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106章

作者:李宅大人

而之后的斯巴达更是抵御了希腊诸国的联合入侵,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看到了斯巴达强横的作战能力之后,魔兽们已经陆陆续续的加入了斯巴达。罕有人烟的克里特岛便被海德拉分配跟了众魔兽。

当然,虽然是克里特岛,但是海德拉并没有限制魔兽们进入斯巴达主城的权利,只不过在斯巴达主城之中他们需要缩小自己的身材并且保证不做出违反斯巴达法律的事情。

当然,不管是哪里都有刺头。有的魔兽想要依靠资历来压一下海德拉,但是他们最后的结果便是以每斤十枚铜币的猪肉价格出售……

也正是从那次以后,有的斯巴达人甚至巴不得魔兽们违反法律,要知道,魔兽肉可是大补……

将画面转回克里特岛,同样是宁静的午后,一个小老头坐在一棵树下躺着摇椅乘凉。

老头的泡着一壶琥珀色的大麦茶。

从成色来看这很明显是农家自制的。

当然,并不是说农家自制的就不好,但是不管怎么说,农家自制的比起那些经过精挑细选的麦子做出来的大麦茶味道上始终要差一些。毕竟人家是专门研究的,而农家人大多是在闲暇的之后做点解解闷。

这从根本目标上就是不同的,一个是为了休闲解闷,一个是为了生存……就像是那些单纯的凭着一腔热血就走上战场的人一样,没有经历过直面淋漓鲜血的残酷,一腔热血对于他们而言只能是过早的迎来变成炮灰的命运。

当然,运气好一点的话他们或许会留下一句全尸。

悠闲的喝着茶,浓郁的麦香令老人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虽然味道不如城里人制作的那么精粹浓郁,但是农家自制的也别有一番风味。

从口袋里拿出一小袋子白糖,虽然价格有点贵,但是也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取出一勺白糖洒在大麦茶里,浓郁的麦香之中顿时升起一抹淡淡的甜意。正准备喝上一口的时候,周围的土地突然开始了剧烈的震动,换算成里氏震级的话差不多算是五级地震,也就是那种门窗、屋顶、屋架颤动,灰土掉落,抹灰出现细微裂缝以及锅碗瓢盆翻到那种等级的地震。基本上每年都能碰上个几十次,所以老头倒也没显得惊慌。

虽然不会造成大的伤亡,但是真到茶壶什么的还是很轻松的。就像现在一样,看着撒了一地的大麦茶,老头显得有些可惜。

无奈的摇了摇头,老头看了一眼身后,随即大声说道:“这次又是谁呀,没看见路表上写着的人类居住区域吗!要是踩坏了庄稼你们可赔不起!”

听到了老头的话语,一个路过的巨人不好意的的挠了挠脑袋。

“路标太小……没注意,抱歉哈。”

闻言,老头无奈的摇了摇脑袋,巨人族虽然体格庞大,但是普遍脑子不太灵活,但是为人倒是请和善的,到了农忙季节帮忙耕地。摆了摆手,老头示意巨人哪凉快哪待着去。

虽然克里特岛危机重重,到处都是魔怪,但是对于老头这种半截身子都已经埋进土里的人来说,哪怕是死他们也更愿意死在故乡,被时间磨平了棱角的他们可不打算跟年轻人似得扛着战矛就出去闯荡。并不能说他们已经失去了年轻时斗志,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平平淡淡才是真~

就在老头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老头身前的麦地再一次的发生了不规则的震动。

而这意思可不是那种小打小闹的震动。

空间开始不断地扭曲了起来,就像是一个万花筒一般,无言六四的空间形成了衣服印象派的巨作。但是很可惜的是没有艺术家在这里并将之记录下来。

随后,空间扭曲的中心节点突然被已经如同彩虹版绚烂的利剑刺穿。

如同玻璃般破碎,一个小麦色肌肤的少女出现在了老人的面前。

淡红色的眸子透露如同颅骨眼眶般凄冷的死寂。

沉默了一会,少女将目光看向了老头。

“这里是哪里。”

