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183章

作者:李宅大人


“同感,但是现在你除了相信我没有其他的道路。这个世界的誓约限制不了我。”

闻言,卫宫切嗣沉默了一会,最终长出了一口气。

“那边这样吧……希望你没有骗我。”

“我向来善待我的盟友,但是背叛我的人都已经死了。”

点了点头,卫宫切嗣不在说话,而是坐在那里充满了忧虑的抽着烟,刹那之间的样子就像是一个遇到了中年危机的凡人一般无助。

摇了摇头,海德拉清淡的说到:

“现在的你才像是一个拥有正常五感的人,不管是什么生物,都是自私的。你有空去当正义的伙伴拯救全人类还不如去好好的关心一下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人类是自私的,自封为万物之灵主宰着大地,将其他生物牢牢地踩在脚下。所以,该放下你那不切实际的,可笑的梦想了。”

听到了海德拉的劝告,卫宫切嗣将燃烧的烟头掐灭,双手捂着脸一言不发。

“……都晚了……”卫宫切嗣楠楠的说道:“都太晚了,一切都已经晚了……我的父亲,我的师傅,都已经死了……”

“但是爱丽斯菲尔和伊莉雅依旧存在。”海德拉淡淡的说着。

“爱丽斯菲尔的灵魂气息很年轻,而且由人为的痕迹。是人造人吧?很漂亮,也很活泼。你是她的丈夫,也是她第一个接触到的外人。相信我,他绝对不想失去你。伊莉雅也是,伊莉雅也一定不想失去你。因为没有那个孩子希望失去自己的父亲。”

长出一口气,卫宫切嗣点了点头。

“或许你说的对……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不久留你们了。呆的太久,容易被其他御主发现。”

点了点头,海德拉站起身来走向了大门。

“其他御主的使魔我再来这里的时候就清理了一遍,如果有事请找我你可以派人或者派使魔到圆藏山上的别墅来找我。另外,贞德如果有什么动作的话……”

“我会告诉你的。”

卫宫切嗣淡淡的说到,所谓的悲伤并没有在卫宫切嗣的脸上待太久。现在的卫宫切嗣已经恢复了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但是究竟如何谁又知道呢?

离开了爱因兹贝伦的行宫,一旁的黑贞也不在维持灵体化的状态,虽然空气还有些微寒,但是这对于从者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短袖热裤长筒靴,穿着女神标配的黑贞出现在了海德拉的面前。

“看样子你有成功的离间了一个“圣女大人”的部下呢~”

点了点头,海德拉亦是轻松地说道:

“当然,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挖不倒的墙角。卫宫切嗣这个人对于“成为正义的伙伴”以及“对全人类的救济”执念太深。只要将这份执念打破,他就会变得脆弱无比。就像蜗牛一样,坚硬而冰冷的外壳仅仅只是为了保护柔软的内在。说到底也只是个人类罢了。”

“看来你很轻视人类~”

“并不”海德拉瞟了一眼身旁的黑贞后继续说道:“我曾经也是个人类,但是人类的常识经常会成为我的负担,而作为一条海蛇而活着,我可以实处更下作的手段。”

“你真无耻。”

“你也一样,自甘堕落的与我为伍~”、

“我可没说过我是什么好人~”

黑贞耸了耸肩膀,一脸的浑不在意。

……

求票票!

第二卷:番外·42·间桐脏砚的动作

如同一条咸鱼一样,海德拉一脸呆滞的摊在沙发上。

从爱因兹贝伦行宫回来后,海德拉就一直是现在这幅样子。倒不是说因为什么东西,仅仅是因为现在很无聊罢了。

嘴里叼着半截棒棒糖,黑贞穿着童贞杀手盘着腿坐在床上玩着游戏。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小樱那样的天赋的……至少会很绝对没有。

在不知道自己次被BOSS制裁掉之后,黑贞一脸不爽的吧手柄扔到了一旁。

“垃圾游戏。”

扯了扯嘴角,海德拉无奈的说到:

“讲道理,手残就不要玩血缘,这已经是你第五次摔坏手柄了……”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黑贞不屑的“切”了一下,收拾好面前的狼藉,黑贞伸了个懒腰。

“你很无聊吗?”

点了点头,海德拉淡淡的说到:

“的确很无聊,卫宫切嗣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白贞因为魔力亏空的缘故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来找茬。间桐雁夜和我们是一组的,而其他人也不知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好无聊。”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黑贞一脸挑逗的说到:

“要不要来试试造孩子~”

“恕我直言,你的演技很拙劣,而且行为很幼稚。”看着黑贞那破绽百出的挑逗,海德拉一脸不屑的继续说到:“想要诱惑人的话除了语言上的挑逗,行为上的,视觉上的乃至气味上的挑逗都需要有所准备。色调上我推荐粉红色,视觉上的话你可以试试死库水加极乐净土无删减版。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威风堂堂会更适合你。至于气味上的……麝香,龙涎香,实在不行的话玫瑰,茉莉,夜来香制成的香水也有催情的功效。你不妨试试。”

看着面前海德拉一本正经的科普,黑贞吞了口唾沫。

“你知道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吗?”

“知道,但是对于长生种而言感情更多的时候是一种累赘。”

歪了歪脑袋,黑贞小有兴趣的说到:

“照你这么说来,长生种岂不是活的都很潇洒?”

“从不”从一旁的书架上拿出一本并不算太厚的书籍,海德拉淡淡的说到:“不管怎么说,即便是你的整体,圣女贞德也只是个受到眷顾的凡人罢了,在短暂的生命中,你们会去寻找最有意义的事情然后去实现它。但是对于我等长生种而言……要是碰到打不过的人,我就躲起来,睡上一百年就能把他拖死。即便我的对手也是长生种,我也一样可以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不断地守候着,一直到等来致命一击。”

“诶~~~”

看了一眼歪着头一脸茫然的黑贞,海德拉摇了摇脑袋。竖起书脊对着黑贞的脑袋敲了一下,没有理会黑贞的恼火,海德拉淡淡的说到:“你与其问我这些,甚至还不如去玩会游戏。至少那会让你感到愉悦。有些事情知道了太多并不是好事。”

不高兴的努了努嘴,黑贞扑倒在床垫子上。

“可是我也好无聊……要不我们真的试试造人玩吧!反正从者也不会怀孕!”

“……你有必要清洗一下大脑。”

就在黑贞和海德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的时候,另一边,只剩下了一个人的间桐大宅格外的阴晦,从地下室走出来,间桐脏砚的身上挂满了如同蛞蝓一样黏糊糊,湿哒哒的虫子。

恶心的虫子不断地在间桐脏砚的皮肤底下来回穿梭,肥硕的身体看的人一样恶心。

但是间桐脏砚并不在意这种事情,因为对于间桐脏砚来说,这些虫子的作用,要比虫子的相貌更加重要。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