谁的女儿?显然不能,所以就编造了一个具有故事性的来历。

而我简介里说了,这是一本架空神话,架空呀喂!

希腊神话里有托尔吗?有奎托斯吗?有苏格拉底吗?有炎头队长吗?有斯巴达三百勇士吗?

身为一本小说,最起码要做到的一点就是一切主线按照主角为骨干发展吧?我这又不是群像,顶多算是轻群像。难道你要我写一个跟神话故事似得小说?每一个故事都分开为单元剧?

有点无奈,为什么你就不能查一下百度百科或者维基百科在发问呢?

上来就以自己的认识来发问,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要知道,北欧神话最开始的时候托尔才是神王,是北欧神话中的宙斯。手中的雷神之锤有祝福婚姻、生产、复活和安抚亡灵等力量,而托尔本人带给人的印象是强大的、正直讲信义的。这是农民的形象,是早期农耕社会中的表现。

而奥丁则是贵族的战神,他是参谋、诗人、知识分子。同时他也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神。再看北欧的历史,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崩溃后,人们离开土地航向海洋,追求权利、财富与冒险。随着海盗的时代来临,奥丁的地位渐渐的抬高了。而《新艾达经》的作者史洛里更是在作品中大力吹捧奥丁,这可能和奥丁同时也是诗歌之神的身份有关。于是,托尔的地位下滑,而奥丁从中窜起。

神话故事都是古人编创的。

古人不是圣人,她们也有私欲,苏格拉底在现在声名广播,但是在古希腊的时候还不是被处死了。罪名还是蛊惑希腊的青少年。所以说,书中的一切故事以本书为主。玉帝不也是从一开始的至高无上被现在的网络文学不断削弱吗?一开始的玉帝强到祭祀玉皇的仪式远远超越了三清的规格。

《皇经》讲述了玉帝远古时期“舍身堵北缺,代存万众生”的著名事迹。据《玉皇本行集》记载:光明妙乐国王子舍弃王位,在晋明香严山中学道修真,辅国救民,渡化众生,历亿万劫(所以玉帝的年龄大约等于一百几十亿岁,大概相当于宇宙还未形成时的年代),终为千古一圣—玉皇大帝。

按《玉皇经》所载,玉帝的年龄和今天所考证的宇宙的年龄相接近。事实上,玉皇也并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一个普通神佛仙的领袖与三界的主宰,而是依据大道运行而调和这个宇宙的大圣者。

简单地说,就算是三清,如来和五方天帝绑在一块都不可能干过玉帝。

而鸿钧……来自于封神演义,这玩意是明代出来的小说。也就是说我即便是创造一个鸿钧之师也没有任何问题。

总的来说,神话分为很多种,学者编篡,民间传说,小说加工不一而足。

本书一切内容一本书解释为主,谢谢。

第一卷:正文·32·青训营的托尔

今天,是托尔正式加入斯巴达青训营的日子。

托尔很重视这次机会,为了不妨碍自己的训练,托尔将自己那灿金色的长发彻底剪去,只留下了几毫米长的寸头。

最开始看到托尔这样子的时候苏格拉底可是惊讶了好长一段时间。但是反应过来之后他的脸上便升起了憨厚的微笑。

跟随着引路人的带领,托尔来到了斯巴达的青训营。

“我叫托尔,来自阿斯加德,擅长使用短锤。请多指教。”

听到了托尔的自我介绍,队伍里的人没有丝毫的反应,目光直视前方仿佛根本没有有听到一样。但这都是在托尔意料之中的事情,原因无他,斯巴达大法典上的十诫之一便是简言,解释一下就是说话简短有力,不要拐弯抹角。就向在军营中用军令一样。虽然这也导致了斯巴达的青年们冲销就沉默寡言,但是这无形之中大大的提升了军队的可操作性。

“入队吧,三排二列。”

“是。”

听到了教官的话语,托尔应了一声便来到了第三排第二列。

虽然只是青训营,但是其中的训练量依旧是十分艰苦的。尤其是在海德拉让托尔进行三倍训练量之后。当其他人看到了托尔的训练量都毫无例外的露出了惊讶。随之而来的便是尊敬以及敬佩。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