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113章

作者:李宅大人

按照阿提拉的说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口中的东方世界应该就是自己前世生存的地方……

按照其说法,他们应该是北匈奴其中的一支。

“对于那个东方世界……你有什么了解的吗?”

闻言,阿提拉思索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说到:

“时间已经太久远了,长老萨满也有所隐瞒……所以我也不知道其他更多的消息。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东方的那个国家很强,他们自称为汉朝,但是领地被称之为华夏中州。百家诸子各自为政……”

“百家诸子?”

听到了海德拉的疑惑,阿提拉静静地点了点头。

“好像是很多学派的首领人物,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闻言,海德拉陷入了一阵的沉默。

“有机会的话……能否让我见一下你口中的那个长老萨满?”

闻言,阿提拉挑了挑眉头。

“找他干嘛?”

“我想了解一下……我故乡的消息。”

“哈?”

阿提拉的眉头微微蹙起。

……

中州,又名中土,中原,中国,黄河中下游的古称,意为国之中,华夏之中。本书中的汉朝为了防止各位读者老爷撕逼选择了架空,希望各位不要嫌弃。毕竟在秦朝以后直接就是汉朝,而汉朝已经开始独尊儒术了……

比起那被董仲舒的儒家,我更倾向于战国时期的儒家。

第一卷:正文·146·背井离乡之人。

跟随着阿提拉的脚步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古旧的帐篷。

阿提拉看了一眼身旁跟一条小蛇似得海德拉淡淡的说道:“这里面便是长老萨满了,有什么事你直接问她就好。”

闻言,海德拉静默的点了点头,随后操控着灵体意识进入了面前的帐篷。

帐篷从外面看起来也就是寻常的露营帐篷,但是走到里面的时候便会发现,里面完全是另一个天地。

差不多有两层楼大小,这很显然是是用来空间制御的手法,一个相貌苍老的老人坐在中间的蒲团上,怪异的桦树皮面具遮盖了她的面孔。但是根据海德拉的观察,这个老人应该是个老太太。

该怎么说呢,这个老太太给海德拉的第一印象并不好,浑身脏兮兮的,背后的头发足足有十几米长,而且很显然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过了,上面的油垢已经将那头发结成了一缕一缕的。

身上透露出来的皮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风干了的橘子皮,灰褐色的肌肤可这一道有一道或深或浅的沟壑,连头发都懒得打理的人显然也不用太期待他会不会洗澡,估计随手一撮就能搓出一个大泥丸子……

老萨满的身旁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头颅,有的只剩下了颅骨,而有的就跟刚砍下来一样新鲜……

令海德拉感到些许惊悚的是那些头颅上都能感受到些许的笑意。尤其是那些看起来很新鲜的首级,他们咧着嘴,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白牙在那里茫然的笑着,仿佛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首级……

“啊……你来了呀……”

长老萨满颤抖的声线仿佛随时有可能咽气一般,但是这显然有些天方夜谭。从桦树皮面具后面透露出来的浑浊的目光仿佛在审视着海德拉的灵魂一般。

就在海德拉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老萨满伸出了自己那如同枯枝一般的手掌。

“你是想问东方那里的具体情形吧……”

一边说着,老萨满跟风中残烛似得剧烈咳嗽了起来,那单薄的身形看起啦仿佛随时有可能会在海德拉面前嗝屁。

点了点头,海德拉淡淡的说到:

“没错,如果可以的话尽量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点了点头,老萨满继续说道:

“能猜到你为什么这么问……你的灵魂里有东方那边的味道,当年霍去病和卫青率领着汉国的军队对我们发起了反攻,在他们的攻势面前,我们的族人一半选择了俯首称臣,而另一半便是我们。我们被驱逐了,在被驱逐的路途中我们跨过了青山恶水来到这这个牧草丰厚的世界,然后,就像你你看到的这样,我们在这个世界生根发芽,成就了现在这番模样……”

一边说着,老萨满突兀的陷入了沉默。随后看着面前的海德拉幽幽的说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的灵魂中会有东方的气息……但是想来你也是个背井离乡的可怜人。希望你能够善待阿蒂拉,她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闻言,海德拉点了点头。

“这一点不用你说,我不会伤害我的朋友……只要他没有像我挥刀。”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老萨满心满意足的长出了一口气。

随后继续说道:

“有你这句保证就够了,还有什么相问的吗?”

点了点头,海德拉说到:

“阿蒂拉口中的诸子百家……现在是什么状态?”

沉默了一会,老萨满点了点头。

“这一点我倒是能回答上一二,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到过汉国游学。诸子百家之间思想的冲突依旧在继续,大汉天子也没有表态。等什么时候大汉天子表态了,想必这诸子百家什么时候也就停止争论了……”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面前仿佛随时有可能将行就木的萨满,海德拉静静地推出了营帐。

目送着海德拉的离去,老萨满身旁的颅骨仿佛都变了一个表情。

从笑,变成了哭。

“祖神啊……”

一边说着,老萨满缓缓地停止了呼吸,而就在停止呼吸的一瞬间,老萨满的身体瞬间变成了一蓬朽灰,仿佛之前的状态都是在强撑着一般。

“请保佑我们……”

————————————分割线

从营帐之中走了出来,海德拉点了点头。

“我们走吧,该问的都问了……”

闻言,阿提拉耸了耸肩膀,随后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

见状,海德拉也跟上了阿提拉的脚步。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帐篷,海德拉感受到里面的空间已经因为失去支撑而陷入了泯灭。而从老萨满当时的状态来看,他显然无法承受空间泯灭带来的压迫。

随着一律清风刮过,一抹朽灰从帐篷中散散扬扬的飘向东方。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