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德拉 第104章

作者:李宅大人

“每个世界是互相干涉而又相互独立的,接下来的事情有可能会超出我们的掌控。但是有一点,相信我,我不会骗你。”

一面说着,海德拉诚恳的对着面前的斯卡哈伸出了手掌,琥珀色的龙之目里闪烁着斯卡哈看不懂的神色,但是海德拉的声音幽灵斯卡哈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沉默了一会,斯卡哈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手和海德拉的指甲互相碰了一下。

斯卡哈很随意的坐在了一旁的太妃椅上。

“虽然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要说这些话,但是我们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口中的超出掌控的事情究竟是什么?能说一下嘛?”

点了点头海德拉淡淡的说到:

“战争。”

“哈?”斯卡哈皱了皱没有,随即疑惑的问道:“战争的话应该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希腊诸国五十年前的重创他们的老一辈人都还记得,而且钦定的停战协议上也写得清清楚楚,他们不能对我们单方面的发起战争,难道我们要找他们的麻烦?”

摇了摇头,海德拉平静的说到:

“当然不,我可是十足的和平爱好者,能够通过文化入侵来强化自己的势力我完全没有必要动用武力。而且希腊诸国虽然在我们这里大败一场,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因为我们占据了迈锡尼主城的有利地形,一旦到陌生的土地上进行远征,以我们现在大家经济根本无法承担。”

“那你说的战争是什么?”

耸了耸肩膀,海德拉继续说道:

“来自其他世界的战争……世界的壁已经越发的薄弱,北欧战神提尔的斩裂剑至今音讯不明。按照传说,最后一个得到斩裂剑的人将会掀起一个席卷无数世界的浩大征程。不仅仅是斩裂剑,还有天使神权以及早就对整个希腊虎视眈眈的波斯……享受吧,现在或许是我们最后的轻松。”

闻言,斯卡哈皱了皱眉头。

波斯和斩裂剑的话还好,因为并不熟悉的缘故斯卡哈并没有直观的认识,但是如果说天使神权也将降临的话……

眯了眯眼睛,回想了一下自己记忆中的天使军团,斯卡哈忍不住的皱起眉头。

“这样说来……的确有些棘手……”

……

明天赶火车,更新会晚一点。欠的更新会在假期不上,到时候别忘了投一下刀片和月票~

呜呼哀哉…

买错车票了…

我应该买济南到日照的车票来着。但是…

买错了!我到了火车站取票点的时候才发现错了!而且已经过了可退票时限!

正在排队买长途汽车票。祝愿我早日到家吧…

更新会晚一点,不够的明天补上…

(ps:手机码字真累…)

第一卷:正文·136·阿提拉

吾之名,阿提拉

站立在城市的个废墟之中,阿提拉淡漠的看着周围肆虐的匈奴士兵。

自从握紧斩裂剑的那一刻起,阿提拉便知道自己的命运绝不应该平凡。

这是阿提拉摧毁的第三个城市,周围的时并没有在依照着阿提拉的命令进行着掠夺。在斩裂剑穿梭壁的时候,来自世界的压迫力将剑身压缩成了奇异的形状,如同彩虹一般的刀身开起来格外绚丽,但是没有人敢小觑其威力。

阿提拉的相貌十分精致,小麦色的皮肤上勾勒着天性的魔法纹路,绯红色的眼睛中透露出一样的空寂。浑身没有丝毫多余的地方,整齐匀称的肌肉仿佛是出自工匠之手。身上没有装饰,除了一个头纱……

均匀的体态,从瞳孔之中透露出来的,那源自灵魂深处的淡漠无不证明着,这是一位强大的战士。

“大单于,战场已经清扫完毕。萨满们已经将亡者的灵魂们送往彼岸。这是这个城主的颅骨杯,请大单于过目。”

一边说着,阿提拉的贴身侍卫拿起一个造型奇异的杯子。

匈奴人有猎头的习惯,他们喜欢将敌人的首级作为装饰物带回家中,往往那个门前悬挂的头颅越多则地位越高。而敌人的王者并不会像士兵那么可悲,因为他们会更加凄惨。用刀子沿着他们颅骨的眉弓处横切开,在边缘镶嵌上金属宝石再加上一个底座便可以成为一个精致完美的颅骨杯子。

这是地位的象征。

看了一眼侍卫手中的杯子,阿提拉的目光依旧淡漠而寂寥。明明是活人,但是在被阿提拉注视的时候受到的感觉反而会是那种人被空洞洞的颅骨直视着一般……

渗人的目光很快便被阿提拉收了回来。

“懦弱的人,悲小的文明……”

一边说着,阿提拉将颅骨丢到了一旁的箱子里,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颅骨杯子。除了三那个城主的还有草原上那些不愿意归顺于自己的部落酋长的颅骨。

“把能带走的都带走,不能带走的都烧尽。我们的征程还没有结束。”

听到了阿提拉的话语,一旁的他贴身侍卫忍不住的补充道:“可是大单于,其他的城邦都已经开始向我们称臣纳贡,而草原上的部落同样开始臣服。我们已经没有敌人了,如果贸然的攻击向我们示弱的城邦,恐怕会引起他们的拼死一搏……”

闻言,阿提拉转过头来,直视着其侍卫的眼睛。

良久,看着双腿不断地打着摆子的侍卫,阿提拉淡然说道:“他们都是弱小的文明,卑微的如同草原上的一根牧草。但是这次的目标不是他们,我手中的剑告诉我,在壁的另一边,有一个璀璨的文明。”

“壁的另一边……?”

听到了阿提拉的话语,相貌精致的贴身侍卫皱了皱眉头,常年贴身侍奉在阿提拉的身旁,即便只是一个贴身侍卫,但是实际上其他部落的酋长见到其都需要行礼。也正是因为常年和阿提拉待在一起,这个贴身侍卫亦是知道了很多常人不知道的秘密。

比如壁的另一边还有其他的世界之类的……

“我从拔出斩裂剑的那一刻便已经知道,消灭无能的文明是我的职责。”

听到了阿提拉的话语,那个贴身侍卫抿了抿嘴唇。

“可是……单于您也知道的吧,壁的另一端是一个强的文明……”

点了点头,阿提拉的目光中并没有流露出丝毫恐惧。

“如果他们足够强大,那就是把我做成性 奴也毫无怨言。”

阿提拉的声线从始至终都保持在一条直线上,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但是阿提拉显然没有意识到或者说已经习惯了这一点。空洞的眸子看起来令人有些心疼,但是除了贴身侍卫之外,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靠近阿提拉周身三米之内。或许有过,但是之后他们变成了阿提拉宫殿上悬挂着的战利品。

“我是战争。”

———————分割线

另一边,感受着周围世界回馈过来的讯息,海德拉张开了眼睛。

“已经迫近了,在我的感知之中,壁另一边的侵略者已经开始坐不住了。在用不了多久,壁,就会失去存在的意义。”

闻言,斯卡哈挑了挑眉头,随即轻松的点了点头。

“斯巴达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克里特岛的那群放养魔兽已经开始回拢。守城的器械都已经准备好了,士兵们也已经将战矛磨得锋利无比。而且我们的仓库之中还有充足的粮食,而且即便不够了依靠你的力量也可以让农作物加速成熟……现在的斯巴达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甚至连 战争债券都没有必要使用,以现在斯巴达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坚守下十万铁骑的冲锋。”

上一篇:巨龙狂想曲

下一篇:低配版系统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