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洪荒之荒古大帝 第239章

作者:雷打不动


谁能想到小小的一只猫却把化龙极道境的秦安直接扑倒在地上?

包括秦安在内,在场的人都没有人反应过来,那只黑猫直接在秦安丹田处轻轻一扫爪子,收走了某块令牌状的东西,但是只有青衣道士才发现了这一端倪。

“这只蠢猫干什么?”

大街上被一只小猫扑倒,恼羞成怒的秦安大吼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但是罪魁祸首却已经单身一跃直接跳上了青衣道士的肩头,冲着秦安不屑地“喵呜”一声重新趴下了。

“秦小子,这牌牌真能让本皇收刮到更多好东西?”

而在场的众人谁能想得到那只黑猫正是大名鼎鼎,名声臭遍整个星空古路的黑皇,而青衣道士就是最近人族最新出的玄帝。

若是他们知道了,估计会因为自己刚刚的言行悔得肠子都青了,他们见了大帝,却是不识庐山真面目。

当然,一会儿就会更加后悔了。

“这位道友,我这只黑猫比较通灵,善于捕捉厄运,刚刚它之所以会扑你,其实是替道友捉去了厄运。”

看到秦安还有他身边的人都要动手,化作青衣道士的秦玄立刻笑着“解释”,旁边的段德一听,惊讶地朝秦玄竖起了一个肥短的大拇指。

“服服服,道爷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从不知道大帝也能这么会忽悠人。”

段德心中自叹不如。

“少给我来这一套,捕捉厄运,你怎么不说你这只黑猫还会修炼呢?”

秦安瞪着秦玄反问。

“会啊,还是圣人境界呢。”

秦玄看了一眼正在翻白眼的黑皇,笑了笑。

“你!”

“秦兄秦兄,别跟这疯道士纠缠了,否则扫了你的雅兴,咱们还是进那山海楼喝酒去吧。”

“哼,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秦安恨恨地看了秦玄一眼,连带瞪了一下变成黑猫的黑皇,这才在三个党羽的簇拥下愤懑不满地走向山海楼。

行至山海楼大门前,心情稍微平复的秦安正欲从自己的苦海中取出龙牌,却见旁边有只手将一块龙牌递到了两个守门人面前。

“这是信物吧?”

秦安扭头一看,顿时一阵气短差点背过气原地昏倒。。
第二百九十六章 品味红尘

只见刚刚才被他说别再看见的青衣道士,此时却比自己还抢先拿出了进入山海楼的龙牌。

看到自己还笑眯眯地朝自己点头打了一个招呼,加上他肩头的黑猫还有那个肥头大耳的胖道士,秦安只觉得今天遇到这两人一猫真的是出门没看黄历。

“你们怎么可能也会有龙牌?”

相比于他们的模样,秦安更加震惊的是这个普普通通的道士为什么会拥有山海楼的龙牌,不是说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吗?那龙牌是什么情况?

“道友你说这个吗?这个是刚刚一个~熟人给我的!”

秦玄看着自己手里的龙牌淡淡一笑,晋身大帝境后,他便感受到了因为身份的转变而产生的隔离,哪怕楚风那些生死好友也不能免俗,出现了一丝因为对于帝者的-敬畏而产生的疏离。

否则他为了领略一下中州的风景人情,又_何必变换身份。

若其现出玄帝身份,别说一块龙牌,就算是山海楼他也可以包下,也没有人敢说一句怨言,但那些,不是他想要的。

遇上了,便闲来调侃纨绔,毕竟自其踏上修炼一途以来,还真的没有见过多厉害的纨绔,对决的多是天骄。

甚至他更期待,隐藏身份的自己会不会遇到什么狗血的剧情,比如小的跑了来了老的等等。

世事恩怨,于小人物中品味百般人生,才能让接下来的漫长岁月中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人,而不是枯坐在岁月中无敌的“可悲者”。

“是信物没错,一桌之位至多可有四席,你要带谁?”

两个仙台境界的守门人接过秦玄手中的龙牌查看了一番,随后点点头将龙牌递还给秦玄问道,秦玄于是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段德还有自己肩头的某只猫:

“一人,一狗。”

指猫为狗,也是世间罕见。

因为面前这个青衣道士手持龙牌乃是山海楼的客人,所以两个守门人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一脸微笑的青衣道士,推开山海楼的门示意秦玄等人进入。

一放行,段德嗷嗷叫着直接冲进了山海楼。

而秦玄则是带着黑皇朝身边的秦安一行人笑着点点头,然后走进山海楼,那笑容在秦安等人看来,无端端地感觉到非常的古怪。

待得秦玄进入,两个守门人又将山海楼的大门合上了,然后看着秦安等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请出示信物。”

“奇了怪,真不知道这两个土佬是怎么也有龙牌的,山海楼什么时候对客人的要求这么低了?”

秦安嘀咕了一声,然后低头想要从自己的苦海中取出昨天从拍卖会上夺得的龙牌,可是半秒钟之后,秦安的脸色直接就黑了下来,跟自己身上战甲的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秦兄,怎么了?”

其余三个修士看到秦安僵在原地,便有些不明所以地开口问道,却见脸已经黑成炭的秦安缓缓摇了摇头。

“龙牌……不见了……”

“什么?”

“我一太皇剑扎死你个混蛋啊!是谁偷了本公子的龙牌!?”

终于反应过来的秦安直接仰头咆哮,那表情就跟自己吃了shi一样的难看。

“怎么会不见了?秦兄你不是放在你的苦海之中吗?”

“难道还有人能偷了去?”

听到秦安跟他党羽的对话,两个守门人皱了皱眉头:

“既然没有信物的话,就请离开。”

山海楼从来不会招待手持龙牌之外的客人,不管秦安是不是真的丢了龙牌,只要没有信物,那他们就不可能放秦安等人进去。

甚至如果他们还在门前纠缠不愿离去,他们两个不介意动手送他们一程。

仙台境界的威压直接从两个守门人的身上蔓延出来,让秦安四人立刻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除去能够越阶战斗的妖孽天骄,一层境界一层天,就算是修为最高的秦安都没办法面对两个仙台境修士。

“是那只猫!”