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那无限的邂逅 第727章

作者:

“请您,请您想象一下,如果能解析这种泥土,得到的成功也许能够造福全世界,沙漠将重新变回森林”

“一千万”

每一次惊人的报价都像是公爵少爷不耐烦的驳回,全场拍卖会的人都失去了声音,她们从这位爱因兹贝公爵身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那个大叔也是大汗淋漓,最后才挤出这么一句.

“我,我这是造福人类”

“呵呵,我知道,你的动机很美好,你的愿望棒极了,大叔我承认你是个真正的学者,但是我管你什么理由,没有人能够从我这里夺走我想要的东西!没有人!”

白歌缓缓站起身来,将深红色的眼睛在这昏暗的大厅里看起来是那么的摄人,强大的气势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

“一个亿!”

将竞拍用的号码牌随手一扔,号码牌宛如,利刃一般嵌在了拍卖师面前的台子上.

比起贵族更像是君王,比起君王更像是暴君!“这里是拍卖场,我们就用拍卖场的方式解决问题,现在如果有人出比一亿更高的价格,我就放手不要了,有人吗!”

“”

全员不自觉的低下了头,无人能够直视那对红色的双眼,学者的大叔头冒冷汗,他无法用大义说服白歌,“为了世界”

这个大义,在少年的一亿元面前宛如,笑话一般被践踏在地.

白歌一步步的走向拍卖台,他要去拿走自己的战利品,少年的身姿宛如,检阅臣民的君王一般!“一亿元一次!”

拍卖师举起了手中的锤子.

“一亿元两次!”

“一亿元三次!成交”

狠狠的敲在桌子上,发出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声声响,他也是冷汗直冒微微颤抖,这是疯子般的拍卖,他们都已经深陷其中了.

“谢谢,那这个我拿走了.”

“没,没问题,公爵大人.”

拍卖师再度颤抖起来,那位出价一亿元的公爵少年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面前,那份笑容温暖好看的让人呆住,足以俘获在场所有贵族千金的芳心.

但是正因如此他才会颤抖,真是何等高贵的大人.

就在此时.

“啪啪啪啪啪!”

喝彩和鼓掌响起,姬尔伽美什嘴角上扬,她一个人为白歌拍手鼓掌,像是在赞美少年的这份傲慢至极的行动.

“哈哈哈哈!不愧是本王的,真是让人愉快!”

第六百五十五章,美丽的绿色之人

不过话说回来,本王的还真的是毫不犹豫呢.”

“你指什么”

休息室内,白歌把玩着刚刚得到的战利品拍卖品,据说可也让种植在上面的任何植物存活的,不可思议的泥土.

淡金色的泥土上面散发着淡淡的魔力波动,来自与属于遥远的神话时代的产物,这是一件相当久远的圣遗物.

另一边,姬尔伽美什一边喝酒一边说道.

“明明那个学者都把话说的那么大义凌然了,但是你却依旧毫不犹豫的拿走泥土,用金钱羞辱了他的大义,让他在所有人的面前出丑.”

“啊啊,的确是那样的呢.”

白歌毫不在意的说道,仿佛那事情微不足道的已经快忘了一般.

虽然那个学者的愿望是正确的,他的确是为了造福人类而做出行动,想要得到白歌手中的泥土,但是“但那…也只能责怪他的不幸,因为这是我必须得到的东西,所以他只能选择放弃而且,说到底也不过是他没有足够的权与力.”

“呵呵,说着也是”

无比现实的理由,白歌手握的权与力远远的高于那位学者,所以那个人只能选择放弃,无论他的理由有多么的冠冕堂皇,但是没有力量就只能放手.

“在战场上谁的实力更强谁就是正义,在拍卖场上谁的金钱够多谁就是正义,所以无所谓理由和大义,总之结果是我得到了我想要的.”

白歌说道.

“没错没错,本王很高兴有这样的认识,差点忘了你是比谁都要更加自我自私的生命,但也因此从不会后悔和迷茫.”

姬尔伽美什愉快的拍手鼓掌,紧接着有很有兴趣的指了指白歌手上的战利品.

“所以,到底是什么泥土值得你花上一亿虽然说本王喜欢奢华和挥霍,但是用黄金交换泥土这种愚蠢的事情也是不可原谅的.”

“呵呵,相隔数千年认不出来吗这是谁的泥土”

“嗯”

姬尔伽美什微微愣了一下,接过泥土后仔细的打量起来,随后红色的双眼猛的睁大,一种难以想象的表情浮现在女王的脸上.

这是何等熟悉的感觉,即使是跨越了上千年的时间,也依旧不会忘记的亲切!这是,她的一部分!“这是从遥远的过去乌鲁时代,奇迹般流传下来的恩奇都的泥土.”

“”

“我从圣杯战争结束开始一直留意世界各地的消息,然后就在两个星期前得到了泥土出现的消息.

说实话我也不确定是不,但是果然如果今天不来的话,我一定

会后悔的.”

少年平静的说着,但是谁都能知道他暗地里为了寻找这些泥土付出的努力和精力.

姬尔伽美什震撼的看着过去友人的泥土,生前和恩奇都的记忆瞬间在脑中浮现,和她的战斗,和她的冒险.

以及她的死亡

遥远的过去,有一个变成人的兵器.

她那在泪流满面中气绝的样子,姬尔伽美什至今无法忘怀.

“恩奇都,你为什么要哭,难道事到如今,你才为站在本王的身边而感到后悔了么”

“不是这样的,吉尔.”

奄奄一息的人用尽全力抬起手回答道.

“只是一想到在我死后,没有人能理解你,没有人能与你一同前行,我的朋友啊想到你今后将孤独并长久的活下去,我就不禁泪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