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155章

作者:李宅大人


比钢铁还要锋利,原本无害的大树瞬间变成一个狰狞的杀人兵器。

“吼!!”

如同八牛弩射出的巨箭,黑红相间的“魔树”在空中一闪而过,锋利而树根直指站在路灯上的那个金闪闪。

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仅是周围的众人,甚至就连海德拉自己都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

眯了眯眼睛,海德拉的心中悄无声息的打起了小算盘。

但是还没等海德拉多想些什么,站在一旁的小樱便拉了拉海德拉的手。

“那个是雁夜叔叔的英灵。”

闻言,海德拉的脸上升起了一抹原来如此的表情。

随即看了一眼身旁的小樱,依旧是那种被切除了额前叶的样子。但是从刚刚其跟自己的交流来看,很显然,这个小家伙仅仅是把思想埋了起来害怕受伤罢了。

间桐雁夜的话,海德拉并没有见过。但海德拉在对小樱进行灵魂洗涤的时候也用小樱的视角进行过观察。

虽然可悲,但是却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感情释双刃剑,它既可以令人变强,也可以令人变弱。但是真正可悲点在于,身为一个重感情的人,间桐雁夜出生在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家中。一个魔术师的家中。

但是……

“可以利用……”

看了一眼正在于金闪闪进行交战的狂暴身影,海德拉脸上那恬然的微笑愈发浓郁。

身为一个将自己定义为反派的人,海德拉最喜欢见到的敌人就是这种重情或者多情的人。宙斯多情,奥林匹斯滥情。因此海德拉成功的制造了情瘟事件。而重情的人海德拉手下也有不少,比如某只现任的斯巴达侦察部队首领·阿塔兰忒以及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战神·阿瑞斯。都毫无疑问是重情重义之人。然后现在的他们就在海德拉的麾下卖命……

就在海德拉思考的时候,另一边,那个因为路灯被摧毁而不得脚踏实地的骄傲男子脸上升起一抹不耐。

“你这不入流的野狗居然也敢藐视王之威仪?!!带着悔恨跪下!”

一边说着,金闪闪身后的虚空再一次的出现金色涟漪,数不清的宝具就像是炮弹一般杂乱的射了出来。

而那个浑身散发着黑气的狂战士亦是发出了凌厉疯狂的咆哮声。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

以及各种奇形怪状的冷门兵器就像是暴风雨般宣泄而出,但是即便是面对这种攻势,狂战士依旧依靠着强悍的武技在这暴风雨中苦苦的支撑着。

那些三射在周围的宝具在狂战士的掌控下发出了更加强悍的力量,但是当金闪闪看到了狂战士居然用自己射出去的武器来对抗自己的时候,其脸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狰狞。

一言不发但是其身后再一次的张开了五六个金色涟漪。

躲在地下室,远坂时臣一边用吊瓶点滴摄取着“维他柠檬茶”一边用用临死前的表情看着使魔传递回来的一幕。

的确,金闪闪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最强从者,但是这所有的方面也包括魔力消耗……

这种狂暴而不知轻重的疯狂攻击,比之狂战士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吧?如果不是远坂家在圣杯战争开始前购入了几包“魔力浓缩液”。恐怕现在的自己已经被榨干了……

“不行,这才是第一天,如果这么快就用完了魔力浓缩液的话……”

一边想着,远坂时臣将目光看向了手背上的令咒。

至于小樱,在使魔的视角之中小樱仅仅只露出了一百个侧影。再加上服装以及发色的变化,远坂时臣仅仅认为那是个和小樱差不多年龄的少女……(小樱在进虫穴之前是黑发)

而战场上,狂战士的进攻频率也有明显的降低,甚至就连身上的铠甲都被划中了数次。

一个疏忽大意,一个金色的巨矛刺向了狂战士的左胸。

就是现在,海德拉瞬间将周围的空间重新解析并构成。等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巨矛已经刺在了地上,而那个狂战士的身影则是出现在了金闪闪的身旁。

“你这个家伙!!”

还没等金闪闪说完,看准时机,魔力本来就已经不多的远坂时臣快速的用令咒对金闪闪进行了召回。

而就在金闪闪消失的下一秒,被魔力侵蚀城黑红相间模样的路灯杆子瞬间砸在了金闪闪原本站立的地方……

求!票!票!

第二卷:番外·10·蛊惑

“时臣,你的胆子似乎越来越大了!”

看着面前一脸衰样的远坂时臣,金闪闪的脸上充斥着难言的愤怒。

长出了一口气,远坂时臣咬着牙说到:

“尊敬的王,我并没有可以打搅您惩处逆贼的兴致,但是如果您在这么继续战斗下去,我恐怕会因为魔力亏空而死!”

闻言,金闪闪的脸上升起一抹不耐。

“够了,不用找这种可笑的借口。王之宝库的使用只需要用微量的魔力沟通宝库的钥匙就可以轻松的使用里面的兵器。这即便是在英灵中也是消耗极低,但是收益极高的属性。对于我自己的属性,我比你清楚得多。”

闻言,远坂时臣摇了摇头。

“不,尊敬的王,我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欺骗与您,我身体中亏空的魔力相信您也能感受到一二。如果说这并不是因为宝具投掷的话,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场圣杯战争从一开始就出现了某种意料之外的变化……”

听到了远坂时臣的话语,坐在一旁沙发上的金闪闪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睛。

的确,根据自己的感知,时臣体内对面欧力的确有极度亏空的迹象,但是自己的每一寸肌肉自己都了解的通透……

“说起来,如果当时没有感知错误的话。那个红发lancer的御主似乎也有两个从者……”

虽然狂妄,但是身为美索不达米亚的乌鲁克之王,吉尔伽美什在粗暴的另一面隐藏的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细腻。

“你先下去吧,我会将这一点逐一查明的。”

一边说着,金闪闪拿起一杯红酒还是自饮自酌了起来。

而看到金闪闪的样子,远坂时臣也没有多说什么,微倾着。远坂时臣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自命优雅,远坂时臣自然也会选择那种“最优雅,最高贵”的从者来衬托自己。可惜的是,远坂时臣万万没有想到,最优雅,最高贵的从者居然是个大爷……

但是他的强度足以弥补这一切不足。

默默的想着,远坂时臣来到魔术工房毫不犹豫的用使魔沟通了位于圣堂教会的言峰璃正。

关于圣杯战争突发状况这一点,自己十分有必要了解清楚……

而另一边,在金闪闪被迫离开之后,除了那个狂战士外,所有人都将戒备的目光看向了海德拉。

毫无疑问,海德拉从出现开始所展现的力量就令人感到难以捉摸。

“呐,我的小御主,你能看出来那个白衣从者的使用的是什么手段吗?”

一边说着,征服王用比韦伯脑袋还大的手掌拍了拍韦伯的脑袋。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