……

睡觉去啦……

第一卷:正文·139·甘道夫与阿提拉

“原来是外乡人呀……”

听到了阿提拉的话语,老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随即说道:“如果是外乡人的话倒是说得清,我年轻的时候去说斯巴达主城过一次,你应该是被时空乱流卷进去了。阿啦啦~那可真是一段难以忘却的历史呐~”

一边说着,老者的脸上升起了一抹回忆。

看着面前陷入回忆的老者,阿提拉并没有过多的动作。

摇了摇头,老头从回忆中醒了过来。

看着面前体态匀称的阿提拉老头指了指一旁的房屋。

“先来我家休息休息吧,我对混合大麦茶还是蛮有信心的。”

一边说着,老头带领着啊阿提拉走向了用来看守麦田的木屋。

看了一眼老者的背影,阿提拉并没有直接动手。这个白胡子老头虽然看起来十分平凡,但是其身上的力量并没有意料之中的那么脆弱,虽然不明白他口中的斯巴达城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有一点可以清楚。那就是斯巴达城绝对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文明,这一点从老头居然能够在空间裂痕周围自由活动而不受伤害就能看出。

“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了阿提拉的话语,老头顿了顿脚步。

沉默了一会之后老者感慨似得长出了一口气。

“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人问我的名字了……叫我甘道夫就行,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一边说着,甘道夫对着阿提拉挥了挥手。

歪了歪头,感受着甘道夫体内的魔法力量阿提拉并没有太过上心,虽然他体内的能量十分磅礴,但是说白了,毕竟是类似萨满异类的存在,一旦近身就是个脆皮,任人揉圆搓扁。

抱着这样的想法,阿提拉握着手中的斩裂剑跟上了甘道夫的脚步,因为刚刚进行了空间破碎的缘故,现在的斩裂剑从外貌来看只是一把寻常的古剑,顶多是外形有些怪异罢了,但是虽说如此,亲眼见证了斩裂剑斩碎空间的那一瞬间,甘道夫还是有些许上心的。

眼睛的余光看了一眼身后的阿提拉,甘道夫的嘴角微微挑起。

“有趣的小女娃子……希望他不要对斯巴达生有恶意……”

一边想着,甘道夫压低自己的帽檐走进了朴素的小木屋。

木屋里很简单,一张木床,一张木桌以及一个木椅。唯一能有点价值的或许也就是桌子上的陶瓷杯子了。从衣柜半开的缝隙中能够看到几件衣服,全都是灰色的魔法师长跑,上面一点杂色都没有,一个要说的话就是洗的有点发白……

“十分简朴的人……”

看着卧室里的环境,阿提拉平静无波的为甘道夫下达了定义,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以甘道夫的力量,他完全可以在斯巴达城谋取更好的生活,但是很显然,他并不在意浮世名利。

“你先坐吧,我去泡上一杯茶。”

一边说着甘道夫走向了一旁的小柜子。

事实上,甘道夫原本是北欧世界的一名大法师,可以说是德高望重。不管是人类国王还是精灵侏儒见到甘道夫都会低头行礼,可以说甘道夫在当初的北欧是人类最强的几个法师之一,但是再后来北欧与斯巴达产生连接之后,感受到新奇的知识,感到不便通过空间壁来到了斯巴达城。随后迎来的便是诸神黄昏……

因为诸神黄昏的缘故,壁之空洞消失,自己也失去了回家的途径,当再次传来北欧的消息的时候北欧已经灭亡了……也正是如此,失去了故乡的甘道夫后来便定居在了克里特岛当起了一个农夫。

虽然定居在了克里特岛,但是这并不影响甘道夫了解斯巴达的事情,当知道了斯巴达再一次取得了胜利,甘道夫也一样为之感到高兴。

斯巴达的文化很奇特,残暴而冷酷的丛林法则与温润而厚重的农耕文明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在这一点上海德拉的存在起到了不可获取的作用。

这也令甘道夫经常感叹诸如“海德拉为什么不是人类”这种话语。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不仅仅是东方人对于种族的理解,很多地方亦是如此。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