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226章

作者:李宅大人


节点构成,术式变量。

一个稳固而又厚重的空间出现在了海德拉的手心处。

“在我的那个世界,虚空是恐怖的存在,他可以吞噬一切生机。也只有两个超原始神,即:黄道带的守护者·柯罗诺斯和必然性的编织者·阿南刻能够在无尽虚空之中开辟出属于自己的领域。”顿了顿,海德拉的目光中升起些许嘲讽:“而这个世界,太脆弱了。空间就像是一层薄纸,我深知能够轻易地感受到隐藏在空间间隙中的信标以及节点。这个世界的无尽虚空,甚至还不如我哪里的海底给人的压力。”

正说着,海德拉将目光看向了黑贞,脸上升起了微妙的表情。

“当然,对你来说,都差不多。”

轻轻地扯了扯嘴角,黑贞在海德拉的注视中感受到了异样的嘲讽。

“你他喵的好像是在嘲讽老娘!”

“怎么会~”听到了黑贞的话语,海德拉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而且你的实力的确有点捉急,除了邪火之外你的战斗手段有点捉急,甚至连这么脆弱的空间都需要哪个叫做“悬戒”的东西里才能进行操纵。看样子我有必要对你进行一段时间的特训~”

扯了扯嘴角,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黑贞突兀的没有进行嘲讽。

虽然没有承认,但是黑贞能够感觉得出来,在阿戈摩托之眼之后,自己与海德拉的力量差距便越来越大。虽然无奈,但是黑贞对于修炼这种事情实在是静不下心来……

古往今来,凡成就大事者都是能够隐忍磨砺之辈。哪怕是海德拉最嫌恶的宙斯在成为神王之前也是一个敏而好学且游历四方,拜访名师的好学青年。

虽然后来的宙斯的确堕落的不成样子,但是在这之前的宙斯,还是有可圈可点的地方的。

吧一旁的毛巾毯改在黑贞的脚上,海德拉站起来淡淡的说到:“你这个家伙就是太浮躁,静不下心来。”

沉默了一会,海德拉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脑袋。

“早知道就把洛基那家伙的权杖扣下来了,心灵宝石里所蕴含的贪,痴,嗔,怒,对于你来说应该会有不晓得增益与启发。”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黑贞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随即抓起盖在脚上的毛巾毯丢到了海德拉的脑门上。

“姑娘我自己也能做到!哼!”

说完,黑贞便头也不回的钻进了自己的卧室。

看着挂在自己头上的毛巾毯,海德拉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真是……狗咬吕洞宾。”

……

求个票票吧~~~~

第二卷:番外·29·日常

一切都在按计划顺利进行着……

一边想着,洛基的嘴角忍不住的升起了一抹微笑。

“现在还笑得出来吗?”站在玻璃窗外的尼克佛瑞淡淡的说到:“你只要稍微碰一下这周围的玻璃墙壁……”

一边说着,尼克佛瑞摁下了一旁的摁钮。随后,禁锢着洛基的玻璃笼子的底板便瞬间消失。

“只要你敢,这个笼子就会变成棺材,会将你从八千米高空扔下去。如果我是你,我可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笑出来。”

对于尼克佛瑞的警告,很显然,洛基并不在意,相反,还有些怡然自得。

“所以说就不要对我那么恶声恶气的吗~反正我就在你的掌控之中不是吗?就连武器都被你收走了呢~”

顿了顿,洛基将脑袋凑到了尼克佛瑞的面前。

“说起来,你真的认为这能禁锢住我吗?我,是神!来自阿斯加德的神!凡人的笼子,怎么可能禁锢的了神明!”

并没有露出丝毫的愤怒,尼克佛瑞的脸上反而升起了一抹笑容。

“神的话,我们这里也有一位。他还是你的哥哥,叫托尔。”

说完,尼克佛瑞便不再理会被囚禁起来的洛基,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着尼克佛瑞离去的身影,洛基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消退,充满了淡漠。

“愚蠢的凡人。”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位,只要时机一到,自己就可以召唤齐塔瑞大军降临在这个世界。

然后?然后看看海德拉和灭霸那个厉害,等他们打出个结果在说其他的。

另一边,看着面前依旧沉迷游戏的黑贞,海德拉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你昨天才说了要努力提升实力来着吧?为什么现在又开始沉迷于电子游戏了?”

耸了耸肩膀,对于很多的质问黑贞有气无力的说到:“学习什么的实在是太辛苦了……好累的,今天早晨我还试着捶打了一下自己体内的邪火,但是一直到现在我的身子都是虚脱的……”

看着面前的黑贞,海德拉忍不住的揉了揉他那乱糟糟的头发。

也没有丝毫反抗,黑贞就那么任由着海德拉对着自己的脑袋七上八下。

看着暮气沉沉的黑贞,海德拉的脸上也是充满了无奈。

依靠着自己那强横的精神力,海德拉自然感知到了洛基的事情。

但是对于洛基的事情海德拉还不打算插手,因为以洛基的实力以及智商如果他不想被神盾局抓到简直轻而易举。现在洛基被神盾局如此“轻松”的“抓到”,如果这里面没有点猫腻,海德拉都不信。

倒是洛基口中的灭霸引起了海德拉的注意,虽然这个世界的质量不如自己的那个世界,但是在某些方面,是远超自己那个世界的。

别的不说,最起码科技这方面要超出自己那个世界数百年。当然,在这也与世界对于科技树的封锁有关。有的世界,他就是会逼着你朝一些奇奇怪怪的方向发展,活在世界之中,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海德拉长出了一口气。

“如果不好好提升实力的,等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可没法自保。”

海德拉的声音有些萧索,这里那个正在打游戏的黑贞有些以为,因为海德拉很少会说出这种暮气沉沉的话语,甚至可以说,现在的海德拉与以往的那个桀骜不驯的死蛇相差甚远……

简直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怎么突然这么萧索?这可不是以往的你。”

一边说着,黑贞将手中的游戏手柄放在了一旁。

耸了耸肩膀,海德拉淡淡的说到:

“不像你,永远都那么没心没肺的活着。”

对着黑贞比了个中指,海德拉继续说道:

“这个世界很大,大的超乎我们的想象。在这个世界你虽然不是弱者,但是你想过吗?在其他的世界里,我们又算得了什么?当贞德要面对我无法战胜的敌人,你又该何去何从?”

没有丝毫的调笑,海德拉的声音除了萧瑟之外还充满了令黑贞难以理解的,莫名的东西。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