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那无限的邂逅 第726章

作者:

“谢谢你,姬尔伽美什.”

白歌微笑的说道,虽然在外人看来有些难以理解这个女王说的什么,不过他知道,姬尔伽美什是在说直到自己消失之前,都会保护自己的意思.

虽然靠着白歌的庞大魔力,就算是想要消失都有点困难,但是这位…女王大人居然会如此的珍视自己,白歌也是感觉非常高兴的.

不过就在此时,姬尔伽美什的脸上一闪而逝一模悲伤.

“不需要道谢,正因为本王体会过失去重要的友人的痛苦,所以才下定了这样的决心这次绝不会再让重要的人在本王的眼前消失.”

她说的是恩奇都.

过去,姬尔伽美什有着唯一以为的挚友,那孤高的王者生前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友人.

所以,没有什么比失去那位友人候,对于姬尔伽美什造成的悲伤了更加悲伤了,王第一次感觉到了穿透心脏般的痛苦.

“不用担心,闪闪,我不,无论是面对怎样的危险,无论是

面对怎样的敌人,身为你的朋友,你的的我都决定了绝对不会死.”

白歌知道这件事,在恩奇都死后,姬尔伽美什体会到的悲伤和痛苦.

他沉默的思考了一会,忽然开口说道.

“如果哪天,真的有无可避免死亡结局的危机来到我们的面前的话,那我就约定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加晚死,成为最后一个死去的人好了.”

姬尔伽美什:“什么”

白歌:“因为如果我死在大家的前面的话,大家一定会非常悲伤吧,所以我要最后的最后,带着笑容送别你们每一个人,不会让你们感觉孤单和痛苦然后再去迎接我的结局.”

少年微笑的注视着女王,仿佛在:说“这次不会让你体会失去友人的痛苦”

,他平静的谈论着自己的死,说出让姬尔伽美什都为之目瞪口呆的话语.

即使是过去那个…友人也没有说过的话语,毫无谎言的温柔,比她拥有的任何宝物都要闪耀,比任何的美酒都要甘甜.

姬尔伽美什嘴角微微上扬.

“真是不敬啊,通常来说不应该都是要在王的前面死吗,而且说到底,在王的面前谈论死亡就已经是不敬了.”

“啊哈哈,好像是这样呢,但是你又不是我的王姬尔伽美什,是我的朋友啊.”

“真的是,你比那个家伙,还要让本王无可奈何啊.”

姬尔伽美什无奈的说道.

身边任性无比的少年,他战斗的姿态宛如,战神般坚决果断,虽然不是噬血之人,但是更加的暴力.

姬尔伽美什数次目睹过白歌战斗的姿态,所以才会感叹和惊讶,想必除她之外谁也不知道那份凶残的战斗中隐藏的温柔吧.

为了不给敌人的过多痛苦而干净利落的杀戮方式,为了保护自己所爱的人而拼尽全力的挥舞大剑.

“如果过去本王也像你一样的去战斗,也许就那家伙恩奇都也就不会死去了吧.”

姬尔伽美什如此想道.

如果是白歌的话,在神下达了死亡的命令之后必然会带着愤怒和剑冲到神的面前把燃烧着火焰的剑架在神的脖子上,要求神收回死亡的命令.

姬尔伽美什完全能够想象这份光景,而且会因此觉得非常愉快,想要鼓掌和喝彩的地步.

与此同时,就在女王的心情变好的时候.

拍卖会也开始了.

六百五十四章,拍卖会上的君王

“女士们,先生们,接下来让我们拍卖今天第三件的宝物.”

话音刚落的瞬间,原本双眼无聊的差点睡好的白歌和姬尔伽美什完全的醒了过来,前者目光激动的看向拍卖师.

一位工作人员将某个东西搬上了拍卖台上,当红色的幕布揭开,那是一罐装在玻璃水晶瓶中的淡金色的泥土.

“第三件拍卖品,神奇的泥土,任何种植在这些泥土上的植物都能够永不枯萎的存在,起拍价七十万!”

“”

会场中响起了无数的窃窃私语的生硬,但是貌似并么有贵族准备出手争夺这件东西,说到底贵族们本来就不会去花钱买什么泥土.

他们宁愿用那笔钱去大吃一顿,开沙龙舞会,或者玩弄,女性.

“七十万!”

白歌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貌似可以轻轻松松的拿下这个宝物了,而且他的魔眼已经确认了这玩意的真伪,那属于神话时代的残余魔力毫无疑问就是一件自己一直在寻找的圣遗物!然而还没等他完全的放松下来.

“七十五万!”

“什么”

一道竞拍的声音落入了白歌的二中,他转头一看正巧就在自己不远处的座位上,一个看起来并不像是贵族的大叔举起的牌子.

“七十五万一次”

“八十万!”

白歌毫不犹豫的加价,这是必须得到的东西,没有必要吝啬对他来说只是一堆数字的金钱.

不过对方貌似也拥有一定的资金财力.

“八十五”

“一百万!”

还没等对方把“八十五万”

说出来,白歌就干脆利落的报出了一百万,全场贵族和大富豪们都不禁微微侧目,对白歌露出惊讶的神色.

那位大叔也是有些嘴角抽搐.

“敢问阁下是何人一百零五万”

“白歌冯爱因兹贝伦公爵,很想要这件东西,所以你就割爱吧两百万.”

简简单单的就再度让价格倍,但是无论是白歌还是姬尔伽美什都无动于衷,只是这种程度的金额还不如白歌每天零花钱的十分之一10%.

不过全场的贵族都是惊,他们没有想到这位…长得好看无比的少年,其实是一位尊贵无比的公爵大人,比他们在场的人都要高贵!那位大叔也是颤抖了一下.

“我,我是直属某个皇室的科研院的一员,尊贵的公爵大人,可否请您割爱将泥土让给我,我是为了崇高的使命和研究才需要得到这个泥土的.”

“五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