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151章

作者:李宅大人


“不错的苗子,好了,这个人现在是我的东西了……”

一边说着,海德拉拉起间桐樱的手臂消失在了阴暗的别墅之中。

眯了眯眼睛,间桐脏砚若有所思的握紧了手中的拐杖。

别看间桐脏砚这么放松,事实上间桐脏砚对于间桐樱是十分关心的。当然,间桐脏砚的关心与其他的关心有些不太一样。间桐脏砚之所以关心间桐樱更多的是为了让间桐樱在下一次圣杯战争之中成为自己的棋子从而让自己得到圣杯。

但是海德拉的出现无疑打破了间桐脏砚的很多谋划……

虽说间桐大宅之中拥有数量众多的,对付英灵这种身具神秘性的存在的结界术式,但是海德拉出乎意料的拥有空间制御的能力……

前文说过,空间制御是最上等的魔术,也是最接近魔法的魔术。正常人想要像海德拉那样如臂使指的对空间进行改动需要巨量的计算,从空间的密度,空间的次维度,空间的可塑性乃至空间的变量都要完全掌握在有一定可能进行空间制御。

但是虽说如此,想要像海德拉那样做的那么稳定,那么挥洒自然……单凭人类的身躯,似乎很难想象……

“海德先知?基督神话里可没有这一号人……难道是没有被记载的英灵吗……”

一边想着,间桐脏砚的开始了疯狂的思索。

这种超出自己掌控的情况间桐脏砚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了。

在历史的车轮面前,一切人,事,物都只不过是黄土一杯罢了。那些死去的英雄有的连留下了名字供后人瞻仰,而有的,则是至死都在默默地藏在历史的阴影之中。

对于圣杯战争而言,真正难缠的对说并不是类似赫拉克勒斯这种在历史上享有盛名的英雄,因为越是出名,他们的的弱点也就越明显,这一点就像是阿喀琉斯之踝和齐格飞之背一样……

相反,越是无名的英雄反而有可能越危险,因为你不知道他们的能力,也不知道他们的弱点。如果说他很弱的话那还好,可以用强大的力量直接将之碾压。但是先知之名……可不是弱者能够承担的起的。

“单从caster的衣着来看……他应该是欧洲神代时期的产物。好久没有翻过书本了!”

自言自语着,间桐脏砚的脸上升起了阴测测的笑容。

“这种感觉真像是年轻时候的自己呐……”

就在间桐脏砚在间桐大宅里查询古籍的时候,另一边,海德拉则是带着间桐樱来捣乱一个华丽的大别墅。

这个别墅是一个大富豪的财产,海德拉并不是个排斥享受的人,因此,在海德拉是用来思维扭曲之后,那个大富豪毫无理由的将这个别墅赞助给了海德拉。

虽然思维扭曲有着时间限制,但是依靠海德拉的力量维持到圣杯战争结束还是没问题的。

至于这间屋子的主人究竟同不同意……恩,他会同意的。

看了一眼呆立在一旁的间桐樱,海德拉倍感无聊的躺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看着面前的海德拉,间桐樱的目光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呆呆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块没有生机的木头。

“不得不说老虫子在调 教人这方面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居然能把一个正常人类调 教成这情感丧失的残疾人~”

一边自言自语着,海德拉从空间的夹缝之中去除了龙之介的断臂。

空间夹缝并不存在所谓的时间的概念,因此虽然过去了这么多时间,龙之介的断臂依旧跟刚切下来一样新鲜如初。

“把衣服脱了。”

“恩。”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间桐樱乖巧而木然的将自己身上的裙装脱下,光洁的身体一览无余,那稍显稚嫩的身躯就这么暴露在海德拉的视线中。

如果这幅光景传到了外面,那么毫无疑问会有很多痴汉高喊:“三年牢里偷着乐,黄泉路上笑着走。”

“把手伸出来。”

“恩。”

点了点头,间桐樱机械的将手伸到了海德拉的身前。

拿起身旁的,龙之介的断臂,就在海德拉准备进行令咒转移的时候,海德拉不快的眯了眯眼睛。

随后,间桐樱周身的空间一阵扭曲,等空间恢复正常之后,间桐樱的身旁已经多出了许多虫子的尸体。

“有定位功能的虫子?不错呐~”

小有兴趣的看着手里的最后一条虫子,因为脱离了人体组织的缘故虫子很快便失去了生机。

随后,经历了一系列操作,间桐樱成功的成为了海德拉的新御主。

看了一眼满身血污的间桐樱,海德拉指了指一旁的浴室。

“洗干净。”

“恩。”

看着间桐樱木然的背影,海德拉无所谓的打开了电视机。

对于间桐樱的遭遇海德拉深表哀切……

但是事实上,海德拉也没少干这种事情。如果海德拉是间桐脏砚的话,绝对会在间桐樱的一日三餐里加上罂粟大 麻,外加每天三次毒品注射。单纯的恐怖,远远比不上人们的依赖心。

……

求票票

第二卷:番外·6·港口激战

从浴室中走出来,间桐樱的后背上已经多出了许多令咒。

这令海德拉十分满意。

所谓的令咒在海德拉的眼里其实就是通过大圣杯赋予的,富含巨量神秘性的一种烙印,在这个神秘性已经消退的时代,令咒的制作只能通过大圣杯的魔力容量来赋予,而对于海德拉来说,圣杯的魔力容量仅仅是一个冬木的灵脉罢了,要知道,海德拉的身体乃是与世界树进行转生之后的状态……

看了一眼间桐樱身后那至少是五十多道令咒组成的九头蛇印记,海德拉从已处理拿出了一套崭新的礼服。

经过裁剪的晚礼服穿在间桐樱的身上没有一寸是多余的。也正是因为这个晚礼服,间桐樱那光洁的后背毫无保留的展露了出来。猩红的令咒在夜色之中流转着与其他令咒不同的,如同新鲜血液般的光泽。

海德拉的魔力属性虽然是EX,但在这个世界观中EX代表的仅仅是无法预测,而经过了灵体化的阉割,海德拉的魔力上限被削弱的十分严重,虽然可以通过吸收空气中游离的魔力来进行补充,但是在战斗的时候依靠海德拉的战斗方式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将身上所有的魔力耗得一干二净,因此,间桐樱与其说是御主,倒不如说是海德拉的充电宝……

经过了这么多磨蹭,外面的月亮也已经升了起来。

看了一眼身旁的间桐樱,木然的眼睛没有丝毫变化,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交易来交易去的生活。就像是一块正在向深海进发的朽木一般,没有生机,用旁观者的视角在看着自己的遭遇。

“你可以坐下。”

“恩”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间桐樱僵硬的坐在了沙发上,木然的像个接受了额前叶切除手术的病人。

间桐樱来到这里之后,除了说了几个“恩”之外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多说哪怕一个字,这令海德拉有些感到无聊。

并不打算无意义的施舍自己的怜悯,海德拉拿起电视的遥控器换了一个正在播放时事新闻的电视台。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